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你听过温柔生产吗?温柔生产其实是生命诞生的另一种选择。孕育生命是一件再美丽不过的事情,除了冰冷的医院病床,不用忍受剪开会阴的痛楚,不用一生产后孩子就看不到妈咪,温柔生产让产妇能用最自然的方式迎接新生儿,让孩子能用最愉快的心情迎接世界。关于温柔生产,让我们多说一点,也特别访问到这位选择温柔生产的妈妈,告诉你关于温柔生产的问与答。(推荐阅读:无修片之美,拥抱真实的产后身材摄影集


八年前的我,其实幻想着自己怀孕生小孩是什么样子,不过听老一辈说“生得过鸡酒香,生不过四块板”,形容生产对女人来说是危险的,吓得我有点害怕生孩子,所以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样,会选择去医院,可是我姊姊总是有异于常人的想法,她在我心中是个美丽有想法的孕妇,也因为她选择温柔生产,让我有更进一步的机会更认识她。

一开始听到温柔生产,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为什么要选择生产方式?我是有许多问号,也没有想深入去了解太多,直到姊姊说要在家中生产,我才开始跟他聊到她的想法;虽然我疑惑过这是不是太冒险,目前医学技术很先进,仰赖医院医生就好,何必这么麻烦也让家人担心,但其实我心中觉得敢这样做决定,选择经历这些过程,好像很厉害!

姊姊在她选择温柔生产的那一刻开始,她不断告诉我们一件事,“女人孕育新生命是件自然美妙的事,并非只能选择在冰冷的产台上或按照医院形式进行,生产是可以有选择的,在医院生产的过程中有许多大家认为"正常"的程序,但那就不是我要的!”

Q1. 那妳要什么?我知道妳主修幼教相关,会对生产有较多了解,但在妳怀孕前想过这样做吗?

她说:“怀孕前是没想过要在家生产,本来也是决定在医院生产,而且怀孕初期最先顾虑的还是胎象,宝宝健康比较重要,只是心中非常确定我要自然产,不会选择剖腹或其他侵入性的方式。”

Q2:那选择自然产就可以在医院,为什么又要回到家里?不觉得回到家里,如果生产过程中有问题怎么办?

她说:“初期我也是想在医院生,只要让我自然产就好,但后来有个朋友,在医院按照自己要的姿势生产,她告诉我不要躺在产台上生产,那并非自然生产姿势也不好用力,所以我开始去查温柔生产的资讯,我就想要跪着或趴着的姿势,然后我不想剪会阴、不浣肠、不剃毛,也不要宝宝生下来就离开我身边被送去打针处理,但我到医院与产检医生讨论过后,他无法配合这样的生产姿势,我只好换一位医生并继续跟医院协商,可是儿科部不能妥协,我只能跟我的医生及陪产员讨论怎么样才可以用我想要的方式生产,最后医生评估我的身体跟宝宝都没问题,心理状态也很好,认定我是低风险产妇,所以我决定回家生产,最终也如我所愿。”

“确定在家生后只要有问题我就跟陪产员讨论,事务性的部分是由陪产员列出事前准备的清单,我们提前准备,而关于生产当天会发生的状况,陪产员也会先跟他的团队沟通,包含我大约什么时间生产,生产地点等,若有需要帮助的话他的团队就知道怎么支援,所以其实我并不会非常担心或害怕。”(同场加映:孕前、孕中、孕后都照顾!适合怀孕妈妈做的运动

Q3:那当你发觉你已经要生了,不会很慌张吗?要准备什么吗?这过程发生了那些事?

她说:“其实生的前一天早上发现落红,因为没有很痛很不舒服,所以通知陪产员后,我还是维持平常生活去散步走走,是到晚上八、九点阵痛有强烈一点,但因为不知道到底要多久时间,我就照常去吃了晚饭让自己有体力,然后也打电话给家人告知他们,这中间我有记录宫缩状况,虽然中途累了想休息,但一休息宫缩就会减缓,这样也不是办法就又继续走动。直到半夜三点左右,阵痛的感觉让我有点无法忍受,把宫缩状况告诉陪产员后,我就去坐在浴盆内舒缓酸痛,就这样起起伏伏,老公也要陪我一起做帮助生产的姿势,而且我选择不剪会阴,助产员会持续按摩会阴来保护它;一直到早上六点多我的产道全开,但可能我不大会用力加上小孩卡在一个比较不好出来的角度,所以多拖了大概三个小时宝宝头才出来。

最后是老公跟医生一起接着宝宝,再把宝宝放在我身上,我们选择延后剪脐带让他回血,之后就让她趴在我的身上,她没有大哭只有微弱的喘息声,感受她的体温、她的呼吸、她的重量,加上我们并没有验她的性别,除了确认她是否健康,当知道她是我们爱的女孩,看着这样一个生命用我选择的方式到来,这一切真的很感动很美好。”(妈妈心事:新手妈妈的告白:成为母亲后,我学到的事

Q4:对你来说温柔生产的意义是什么?为何你选择这个方式?小孩透过这样的方式出生真的有不一样吗?

姊姊说:“我是觉得重要的是产妇的自主性能被看见,是产妇想要怎么生,对于自己想要怎么做能有自己的想法,要不要浣肠、剃毛、打点滴等,那都是产妇的选择,最重要的是可以决定自己的生产过程,不是医院或医生想要怎么生,不是别人告诉我该怎么做,决定权在于我,而我本来不是个听命行事的人,这个方式让我感觉很舒服很符合我要的,所以我选择温柔生产。

至于小孩的部分,我喜欢跟她相处,但她是否有比较不一样我并不清楚,只是亲朋好友都说她很稳定表现很好,我自己对于她的语言、行为发展也很满意,而且这过程都是我要的,我就很满足。”

我想选择哪一种生产方式没有对错,都是自己的选择,姊姊说她不会去责怪医院制度,许多医院的规定可能也是现实的考量,但因为她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了解去思考去选择。

很难相信她在宝宝三十几周的时候才决定在家中生产,但我相信这一路她得到了很多,也给了我很多想法,真的很感谢这个小生命来到我们身边,教会我们这么多幸福美好的事物,现在姊姊准备生下一胎,若医生评估没问题,她一样会在家中生产,这次我想参与这一切的发生。(另一种生产:第一次的孕妈咪心情,第一次水中生产

 

亲爱的妈妈,你无比美丽
〉〉妈妈,全天下最温柔的名字
〉〉生完孩子一样性感,为什么法国妈妈不会老?
〉〉妈妈的挣扎:当我发现我怀了一个唐氏症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