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前,吴念真替洪慈庸、萧美琴、曾柏瑜、李晏榕站台,俨然成了老当益壮的超级助选员,当吴念真说起年轻人,眼神满是骄傲,他说,“世界上伟大的是,都是年轻人弄出来的,年轻人或许活在我们所创建出来的环境里,但未来,我们要活在他们创造的未来。”(推荐阅读:

“年轻人或许活在我们所创建出来的环境里,但未来,我们要活在他们创造的未来,”63岁的吴念真,就是看不惯同属上一世代的领导人无法聆听人民声音,弱势族群永远被摆在最不受重视的位置。带着这年纪,早该被磨陷的理想性和坚信,用自己的“剩余价值”,将一群年轻辈“拱”上来。

1月15日,大选投票前一日。寒风雨夜中,吴念真出现在台中潭子黄昏市场。

彷佛邻居欧吉桑、隔壁里长伯,每天来串门子般,吴念真从第一摊握手、打招呼到最尾摊。这摊头家娘热情地掏出蒜、萝卜送他,口中喊着“冻蒜”,对面摊立刻输人不输阵亮出一挂粽子,大喊“包中”。四面八方,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要求拍照、签名的民众,吴念真全都有求必应,市场温度,一下升高好几度。 明明不是自己选,吴念真超热血,全为了他“梦想中的女儿”,时代力量立委候选人洪慈庸。(推荐阅读:

这位超级助选员,还跑到花莲帮民进党候选人萧美琴、绿社盟候选人曾柏瑜、社民党候选人李晏榕站台,不同党派却都是新世代。

看不惯的人批评他劈腿助选,不懂他真正挺谁?

“年纪大了,会看见事情的本质,一个人到底从政目的是什么,你一眼望穿,”63岁的吴念真不改犀利,他挺的人,“是对这地方有爱,真心去理解。”

支持纸风车剧团跑遍三一九乡、组快乐学习协会关怀偏乡教育,在全台降雪的早晨,他和导演柯一正为街友,下厨煮白菜卤、米粉炒。


图片来源:新闻画面

珍惜年轻人崛起的力量

充满斗魂的他,吴念真就是看不惯同属上一世代的领导人无法聆听人民声音,弱势族群永远被摆在最不受重视的位置。他相信,只有来自民间的人,才能聆听民间的声音,而台湾正在世代交替,新希望在年轻人身上。让他马不停蹄、持续奋斗的理由,是下一个世代的未来。

“年轻人或许活在我们所创建出来的环境里,但未来,我们要活在他们创造的未来”原本和儿子的对话,放在选前录的影片中,吴念真动人的口白,让无数年轻网友在电脑前热泪盈眶。

带着这年纪,早该被磨陷的理想性和坚信,他和臭味相投的老友柯一正、纸风车基金会执行长李永丰等,一群燃烧的台湾欧吉桑,用自己的“剩余价值”,比过去任何时候更“撩下去”,将一群年轻辈“拱”上来。 “年轻人有自己的看法,新势力起来了,”吴念真感性的说,“我很珍惜这股力量”。(推荐阅读:

2016年,台湾新世代来临,处境也无比严苛。已经63岁的吴念真,不敢乐观但充满希望。他为台湾忧心却也感到骄傲。

以下为吴念真的专访纪要:

问:选举结束,你回顾这段时间,有什么感觉?

答:过去几十年来,我们时间放太多在杂事上,政治人物、商业人都是,知识份子也是。如果每个人在自己的位子上,很认真地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集合起来力量就会很大。

任何决策者,顾虑的不是党派或集团私利,想的是百姓或台湾这块土地的公共利益,做出来的事应该会是好的。如果台湾所有人都能这样,我觉得台湾一定往好的方向走,我一直这么相信。

大家常说台湾经济衰退,好像很绝望。我觉得,台湾有一件事情很好,就是民间力量越来越强。民间热忱已经被激发起来,变成我能不能为社会贡献一点自己的力量,组成群体去做一件这种事情,也许做得不很合逻辑或有点粗糙、很没效率,但就是去做了。(推荐阅读:

我会珍惜台湾这股民间力量,这是这几年来台湾最棒的部份。

问:再次政党轮替后,你怎么看2016年的台湾?

答:2016是台湾新的一个开始。民进党的萧美琴跟时代力量洪慈庸当选是其中一个例子。

到今天选举为止,花莲跟台东还是朱立伦票最多,套句蔡英文的形容叫“天然蓝”。去过花莲就知道,那地方是棉被,完全打不动。萧美琴是个女孩子,花很多年在花莲基层跑。她真的走进去,去感受花莲需要什么。如果她能在花莲选上,代表这地方在改变。

洪慈庸是从洪仲丘事件开始,她没任何从政经验。一个朋友问我,“怎么会认为洪慈庸未来会是一个好立委?”我回说,“你年轻时候怎么知道自己是好商人?”

她起码是新的,代表的意义是社会公平正义被看到、被需要。第二,她打败的对象是在地方上20、30年资深地方政治人物。

我常讲一句话,45岁以上,特别是50岁以上的脑袋,不用去改变它,蓝就是蓝、绿就是绿。洪慈庸的当选就是让老一辈人知道,年轻人已经起来了。

我们忽略了自己的孩子,都觉得他们还是小孩。不!我们的孩子都已经三十几岁了,更小的二十几岁。他们有自己的看法。这些孩子,让她们选上,代表台湾新势力起来。

当然,当选了再来就要靠自己,做不好,4年后选票把你干掉,就要心甘情愿面对现实。我觉得对政治人物严厉,是一个伟大民主的基本素养。

问:你想革命?想改变什么吗?

答:我不敢讲革命,我们能力有限,只能在能力范围内做能做的事。别人会不会信任,带来多少影响,我真的不会去计算。

当时,柯一正带慈庸来,就在这里(指着办公室)。我先见她爸妈,再见到慈庸。我那时判断,会投妳的是年轻人,不容易投给妳的,大概是我们这年纪、五十岁以上的人。我说,我帮妳录一支影片,跟这一群同年纪的人对话。片中我一开始就讲我已经63岁了,我在我年轻的时候是怎样的处境,我就是要提醒这群人,我们是这样走过来的。

后来在网路播,但电视新闻台把这事情当作那天谈话性节目,连续两个节目整段放。我在家半夜两点多看电视,满开心的。这样一播,变成像电视广告,效果可能好一点。

有人问,年轻人懂什么?我想,拜托!世界上伟大的事都是年轻人弄出来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哪一个老的?人老到一个年纪,就依赖过去经验,认为是成功模式,不想放弃。但时代真的不一样了。(同场加映:

问:你持续作偏乡教育,课后辅导班,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

答:我16岁就来台北工作,高中大学都是夜间部。我还是相信一件事情,就是保持学习的兴趣,你这辈子就比较有向上的决心。

我们看到台湾城乡差距,小孩很多是隔代教养,家里阿嬷也不懂,下课后功课没人教,在学校得不到赞美,小孩没有成就感,学习就没劲。尤其,我们教育爱分好学生、坏学生,却忘了去刺激他学习的兴趣。(推荐阅读:

台湾现在很多问题,像年轻人犯罪。他就是从小被放弃,在学校就被放弃了。你必须要聆听孩子的声音,如果你不去理解,不去聆听,不去跟他变成朋友,你永远解决的,都不是孩子最根本的问题。

还好我认识很多人,所以要去募款。我现在是理事长(编按:快乐学习协会理事长),我大学念会计,比较稳健保守。我们的想法是,班一旦开下去就不能停,我们把速度放慢,平均一个班约花一百万,协会第一步目标是一百个班。我想,一百个班,一亿耶!我募不到,怎么办?所以我把最好的朋友留在最后面,万一募款不足,去算一下这些朋友应该能募到的数额。

问:当你的朋友,感觉好倒楣?

答:他们每次看到我就问,“这次是要标会?还是要卖血?”(笑)

问:六十多岁了,开公司还这么多外务,你年纪愈大愈热血?

答:这是自己的人生。新事情对我来讲都有意思,人家常讲一辈子认真专心做一件事。我想法不同,人生苦短,什么事都可以试试。

问:对台湾现状,你满意了吗?

答:我基本上是一个比较悲观的人,但悲观中充满希望。2000年的时后,我一直觉得,阿扁当选,你准备好了吗?民进党准备好了吗?现在我的担心,台湾状况真的不好,面对的困境真的很多。台湾又很奇怪,最好什么事都要两个月内看到成果。但期待愈高,承担就愈重,对总统一样,行政院长也一样。

问:面对2016,想对台湾说什么?

答:认真对待你的工作,和善待你身边的人。

小英此刻即将就职。这是整个华人世界很了不起的事。台湾人非常成熟地选出一名女总统,是这次选举很厉害的地方,我觉得伟大。在美国,希拉蕊都不一定能选上总统。

我想看台湾往哪里走,想看国民党怎么改变,因为有一个很强的反对党,执政党才会认真。(同场加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