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五月天的入阵曲,强而有力的关怀台湾社会议题引起关注后,张悬也因日前在英国拿国旗,引起两岸的争议。womany 相信对于政治,每个人有不同的立场,每个人有不同的态度,而每个人也都有表达与叙说的自由。来听听同时也是 womany 编辑的特约作家 cado 怎么说。( cado 的另一篇文章:为什么其实妳很聪明,妳却不敢承认


张悬向来是相当关心社会议题的歌手,她不遗余力地支持各式社运活动,声援反核,力挺大埔,也曾在中国乌坎村贪污事件爆发时,发表文章支持乌坎村民,也呼吁台湾人民要尽一切努力守护社会正义。这样的张悬,总不害怕说出自己的想法,比任何人都勇敢。近几日,张悬在英国的演唱会因举了台湾国旗,而意外引起了台海两岸的纷争,让我们先来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

事件始末还原:


本图转载自台湾网友 Yi-An Hsu

11/2日,张悬在英国曼彻斯特举行演唱会,演唱期间,她看见底下的台湾留学生带了台湾中华民国国旗,心生感动,因此将国旗拿上台和大家介绍:“这是来自我家乡的国旗。”(This is the flag from my country)没想到底下的中国女生认为张悬有意在演唱会上搬弄政治议题,因此朝她大喊“今天不谈政治”(No politics today!)张悬表示,自己只是对于身为台湾的一份子感到自豪,她向大家展示的是台湾的精神,而不是台独的精神。

张悬接着尝试想和该名女子沟通,她说:“我知道国旗是敏感的,我也为我的身份认同想了很多年,但我不愿意逃避交流的机会,或逃避它们对不同的彼此来说目前是什么。”却再被女子用一句:“今天我只来听歌。”驳回。该名女子听完演唱会仍然气恼,上豆瓣激动的说自己在张悬演唱会上惨遭“文化霸凌”,引起了台海两岸一片的讨论声浪。(来看看大陆女孩在豆瓣上的回应

张悬对于事件的回应

关于这次演唱会的国旗风波,在张悬的身上,我看见了温柔而圆融的力量,不是谩骂,而是期望与双方真诚的沟通。以下附上张悬在自己 Facebook 专页对于此事件的回应全文:

“当天演出多以华人学生为听众,我在演出进行中,看见前排的台湾学生带来了国旗还有写我名字的灯牌,两者我在演出中都有拿上台,并非刻意预谋或有心拿出来定义这场演出。

因为见到台下的英文听众,所以说到了这是从我的家乡来的国旗,话还没有说完,即有观众以英文发言“no politics today"
我相信我的发言被误解,所以停下来对话,尝试说明“it's just flag presenting where these students and i are from”, “and it's not politics.” 我知道我在与华人学生对话,但仅以英文发言,我当时无从得知她是何地而来的学生,我并不是因其身分而回覆我的看法。

以下为张悬的演唱会现场回应影片:


因为我的发言被打断,在现场大家都听得到的情况下,我希望能完成这个对话,期间我是诚心在说明“我从来不会因为看到任何地方来的旗子而觉得被冒犯或不开心”“ truly hope that someday, in somewhere, at some places and to anybody, we can always talk about anything to each other  and we can always listen. ”

目的是为了希望传达,“我们(不是发言者,而是我们都会有的)的许多观念,有时候并不是我们自己的,而是我们各自被教育或听来的,所以我们有时才会回避政治,或是避免讨论任何有不同立场的话题以为是尊重,但因此我们反而永远没有机会平静下来,或是有机会互相了解。”

“如果我们能够因为体会过自己的生命是独立的,所以能够去体会于是尊重另一个哪怕截然不同的个体,那我们将有机会不必忌讳所以回避什么话题,我们会有只是消费以外的交流与交集。”说这些话不是傲慢或讽刺,我也在当场主动表明 “if you wish to speak, i'm always listening. really.”如果在我说明完后听众还会发言,请相信我一定会把麦克风交给她。

场地不大,我们交流的过程现场大家都听得到,影片虽看来是我拿着麦克风,但我们是在对话,也许眼前是段血淋淋,不高明的对话,但我依然认为这是一个对话,一个常常在发生的对话,现场我毫无讽刺与傲慢的念头与口气,当下也并非使用长长的叙述企图反击,我一心希望能尝试完整说明这个对话的意义,绝非所谓文化霸凌。我有在后来看到这位学生的微博文章表达她的愤怒,因此我在此文不是为了强迫她接受“对话”这个解读,仅以诚心说明我个人当时抱持着的心态。

旗帜,凤梨酥,台湾米,高山茶和繁体字,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它们都代表着我来的地方,我在哪里看到它们,永远都会是感激,认同和思念。我当然知道国旗是敏感的,和许多人一样,我也为我的身份认同想了很多年,但我不愿意逃避交流的机会,或逃避它们对不同的彼此来说目前是什么。这样我们才有机会去塑造与目睹它们以后会是什么。

请相信我与我所受的教育,都不是为了轻易划分种族或族群,反而是为了诚心真实去看待所有同与不同的事。成年后,我决定我必须永远要比政治的教育更平静看待这件事,我的认同与看见国旗的开心,从不是为了诋毁不同意见的人的价值观,我跟外国听众怎么分享,就会带着同样的心意跟任何华人听众分享,没有一丝嘲讽与不敬。

这是我的说明,愿与各界互动,个别问题我将在下篇尽心回覆,另外回覆一些听众对演唱会现况的询问,如果在说明后也无法让普遍各界感受,我做演唱会不是为了一边伤害别人一边赚钱,而舆论已做了约定,各界无法平心看待事情真正经过与我禀持的对话心意,不必等到票房回馈,我愿承担一切损失自行取消演唱会,期望以此结束对不满者的困扰与主办单位一路来的辛苦。我心诚意不变。谢谢大家。

张悬敬上”

用温柔的态度说出信念

我不是什么两岸议题专家,只是个也曾经在欧洲流浪过的台湾人。我的意见或许并不专业,但我想真诚的来说点什么。首先我想先来说说大陆女生提到的“文化霸凌”,什么是文化霸凌?一位歌手在自己的演唱会上,针对自己的感动及观众的疑惑,做出反思与讨论难道是文化霸凌吗?张悬只是诉说,而不是强迫接受。我觉得文化一直以来都是多元的,文化底下应该包含着不同的声音,关于台湾与大陆,事情或许复杂,双方有着不同的共识也早是很久的事,但我不觉得关起耳朵,拒绝不同的讨论就叫做文化。

大家都说台湾人很喜欢吵,但我们也很愿意听,因为知道“我们可以意见不合,你可以不接受我的意见,但我永远有开口说出我的想法的权利。”我们不见得同意,但我们更要学习的却是尊重

一切其实非关政治,而是尊重在不同文化体系背景下成长的声音。我相信当张悬拿起那面国旗时,绝不是刻意想要挑起某种政治意识或国族认同,那不过是种在异乡遇见故人的骄傲,一种想和世界说:“嘿!我来自台湾”的骄傲。(延伸阅读:在欧洲寻找台湾广场

你要说那是政治也好,但就我看来那更是“自我认同”,张悬是台湾人,我们是台湾人,我们认同台湾的文化,在异乡看见台湾的国旗,兴奋地想和世界分享,如此而已。张悬兴奋的心情我很感同身受,也在欧洲待过的我,面对其他欧洲人问我从哪里来时,我总是很自豪地说:“我来自台湾”;在欧洲看到台湾国旗时,也总开心的乱吼叫一番;也会耐心地和欧洲的朋友解释为什么台湾和中国说的是同一个语言,却分成台湾人 Taiwanese 和中国人 Chinese 。

在欧洲时,也有许多来自大陆的朋友,自我介绍后,我们总相视一笑。讲到“台海议题”时,我们当然常意见不合,但不会有人因此而生气,也不会因而中止讨论。因为我知道我们一路走来,接受了不同的教育及价值观的灌输,而那再再影响了我们看待事情的观点。我们不企图改变对方,但求清楚表达自己的信念。每个人的身分认同或许不同,我们都有自己的疑惑与顿悟,但对我来说‘台湾人’绝对是一个毫无疑问的身分。张悬也好,我也同样,我们认同“自己是台湾人”,因为对我们来说,那是再简单不过对于家的追寻。

只想用自身的经历说,或许政治很复杂,但是避免讨论不是尊重,也不会让我们变得更好。我感谢有张悬,在其他人斥责她说:“公众人物还是少聊政治,注意自己发言”的时候,我想说我挺张悬,我感谢身为歌手,却总愿意为社会议题尽上一份心力的她。或许很傻,但我想单纯的相信:“我们都有自己的信念,也都该为自己的信念努力。”(延伸阅读:《Lean in》挺身而进!脸书营运长雪柔.桑得柏格与台湾的跨世代对谈

 

挺那些勇敢站出来说话的声音
〉〉脸书的小动作,企业的大态度: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
〉〉妳值得更好的薪水,大声拒绝同工不同酬
〉〉为什么其实妳很聪明,妳却不敢承认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