womany 编按:现代社会的文青们聚会的场所可能是咖啡厅或是小酒馆,这些具有才华的人聚在一起,谈论理想、文学、哲学...等等,希望从这些对话里找到自己的知音一同努力,然而在几百年前古代的文人雅士聚会的地点居然是在河畔旁,到底这些文人雅士会在这里从事哪些风雅的活动呢?一起来看看吧!(延伸阅读:文青游DC!在地人带你玩疯华盛顿


明代最奢华、最风尚、最有文艺气息的都市,莫过于金陵(现在的南京)。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之后,又在洪武年间特许金陵设置教坊,也就是公营的官妓场所。因此才高八斗的名士、挥金如土的豪客、才色兼备的名妓云集于此,留下了许多精采的爱情故事,文学作品、诗文与绘画。可说当时各种时兴的游赏文化都聚集在这“十里秦淮”的风月之地。(延伸阅读:京都古城:走在时代尖端的老灵魂


秦淮河沿岸的景色
(图片来源)

明代文人张岱在〈秦淮河房〉中曾描述金陵的风貌是“画船萧鼓,去去来来,周折其间。河房之外,家有露台,朱栏绮疏,竹帘纱幔。夏月浴罢,露台杂坐。两岸水楼中,茉莉风起动儿女香甚。女各团扇轻绔,缓鬓倾髻,软媚着人。”当时各式各样的文学、诗文、绘画、聚会、宴饮、风尚,以及时兴的游赏文化都聚集在秦淮河畔之地。也因为水岸边的华丽风尚,所以当时秦淮沿河一带的房屋价值甚贵。一切只因这里便于生活舒适、方便聚会交流,也容易享受生活的各种乐趣。每到端午佳节时分,游人如织更添此地繁华,南京城中的女子们热切地投入赏灯观舟的节庆活动中。众人们喧笑玩乐,沸沸扬扬,直到午夜时分曲倦灯残,方才鸟兽星散,一切宛如不夜城里的嘉年华狂欢庆典。

除了庆典活动之外,文创事业与艺文创作也特别需要聚会的场所,人多才热闹,也才容易形成人捧人水涨船高的风尚潮流。当时最流行的聚会活动场所,却是在湖上或河上航行的画舫,近似现代的游船活动。而其中最为着名的,便是人称“黄杉豪客”的汪然明在杭洲西湖边所修建的“不系园”。所谓的“不系园”,并不是园林,而是一艘大型华丽的画舫的名称。“不系园”的典故出自《庄子》:“疏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取一种自由不羁的意象。当时金陵秦淮,以及江南一带的大文人陈继儒、董其昌、李渔、钱谦益、王修微等文士名流,都是“不系园”的常客。除了是文人雅集之所,这里也是男女相识,巧结姻缘的所在。名士董其昌与女画家杨云友就是在这里订下终身。而以戏曲闻名的文学家李渔在杭州生活时,也常登上“不系园”,还写下了文学作品《意中缘》。(同场加映新奇!巴黎赛纳河上也有水上人家 Péniche

汪然明在湖边还有几艘做工精巧的小船,取的名字也非常为风雅,例如:雨丝风片、团瓢、观叶、随喜庵。而文士与名妓若要聚会饮宴,若无场地,也可以向主人借用。但是借用画舫是要有条件的,汪然明就只向名流、高僧、知己、美人等四种人出借画舫,别的人就是想借,也是不得其门而入。


秦淮河畔的桃叶渡
(
图片来源)

至于画坊雅集在当时有多时兴呢?江南文人领袖钱谦益与当时最红的名妓柳如是便是在画坊上完成婚礼,吉服冠带,花烛仪礼,船上样样备具齐全。汪氏画舫不仅是活动的艺文沙龙、文艺创作中心,也是文人与名妓举办世纪婚礼趴的时尚会所。


柳如是画像
图片来源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秦淮河带给后世的遗产是深远的,形成代代层累的文学想像世界。民国初年着名文人朱自清曾在1923年写过一篇文章〈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用极为动人的文字描写着秦淮河沿岸的绝美景色:“在这薄霭和微漪里,听着那悠然的间歇的桨声,谁能不被引入他的美梦去呢?只愁梦太多了,这些大小船儿如何载得起呀?我们这时模模糊糊的谈着明末秦淮河的艳迹,如《桃花扇》及《板桥杂记》里所载的。我们真神往了。我们仿佛亲见那时华灯映水,画舫凌波的光景了。于是我们的船便成了历史的重载了。我们终于恍然秦淮河的船所以雅丽过于他处,而又有奇异的吸引力的,实在是许多历史的影像使然了。 ”透过文字,我们彷佛看到了朱自清跟友人泛游于民国时期的秦淮河,聆听着邻船歌者吟唱着往昔的繁华。他们的心心念念,并不在那一叶扁舟之上,却是梦中思思念念着那历史长河中的美好与梦幻吧。(同场加映:鸟和婴儿酒馆-在英国与魔戒作者神交

更多各地的历史文化美景
〉〉古今并存的城镇:漫游托斯卡尼
〉〉我在吴哥窟:看见欲望,感受天堂
〉〉探访以色列圣城 耶路撒冷

参考网站:明清人物传记资料库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