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有注意台湾近年的教育环境,你可能会发现越来越多交换学生来台湾念大学!这意昧着我们越来越走向国际化、拥有多元的交流,也代表我们要学习打开心胸、跨出舒适圈与不同国籍的人教朋友!外国人来台湾,我们希望他们带走的不只是美食的记忆、浓浓人情味,更多是台湾教育给他们的宝藏!(推荐你看:会吃也要会讲!台湾夜市小吃英文这样说

最近我的教育研究计画,访谈了几位外籍大学生。虽然离要能做统计分析的资料量还颇有距离,但是这些个案呈现的概况却让人十分忧心:似乎政府花了大钱奖助外籍学生来台就读,外籍生、本国生、台湾社会,得到的助益都很有限。且让我将初步的观察和各位读者分享。

首先,外籍大学生抱怨最多的部分就是他们来台湾的原因:教育。台湾的教育模式常常让他们惊讶,惊讶于教室和课堂的了无生气,台上教师与台下学生之间有一堵无形却打不破的墙。(延伸阅读:

有一位欧洲籍的学生 John 和我说,他很惊讶,许多老师上课就是一直讲、一直讲、一直讲,毫无交流、思辨、讨论。有同学拼命笔记,但许多同学漠然忚滑手机、打瞌睡。而当 John 举手发问的时候,老师常常只是重述原本讲过的话,无意深入解释和对话;而 John 更感觉,那些拼命抄笔记的学生,对他打断上课,耽误老师讲述的时间感到颇为不满。

其次,令外籍大学生抱怨的还有官僚态度。他们承认,全世界各地的政府机构都存在有官僚习气,但是他们原本对台湾民主环境抱持的期待,还是让他们失望得很深。另一位来自拉美的学生提到,无论是政府还是学校,为服务外籍生所设立的窗口、为了与外籍生沟通而设立的会议,往往是徒具形式,政令宣导功能远大于服务功能。当外籍生提出一些困难或请愿,往往得到一种暗示:“请不要找麻烦好吗?”(同场加映:

有一件事情,不但外籍学生抱怨,连台湾本地人也抱怨,那就是工作限制。多数外籍生在台湾没有工作权,你以为这保障了台湾人吗?不,许多外籍生,其实很可能不是台湾本地人的工作竞争对手。来自非洲、拉美、东欧、印度、东南亚的学生们可以用语言能力和当地知识为台湾企业提供的价值,是台湾本地人所做不来的。

台湾许多有意开拓世界市场的中小企业,得不到这些外籍生的助力,而这些外籍生也无法透过工作,深刻地认识台湾社会、产业、人群。针对外籍生的工作禁令,没有保护任何人,反而使大家都蒙受损失。

在工作之外,另一层可惜的社会隔阂乃是学生彼此之间的距离。当然,欧美白人,尤其是会说英语的,在台湾生活得算是自在,不缺朋友,甚至有些人从头到尾不学中文,也能顺利生活四年,拿到学位回到母国(但他的收获又是什么呢?)。

但是非白人或日韩,母语不是英文的那些外籍生,在台湾的社会生活就很辛苦了。很少年轻人有兴趣多了解他们的国家,甚至对他们有排斥和成见。深肤色的学生更和我抱怨他们受到的粗鲁对待,让我每次听都难为情到极点。(同场加映:

学校与政府为了营造多元教育环境,花了许多钱把这些国际学生带入台湾,却往往将他们放着自生自灭。某些评鉴也许因此达到了纸上的数量目标,但事实上并没有合适的机制促成台湾与外籍学生深入交流互动。(你会喜欢:

这些外籍学生拼着对台湾的信任,也来这个地方投注好几年珍贵岁月,离开的时候带走的却是对台湾负面印象。未来印度、东南亚、中南美、非洲的国际地位都将大举抬升,台湾的年轻人却没有经由身旁的外籍生拓展世界观。

可惜,真的很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