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作者茄子皮与我们分享如何从自我出发、真正达到关心他人的温柔。建立关系,往往从与自己的亲密练习开始!

这一篇文章我想和大家聊聊同理心,我们常认为同理心是“对别人”多一点关心、多站在别人的立场和角度想,但我认为不是的,它的本质其实是“对自己”多一点关注,对别人的关心,不过是对自己关注后产生的“自然结果”罢了!

和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我曾经因为一些腿部的不舒适去看医生,从西医看到中医,想要知道自己的什么生活习惯造成了这个症状、如何改善,最后在中医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答案。

医生:“你使用脚的方式有问题!简单来说,从你对症状的描述和脚底茧的厚薄差异,可以得知,你走路时多是重心放在右脚,所以造成一些身体内部的变化,导致了左脚的这个病状,最后延伸到整个左下半身。”

茄子皮:“那我该怎么办?”

医生:“首先你得对自己多一点关心,再来你必须重新学习如何走路? 让自己的左脚多体贴自己的右脚一点。”

“重新学习如何走路。”

“让自己的左脚练习体贴自己的右脚多一点。”这是多么令人感到诧异的两个答案啊!

但是当我发现自己其实针对自己的病状有改善的能力,不用完全依靠医生的时候,顿时从内心涌出了一股自信,原来我可以对自己有所贡献,或许在我们的生活中总是太过依赖专业照顾(professional care),忘记了,其实真正有能力完整照顾自己的人,只有自己(self-care)!(推荐阅读:“一手照顾自己,一手牵着别人”七年级女孩当小丑,实现疗愈梦

面临了这项巨大且必要的改变,我的生活开始多了一项乐趣:“带有觉知的走路。”每一个步伐都去细腻感受,脚步从脚跟离地、像前挪移、放下与地面碰触的整个过程,了解肌肉与骨骼经由脚步带动的整体动作,感受力量的分配、并重新均分配,让自己多体贴自己的双腿,也让左腿多体贴右腿一点。

走路对我来说从原本“无意识的动作”,转变成了“有意义的行动”,因为我开始了解到很重要的一件事,我的每一步,都与我的身体健康息息相关,而身体健康影响生活的品质和工作的效率,所以每一步实实在在的踏的我,也慢慢找回了一些对自己的关注力,更重要的是,当我们在面临类似疾病这类意料之外的事情时,发现自己是有能力自主迎向“改变”的同时,内在也因此产生了“自信”,原来我对自己是可以有所贡献的,原来我是可以改变的!

另一个有趣的事实,因为开始学会观察自己、练习把多一些关注放在自己身上的我,竟然自然而然地开始更体贴、更关心“别人”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比方说,在等捷运的时候,我会不经意地观察大家的站姿,有一半左右的人习惯以一脚为中心支撑站立,另一半的人才是双脚平均分配力量站着,我从他们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坏习惯,想到了自己现在所受的苦,就忍不住很想告诉他们,但是因为彼此不熟识、怕被误会,所以将这一份因关注自己而产生对他人的关心,转移到离自己最近的“别人”,家人、朋友、工作夥伴…看到任何人可能有任何过度依赖单脚行走、站立,或是对脚不体贴,做一些让脚承受过大压力的动作时(譬如说睡上下铺,楼梯爬到一半就跳下来),我会用温柔不带指责的语气,以亲身的经验分享,希望可以鼓励大家练习观察自己,学习照顾自己,发现自己很多无意识的动作对自己生活的影响与关联性。

所以有个迷思好像被解开了,常常人们以为“同理心”是多去在意别人的眼光与感受,但这可能是结果而不是目标,想起了在一本书里头看到一个很有趣的说法:“过度在意别人眼光的人,才是真正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有趣的是,过度在意别人的眼光形塑了强烈的自我中心,这样打着练习同理心招牌,实际上在养成自私的人,就这样愈来愈多,如雨后春笋般一发不可收拾。

我的观点是,同理心不该刻意去锻炼,而是练习“自我觉察”后的自然结果。练习地感受与观察每一个自己,内在、外在,身体、心理,感受、思维…然后我们便容易在自己的身上发现别人、在别人的身上看见自己,我亲身经历的故事就证明了这种自然现象的发生,而这是最实实在在的同理心。

至于“自我觉察”怎么在生活中简单的练习,又怎么扩大演变成“同理心”,甚至是可以连动社会正向改变的“社会意识”,我们就在下一篇文章中聊聊吧,我的每一篇文章都有两个简单的目的:成为真诚与和平的线索,以及成为一种通用语言,让朋友们可以拥有一种简单、近用的语言,可以不断同中求异(真诚)、异中求同(和平),谢谢大家的阅读,喜欢的话,请采取行动分享给更多人,一起共鸣、一起更好。(你会喜欢:做自己的心理治疗师:简单四格游戏,建立你的自我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