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 MBA 是许多人努力进修的目标之一,跟你分享一名来自瑞典的 22 岁女孩,以一个无全职工作经验的大学生身分录取知名哈佛商学院,让我们来看看她的故事吧!

17 岁实习于瑞典国会,从事教改。 18 岁环游世界,先去南非教导贫民区儿童,再去泰国修道院灵修一年。高中是全国滑船冠军并考取私人飞机驾驶执照。 大学成为七年以来第一位录取哈佛大学的瑞典人,并实习于世界十大模特儿公司和 Goldman Sachs 投资银行。毕业前成为瑞典第一位以无全职工作经验的大学生身份录取哈佛商学院的女生。

没错,这些传奇似的经历全部发生在同一人身上!这位世界之光是瑞典的 Lovisa Tengberg 小姐。(推荐阅读:我成功了吗?)

Lovisa 是我多年当 top MBA 申请顾问和世界各国的顶尖 MBA 申请者合作中肯定最优秀,最特别的一位客户。每年哈佛商学院只录取大概100 位无全职工作经验的菜鸟大学生(其他 1000 位录取者平均年龄 27 岁),而这 100 位中不到 20 位是国际(非美国人)女性申请者, 要在竞争激烈,门槛超高名额超少的情况下脱颖而出非常不容易。

Lovisa 的成长地瑞典同于其他北欧国家, 为男女最平等的社会。瑞典本土大学的硕士和博士班毕业生有一半是女性。瑞典国会女性议员占了45%, 而 22 位部长中有 10 位女部长,大型上市公司中有 31% 由女性领导。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 Lovisa 散发出一股自然的信心, 从小就在父母亲鼓励下不断挑战自己及探索世界。

让我们来听 Lovisa 分享她的人生和教育成长过程,希望她的成功例子能启发更多年轻女性拿出勇气追求自己的梦想!(推荐阅读:成功来自厚脸皮的勇气与毅力 赫芬顿邮报创办人)

Kevin:恭喜你录取 Harvard Business School!你从八岁以来已在六个国家念超过 12 所学校 - 包括在瑞典,瑞士,法国,英国,苏格兰和美国。 为什么选择这样奔波?

Lovisa:哈哈,谢谢! 我的确流浪了很多地方!主要原因是我和我父母希望我得到的教育是多元化的。瑞典的教育和社会很安稳,但因我们是社会主意国家所以整个教育体系只强调维持现状而缺乏挑战性, 导致瑞典教育品质落后很多其他国家。我一直很希望能够尝试瑞典之外的世界. 瑞典大学大多是专科学校,但我确觉得只有博雅教育 (liberal arts education) 才能让我学到更多方面的人文事故, 所以我大学选择去美国的哈佛大学。

Kevin:但另一方面你是否觉得瑞典的男女平等制度帮你培养成很强的信心?

Lovisa:说实在,在瑞典长大时我从来没想过男女平等的话题,因为在我们社会体系和文化里男女本来就是平等的,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直到我去别的国家才发现不是全世界都这样。瑞典父母绝不会鼓励女儿不要念理工科或儿子不要念文科。 我四年级时已在修六年级的数学,而学校里很多担任领导职位的学生也都是女生,不管男生女生都不会觉得这是奇怪的现象。

但回想起来,我的确做了很多挑战自我的事来建立自己的信心。 例如我考到了飞机飞行执照, 这就是很少高中女生会想做的事!每次我去机场开飞机时,其他飞行员都会吓一跳,因为其他人几乎都是 50 岁以上的男人. 我在飞行时可以感受到无比的自由和力量。滑船也是另一个挑战自我的活动。在学校里我朋友们很少人参加运动。一旦教练发现我有滑船的才能,我就决定热心滑下去看看自己能否与众不同。(你会喜欢:我们需要的,是“不怕”的力量

 

 

Kevin:你高中毕业后就读哈佛之前决定休学一年去环游世界。这一段经历对你有什么影响?

Lovisa:那段经历彻底改变了我人生!瑞典学生高中毕业后先休学一年去体验人生再上大学是很正常的事,但因在美国这种做法较不寻常,我需写信给哈佛要求延迟入学一年,并告诉学校我想休学的原因。一开始原因很单纯 - 我超喜欢动物,所以去了南非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区当义工,希望每天能和动物们生活在大自然的怀抱里。

在我南非住的地方对面刚好有家小学。因我对教育一直有兴趣,就自告奋勇去说服那学校校长让我去当义工老师. 之后我又去开普敦(Cape Town)的一个贫民区学校教书。这些经验让我充分体会到教育系统不足对孩子们造成的影响,也让我亲身感受到南非长期种族隔离对国家和人们的负面冲击。

之后,我花了将近一年时间去泰国一间修道院学习灵修, 原因是我们瑞典不是一个善于保达或探索内心世界和感情的民族,所以我希望透过修行来更理解自己的情感。我在修道院找到了心灵的平静,也体会到万物为一的道理,让我更加珍惜所有在我生命中的人事。这也是我在大学会选修哲学的一大原因.

Kevin:之后你从泰国修道院跳到哈佛,又进入了 Silent Models 模特儿公司和  Goldman Sachs 投资银行等种种花花世界,应该是很大的环境转变吧?

Lovisa:我一直都有想要改变世界造福世界的理想。在我教育成长过程中得到的一个认知就是,商业是可以改变和造福世界的重要工具。而另一个重要认知是,如果我立志改变世界就务必先提高自己的能力和知识。 大学间第一份暑期工作我选 Silent Models 是因为我对时装业一直有兴趣,而当时 Silent Models 还是刚成立的小公司所以可吸收创业的经验。之后去 Goldman 是因为希望挑战自己,当一个完全无金融背景的哲学系学生去最艰苦要求最克的环境求生存。在 Goldman 我一开始连 financial model 怎么做都不晓得,硬着头皮一步一步学。到最后受到公司肯定拿到 full-time offer(毕业后的全职工作聘书)真的很开心。(Lovisa 目前计画先去 Goldman 全职工作两年再入学Harvard Business School)。

Kevin:当外人听说你在世界级模特儿公司工作时都会觉得这应是超迷人的经验。事实是这样吗?

Lovisa:事实很不一样。 我那时候每天和年轻模特儿处在一起, 很能体会她们的困难处境。这些青少女往往都有很大的恐惧感,也非常没有安全感。她们很多都是贫穷国家出生,完全不会讲英文而且没受过教育,自己一个人到美国这个陌生地求生存。她们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也觉得除了当模特儿之外没有第二条出路. 为了在这条残酷现实的路走下去常常把自己身体搞瘦到得厌食症。 当然我也有认识一些超级名模,到了那个等级他们的自信心和出路就好很多,有金钱和知识去经营自己的人生。但问题是, 极少模特儿能够达到这个境界,绝大部分的模特儿女生们是过着非常痛苦的生活。这也是我为什么最后决定离开这个产业的一大原因。我觉得整个产业制度没有带给模特儿们适当的保障和尊严。(推荐阅读:女人可以不一样:她白天走台步,晚上写程式

Kevin:你的人生和职场经历对你申请学校无疑带来了很大的优势和亮点,无论是申请大学或商学院。当你在决定累积什么经历时有没有考虑那些经历对以后申请学校的影响?

Lovisa:可能这方面我是位很典型的瑞典人吧。 在瑞典社会中,为了将来要得到什么利益而去做某件事或认识某些人是个非常不被大家肯定的心态。你们美国人常提到 networking。 这个观念在瑞典文化里有很负面的诠释。在我的想法里,我做任何事情或认识任何人都是因为我出自内心想要做,不会顾虑到那事或人对我将来的务实影响。我人生做的种种决定不是策略性的铺路,而是纯粹我对这些经历的热忱。我深信唯有这个热忱才能得到真正的成功。

Kevin:你下次回到哈佛将不是大学生,而是受过Goldman两年严格训练洗礼的商学院学士。对于未来的商学院经历有何期待?

Lovisa:我希望将来能当一位又据权威,又有创新和理想的女总裁,像 Sheryl Sandberg (Facebook COO)。 之后也想要在教育业贡献我的知识。 我自认我的优点是懂得怎样鼓励和领导一群人合作达成共同目标。在Goldman我希望能继续弥补我不足的地方,像把我的金融知识和分析能力提高到另一层面。反过来,在商学院我希望能更加发展增强我先天的领导能力。毕竟长期下来我不打算留在金融业, 而是希望当产业公司的总裁,所以最终这个领导能力会是最重要的。当然我现在资历还很浅,将来会发生什么事也很难预料,所以也尽量不要有太多预设立场,才能充分探索商学院的丰富资源让自己度过最有意义的两年!(推荐阅读:eBay 全球 CEO 分享:拥有卓越领导力的四个法则主管别做员工的保姆!好的领导从相信开始

我经过去年和 Lovisa 密切合作申请 MBA 后,最欣赏的并不是她的聪明才智,而是她整体面对人生的态度。她一方面能把自己文化背景的优点化为成功的力量,而另一方面又能抛除因文化背景可能导致的自我限制。 她从瑞典的两性平等社会教育中培养了不动摇的自信心,但又不受限于社会主意国家满足现状不求突破的思维。(推荐阅读:6场 TED 演讲,让你看见自己的力量

她自我认知很强,完全理解外在环境只是参考和学习的辅助工具,但不能决定个人特色及本质。这也是我最成功的 MBA 客户们之共同特质,不管他们来自于美国或台湾或欧洲或中国大陆。大家文化背景大有不同,但一样的是他们都不会拿文化或环境来当自我限制的藉口。这也是值得大家学习的国际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