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我们为爱还在学,学沟通的语言,学着谅解,学着不流泪。面对感情,我们总是想得好多,我们以为沈默,是我们保护感情的方法,却忘了爱情,该是一首对唱情歌,其实他比你想像的,更愿意感受妳的心,因为妳的好情绪、坏情绪,都是他爱你的一部分,拒绝杀死感情的沈默,不开心说出来


坐在车厢里头,手握着驾驶盘的他,说

‘我在未来要成为有影响力的人。’

坐在副驾驶座的我,顿了顿。思虑了一会儿之后,谨慎地回答

‘你要做什么来成为有影响力的人?’

‘嗯..这个嘛..我不大清楚。还没仔细想过。’听见他回答的同时,看见他的手离开了原本紧握住的驾驶盘,往头皮上戳了戳。

‘哦。这样哦。’

‘但是我就是想要成为有影响力的人。’他把手放回驾驶盘上,调整了自己的坐姿,继续说着他想说的话。

沉默可以挽留尊严,所以我决定了不说话[1]。内心深处仿佛预测,如果我再说下去,此谈话会以非常糟糕的结局收场。(延伸阅读:表情会说话

‘唉,你怎么不说话了。’他把手伸了过来,抚了抚我的头,再顺势地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地捏了一下。

‘没有啊,就没有什么想法。你有想要成为有影响力的人这个目标,这样很好啊。我好引以为傲喔。’我看着他的眼睛,试着努力地放大瞳孔,淡淡的笑了。

我不知道此刻的他脑中在想些什么。只看着他微微地调整了身体姿势,眼睛盯着前方,继续专心地开车。他不说话了,把嘴巴闭上了。我感觉到的是,刹那间车内的空气凝结成了冰。

大家都沉默了。我慌了。

我一直努力地提醒自己要成为个乖巧、善解人意、永远提供支持的女友。但实际上心中有把声音不断地在怒骂、在跺脚、在鄙视、在仇恨。气的到底是他,还是自己,还是什么,我一点都不晓得。

我不能接受他的思虑不周全与好高骛远,凡事不脚踏实地的思考方式。虚妄的狂想只有在脑中建造,却未从把一切转换成行动

我不喜欢争吵,争吵是徒劳无功的。只会让误会加深,使他更不爱我。我不喜欢吵闹,男人亦不爱会吵闹的女孩,这我知道。于是我小心翼翼地不吵不闹,专心地捍卫着这份感情。我知道要被人爱,就得乖乖扮演好听话的角色。忤逆者会遭受到惩罚的,这个道理从好小好小的时候就根深蒂固地植入在脑袋中。我不敢违背,也不敢不乖乖地遵守游戏规则。(延伸阅读: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练习:我们值得被爱

不说话是争执的预防方式?

努力地维持表面的和平,好多人都以为这是守护爱情的方式。Harper & Welsh (2007)的研究里,探讨在亲密关系中,由于恐惧失去伴侣或这段关系而选择保持沈默的现象。这现象在心理学中被称为,自我沉默(self-silencing )。

在Harper & Welsh (2007)的研究中,他们让当时皆在谈恋爱的受试者们填写问卷之后,再请每对情侣进行一项互动,就选定的课题进行讨论。之后情侣们被隔离,以分开地去对刚刚进行的互动录影片段,就自己与另一半的对话进行问卷评估。

研究结果发现,认为自己拥有较多的自我沉默行为时,受试者觉得与伴侣的沟通能力(communication ability)较差,在发生争执时也认为不舒服与忍让的感觉(feeling of discomfort and conceding) 较多,亦与自己的忧郁症状(depressive symptoms)亦成正比[2]。

此研究也发现,自我沉默与关系满意度(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成反比,有趣的是这关系只出现在女生的受试者中。

自我沉默压抑了自己的表达能力。无法自由地说出心里话的人,又如何能够快乐呢?

自我沈默的代价,那么大。值得我们这样把嘴巴闭上吗?

隐藏的伤害,对你对他

‘为什么只要你不开心的时候你都不说话?’他怒了。

‘你说话好不好?我算是求求你了。’他两手握着我的双肩,大力地摇晃我的身体。

我没有办法张开我的嘴巴,没有办法开口说一句话,没有办法发出一丝的声音,就连最基本的咿咿呀呀的发音都感到无力。不晓得是谁用胶纸把我的嘴巴封起来了。我用尽力气地想要运用嘴周肌肉,把嘴巴张开,终究是徒劳无功的拉扯。我看着他,眼泪潸然落下。我被摇痛了,我被他大力的臂弯紧紧地抱得脊椎彷佛就要被拗断了。

他的下巴枕在我的左肩上。我感觉到他的眼泪、鼻涕全都湿湿地滴在我的背上。我很痛,但我知道他比我更痛。他像个小孩一样,哇哇叫地大哭着。我好嫉妒他,还拥有着哭出声音来的能力。我的眼泪却只能默默地从眼眶掉落。

Harper & Welsh (2007) 的研究结果亦显示,当自己的自我沉默越多时,自己的另一半在互动时会感觉到更多的不舒服及沮丧感 (feeling of discomfort and frustration)。讽刺的是,自我沈默的原来目的是为了预防及避免争执,但是另一半在面对你的自我沈默而感到沮丧时,或将那感受转换成行动 (譬如:大声对你吼叫,求你说出心中感受。或采取被动式的冷战)。另一半那因沮丧感而产生的行动,再加深自己的压抑自我表达,加深自我沈默的行为。这又是一种亲密关系间的恶性循环 (延伸阅读 :都是你,让我感到寂寞)。

难道就这样了吗?

我绝对没想到原本想要捍卫感情的方式,最后竟然攻击自己最想要保护的。惧怕把心里感受说出来,竟把我带离一直一直在追求的亲密(Harper, Dickson, & Welsh, 2006)。

学习承受在亲密关系中的不确定,并非所有的不回应都是拒绝,并非所有的不肯定都是抗拒。以正面的视角,看自己看周围的人看世界,他们会以同样的快乐来回应你。请相信自己有能力得到幸福,有资格做回自己,有个亲爱的他愿意陪伴你找回那份安全感,我们绝对可以重新拥抱自己。

‘不要担心好吗?宝贝,你所有的好与所有的坏,都已经被我溶进这里了。’他把手掌放在自己的左胸前。

我看着那包袱着他心脏的左胸,再看了看他那双深邃的褐色眼睛,我忽然像个小孩一样,躲进他的怀中,哇哇叫地大哭了起来。我终于有能力发出声音了。

 

别让隐忍,造成两个人的伤害
〉〉分开再爱
〉〉请把我的心带走吧
〉〉爱情,就像一首男女对唱情歌

 

参考资料: [1]情节源自于 李维菁作品--《我是许凉凉》,印刻出版社 [2] 注意相关关系( correlational relationship )并不等同于结果关系 (causal effect) 。
Harper. M.S., & Welsh, D.P. (2007). Keeping quiet: Self-silencing and its association with relational and individual functioning among adolescent romantic couple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 24 (1), 99-116.
Harper, M.S., Dickson, J.W., & Welsh, D. P. (2006). Self-silencing and rejection sensitivity in adolescent romantic relationship. Journal of Youth and Adolescence, 35 (3), 459-467.
图片来源:来源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