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女人迷要带你见证香港息影艺人黄夏蕙的“生前葬礼”,现在就让我们一起回首黄夏蕙的传奇一生。

假如今年你八十三岁了,在你过下一年的生日前,你会准备做点什么不一样的事情 ? 

香港息影艺人黄夏蕙就决定斥资过百万,让自己成为生前丧礼主角,向大众诉说:“世界很大,不必人人爱我”的豁达人生观。黄夏蕙是香港二战后的粤剧和粤言电影艺人,过去为着爱情,她曾经成为过有妇之夫的情妇,甚至为情人育有多名子女。在受尽正室多年欺凌及道德舆论压力下,她曾企图自杀过两次。(延伸阅读:当好朋友出轨时,妳该做的六件事

而在息影后,黄夏蕙过去一直被香港大众所广为讨论的,是其每次在公众场合中所展示的“话题性形象”

不少网民曾用刻薄的言词挖苦她的“浓厚妆容”像妖魔鬼怪,“标奇立异”的行为惹人讨厌,而在早年她更因经常要出席身边同龄朋友的丧礼而被媒体揶喻为“殡仪之星”;而在多年受尽大众耻笑后,她却没有激烈的平反或辩护,反而在坊间有传她要出版自己的性感写真时,连她自己竟然也曾幽自己一默,表示如果她未来要推出个人性感写真集的话,也恐怕会“生灵涂炭”,所以笑言连自己也要慎重考虑。

在我眼中,夏蕙姨的“奇”并不是奇在她的奇怪,而是“奇”在于她那种不畏别人目光,彷如有《风尘三侠》中“红拂女”中能在江湖暴风圈中潇洒站立的姿态。我开始留意到她的存是在 2012 年的事,由她主动疾呼摇动的“反名店霸权”旗帜开始。当时香港出现了着名国际品版 D&G 为取悦到该店消费的中国富豪游客,竟然在分店立下只准许内地游客在其门前摄影而不准香港人摄影的歧视条文,而当时夏蕙姨率先到店外疯狂 Catwalk 拍照以示抗议;同时在2013年另一国际着名品牌 LV 又以其强大的集团影响力,试图控告香港的小商户侵犯格仔商标,当时她就带着香港传统特色的食品“格子饼”到中环 LV 旗舰店示威,又以“特区耆英艺人”之名为商户撰写求情信交予 LV 职员,要求 LV 撤销对小商户的控告和打压。与此同时,在往后香港各种的社会运动场合,也经常见到她的身影及为弱势发声

相比起夏蕙姨的行动力,那些面对社会不公义,而选择态度暧昧,像怕得罪大财主的中港台演艺人士,当中一种极大的反差,她的话题性举动和不计前嫌乐于与曾耻笑过她的网民重新互动的勇气,反而开始令广大的网民对她的观感慢慢变得良好,认为这位阿姨其实有一种“内在美”,而当中各种“整容怪魔、妖魔女鬼”等极尽讪笑挖苦的称号,亦开始变为“夏蕙女神、夏蕙BB”。(推荐阅读:台湾最缺的不是有能力的人,而是能够负起责任的人

上星期我也有幸参加了这位“奇女子”的生前葬礼。所谓的“生前丧礼”是近年所流行的丧礼仪式,一般丧礼难免会让人为逝去者感伤落泪,而生前丧礼就由在生者,模拟自己已经离去的情境,邀请自己生前跟众亲友一起在在丧礼中回顾自己一生的点滴,更同时把别人对自己在丧礼的回顾和评价,化为一种自我的反思,重新订定自己往后在生的未来人生计画。当我在丧礼上,听着主持人说着:“请各位送殡的来宾站立,以热烈的掌声和笑声,送我们的夏蕙 BB 最后一程! ”时,看着夏蕙姨以香港小姐的黑色旗袍造型,从会场门外,坐在她的棺木中向大家挥手时,现场的人和我都忍不住立即大笑了出来,那一刻直觉得这种“黑色幽默”,实在是一种人生的极致。(延伸阅读:在巴黎墓园遇见人生的终点

我曾经为情自杀,但却死不了。我也曾经在今年紧急入院面临过死亡,今年我八十几岁,无论别人怎样看我评价我,我只知道女人最重要是为自己开心,世界如此大,无可能人人都爱,但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完全绝望,因为人生还有很多路可以走

夏蕙姨的人生并不是一个童话式故事,在她人生的经历中,大部份时间也没有帅气强壮又多金的王子施予拯救,反而有的就只有她肩头上独自凝视的世界。由早年为着爱情而成为别人唾弃的情妇,到近年网民的攻击嘲笑的对象,你可以看到人在面对与自己不一样的人时,各种的恶毒的挖苦和冷眼,但同时当今天回顾自己一生,夏蕙姨还是愿意用她八十三年的人生,昂然地站立说着“世界很大 不必人人爱我”。也许就只有当一个人能尊重自己真实的面貌和内心的呼声,勇敢作自己时,到最后才有这个风范去得到属于她“真正的自由”。

‘生存’和‘生活’也是要用‘生气’来争取。
这就是夏蕙 BB 教懂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