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治疗,绝对不是请对方画图,然后就从画作中分析对方的个性那么简单。还得详尽了解作者本人、并观察作画过程!

文|艺术治疗师 阿舍

先回顾上篇:艺术治疗解析《寄生上流》:他们都很努力生活,只是社会总让人无力

获得奥斯卡四项大奖后,寄生上流已注定写入影史,晋升为当代最重要的亚洲电影之一。今天艺术治疗师阿舍想跟大家聊聊电影中艺术治疗的部分,穷妹妹打着美国伊利诺大学艺术治疗系毕业的名号,成功获得富人妈妈的信赖,成为富家小孩的专属艺术治疗家教。

其实这个学校与科系是为了电影捏造的,在网路上搜寻“伊利诺州(Illinois)”与“艺术治疗(Art Therapy)”,会找到的是阿舍的母校“南伊利诺州大学爱德华分校 (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Edwardsville)”的“艺术治疗谘商(Art Therapy Counseling)”研究所。咳咳⋯⋯身为杰出校友,觉得自己有义务现身跟大家说明一下艺术治疗学派与常见的迷思。

还记得穷妹妹用认真、明亮的双眼跟富妈妈说,创作的右下方是“思觉失调区”,常常出现特殊的形状吗?不知道大家看完电影后是否有去翻找自己以前创作,希望没找到什么思觉失调的证据,如果右下角真的有符号重复,应该是大家的签名。

就阿舍目前看过的书籍与研究资料,作品并没有什么“思觉失调区”(如果有人看过其他意见相左的研究,欢迎举证交流),这应该是乱掰的,电影里穷妹妹事后也承认自己跟富妈妈对话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特定身心症的个案的确有可能重复出现相同的符号或颜色,例如曾有研究显示,一群受创伤的小朋友,坚持只用红、白、黑创作,如果没有这三种颜色,即使还有其他剩余的颜料也不愿创作。推荐阅读:《我们与恶的距离》林哲熹:我杀青了,但其他病友没有

而这种归纳个案身心症状,并找到创作特质的共同点,在艺术治疗中被称为“艺术心理治疗”(Art Psychotherapy),是艺术治疗的两大学派之一。另一个学派是“艺术即为治疗”(Art as Therapy),这个取向的艺术治疗师相信:人在创作时,疗愈就已经开始了,认为创作这个行动本身就有其疗效,也是阿舍母校比较偏向的学派,但因为这次的主题是“艺术心理治疗”,先不对“艺术即为治疗”多做描述。

“艺术心理治疗”是透过量化的方式找到艺术作品中能被观察的元素,进而发展出一套观察个案的艺术治疗衡鉴方法,这是优点也是缺点,因为有明确可以被拿来讨论的象征元素,“艺术心理治疗”的衡鉴方法常常被拿来误用,最常见的就是网路上的一些“艺术心理测验”,选几个图后就秀出被测验对象的个性、特质、优缺点⋯⋯“艺术心理治疗”变成“艺术占卜”,造成社会上愈来愈多人有“艺术治疗师只要看到我的画就能知道我心中秘密”的迷思与印象。

可怕的是,不只是网路流传的心理测验有这样的状态,连专业人士都可能流于占卜式的艺术心理治疗。


图片|来源

前几年阿舍在学校做实习心理师时,有个执业许久的心理谘商师(代号 Y)来带团体,阿舍也藉着学习的名义在一旁观察。Y 跟参与的学生说,这是一个有信度效度的艺术心理测验,要大家相信专业并放轻松画,虽然会针对作品做讨论,但不会让彼此知道作者是谁。准备创作前,Y 认真地把每一个人隔开,确认每个学生看不到彼此画的内容,然后开始一个一个讲出要学生画的物件(天空、房子、山、草地、树、河、栅栏、人、动物、宠物等等,大约 10 来个),学生画完后 Y 小心地回收他们的作品,确保每个人都不知道作者是谁,大家围成圆圈坐下后,Y 把所有作品摊开,然后把每个物件代表的意思说出来,阿舍愈听愈奇怪,因为 Y 很肯定地说,太阳代表自信,宠物代表未来的伴侣⋯⋯说到草地时,Y 说,草是代表一个人的缺点,画愈多代表这个人的缺点愈多,刚好团体中有个人的画一半以上都是山,山上全都是草,阿舍在一旁,边听边捏冷汗。更夸张的是,Y 讲解完后,当场请学生直接把自己的画拿回去,所以最后大家还是知道哪张画是谁画的了⋯⋯对比下来,寄生上流的穷妹妹比 Y 懂得谘商伦理,当要对富妈妈提到小孩可能的创伤时,还请管家离开,替小孩保密。

这对当时刚在美国学完艺术治疗回国的阿舍来说非常震惊,虽然 Y 的活动表面看起来很像“艺术心理治疗”的艺术治疗,但其实是与艺术治疗的精神完全背道而驰的“艺术占卜”,连有执照的谘商心理师都如此,也难怪愈来愈多人对艺术治疗有误解,还好,之后一直与那群学生相处的是另一个心理师跟阿舍,可以好好确认那群学生的状况,确保团体成员没有心灵受创。

阿舍无法批评那些滥用艺术做占卜的人,只能明确地指出,那不是艺术治疗。创办台湾艺术治疗学会,且为第一位学会理事长的陆雅青教授在其着作“艺术治疗(2005)”中指出诠释画作应该:(一)对该画作者详尽的了解。(二)尽可能不要仅以一张画来做诊断。(三)应先了解儿童的家族史、生产史、发展史和在家里及学校的生活情形。(四)观察儿童的实际作画过程。(五)研读一系列的图画,再做治疗上的诊断。(六)以一种人性和理性的态度来诊断绘画,忌讳感性而主观的诠释方式。要符合以上几点,才可以开始分析作品,真正的“艺术心理治疗”其实非常严谨。

说了那么多,到底“艺术治疗”与“艺术占卜”要怎么分辨?其实很简单,在治疗里,有个重点绝对不会改变,那就是“治疗,永远以个案为主”,无论艺术治疗师分析个案作品可以多么精准,艺术治疗师还是要回到个案身上做询问、确认,了解个案的角度,以个案的想法、感受为主,与个案讨论,而不是以治疗师的推论做最后判断。虽然电影没有演出来,但我相信这也是穷妹妹驯服富家小孩的方法,试想,一个小孩,天天面对不会陪自己玩,只会睡觉(嗑药?)的妈妈,还有爱管秩序,纠察队一般的管家,还有什么比“以我为主”、“用我想要的方式陪我玩”更吸引人的呢?

最后,因为这篇文章写到许多名词,为了避免之后产生误解,阿舍定义一下这篇文章里的名词,并做了一个光谱图给大家参考:

  • 艺术心理测验:制作测验的人为专家,单方面设定参数,于受试者选完选项后直接给予解答,受试者无法与制作人讨论,只能接受被给予的答案。
  • 艺术占卜:施测的人为专家,给予受试者引导与解释,受试者虽然可以与之讨论、提问,但以施测者的观点为主。
  • 艺术心理治疗:分析者为专家,但尊重受分析者的想法与感受,在下结论前会努力了解受分析者的文化、背景、家庭等,并仔细观察受分析者的作画历程,与其讨论。
  • 艺术即为治疗:个案为专家,艺术治疗师陪伴、了解个案,协助个案使用艺术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与感受。


图片|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