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曾经汲汲营营,作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但三年的生活下来,她想说,改变世界我真的累了,能改变自己已经很快乐。她还说,每一次转职,背后都有一个你需要面对的人生课题;因此,重点不是换了什么工作、换不换工作,而是你有没有面对当下内心恐惧的勇气。

每一次转职,背后都有一个你需要面对的人生课题

我们聊转职,说的好像是职场的事,但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和整个人生相关的事。譬如她在书中写下的那句,“每次想要转职时,背后都是有一个你需要面对的人生课题。”说得很玄,听起来有些道理,让人忍不住想往下探问。回顾专访上篇:最低限度的生活 专访曾彦菁 Amazing:一年收入只有 11 万,我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关于这题,我很单刀直入地向 Amazing 发问,能不能给我们一个很直接的迹象──什么警讯出现的时候,其实就是该思考离开的时刻?

“我觉得有两个层面。一个是当你开始去想,‘做这件事到底有什么意义’的时候。比如我上一份工作是国际志工领队,我过去有两年时间做这件事是非常快乐的。它让我可以深度旅行、交到世界各地的朋友,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我一点都没有任何的怀疑。”但是到工作后期,她开始产生很多疑惑:“譬如我会开始去思考,做志工,我们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让当地变得更好?还是我们只是一群人,像是透过消费当地的那群人,来得到一个做善事的满足感?”

当时曾经感受过的意义,如今已经慢慢变质。而 Amazing 提醒了,当你有这个念头的时候,其实不是这份工作本身如何。工作并没有变,但你成长了;它所能供给的东西如今已经无法符合你的需求。因此,如果你今天想要离开一份工作,不必急着否定自己,担心被当作是草莓族;因为不是别人可以坚持你不能,而是你需要的已经不一样了。

“第二个,我觉得就是身体健康开始出现状况的时候。我后来要离职前半年,我整个左边落枕得非常严重。当时我看中医、西医,尝试按摩、电疗法完全都没有用。但我一离职,就立刻好了。那其实就是身体很诚实地在告诉你说,你不喜欢这件事,但你一直逼迫自己每天还是戴上盔甲,上那个战场。”

她说,身体真的很诚实啊。有时候我们会靠意志力想控制、说服自己,我可以撑下去,我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其他人不都做了十年了吗?但你可能暂时说服得了你的脑袋,却无法阻止身体反抗:“也有很明显的,像我身边有很多人是,他们早上起床,他就会想,今天又是悲惨的一天。那个就是一个非常非常明确的,你真的已经不行了的讯号。”

当怀疑的警讯灯亮起,她想说的那道课题,不是现在什么工作最适合你,而是我们首先得面对自己内心的恐惧──你要的是什么?如果你还不知道,但我告诉你你要的不是眼前这个,而你敢不敢承认?

那些工作超过十年的长辈:他们追求的快乐,和我大概不同

在 27 岁那年选择离开一份稳定工作,我问 Amazing,会觉得那是一个刚刚好的年纪吗?

回想刚离职那年,她说,她还是很害怕社会看待自己的眼光:“那时候根本没有名片可以跟人家交换,不知道要则么介绍自己。难道我要说,我现在是一个废物,我待在家里吗?”后来只能勉强提到,我现在正在休息,但说得都有些不好意思:“我怕人家会想,你都已经二十七、八岁了,你竟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那你前面的人生都在干嘛?”

“但这好像是一个大多数人会选择转职的年纪。如果过了三十岁,我们可能会想说,我已经在这个职场投入快十年时间,我现在退下,是不是等于前面的成果都归零了?”于是,那对她来说,似乎是一个很刚好的时期,去思考“在接下来我年纪更成长时,我到底要用什么样的姿态继续生活?”

反之,没有选择在三十岁前转换跑道的人,三十岁后可能大多也会选择硬着头皮继续做下去;直到四、五十岁真正有财务自由时,才终于放手。在她待过的职场中,也有几个这样的前辈。我问她,是否观察过那些坚持在同一份工作超过十年的人,身上会散发出什么样的气质?

“他们如果可以继续支撑下去,我觉得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一直在变化。同一份工作做两、三年,可能都会腻。所以他们会不停地去转换自己在职场上的位置。像我们之前协会,除了行政,你要会行销,要会培训,要会带团。”同时,你也要很愿意不断地去学习,去克服跨领域带来的不熟悉感。

“可是同时,他们也满辛苦的;我觉得他们也有一点点是用意志力在支撑。因为到三十岁以后,你身上一定必然会多一些管理职的责任,可能就不能像我们可以任性地离职就离职。你知道自己的角色跟分际都不太一样。”

那么,他们过得快乐吗?

“我发现,对他们而言,快乐可能就不是像我们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他们每一段时间,可能都会碰到一个很大的关卡,他会在那段时间内非常痛苦、集中心力想办法解决。但当成功跨过去以后,他们会得到一种自我成长的快乐。”对于一份工作产生使命感,觉得我这辈子就是要来做这件事的;将一件事当作责任,然后陪伴彼此成长下去。他们的快乐和你的可能不同。但不论何者,这些都是不断选择,然后对自己的选择诚实的过程。

我想的不是要做什么工作,而是我到底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于是,所有问题的总结,她总觉得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就是我们都该去思考,“你快乐的来源是什么?”

离开现在的工作我会后悔吗?换一个新工作以后,日子就会变得更好吗?当有这些疑惑,说得很焦虑,但 Amazing 还是慢条斯理,说那一年,她想的不单只是“我想要什么工作”,而是“我到底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譬如离职的时候,我就会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想到,其实我过去每个月会买新衣服、鞋子,但现在我不用去上班,就根本就不用这些东西。那我不需要这个东西时,是不是也代表我不需要做那么多工作,去赚取那么多收入?”

于是,先去想此时此刻的生活中,有哪些是你需要的,哪些是你可以舍弃的吧!“我也想到,我大多数快乐的来源就是看书,或写文章,这基本上不太需要什么消费。”少一点工作,但多出更多快乐的时间,是她选择的生活。

少了那些责任,或者野心,开始变成自由文字工作者后,她更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其实真的很有限。同时,你也不会一直责备自己,为什么都做不到。在认清这些事实之后,去找到一个喜欢的,可以做一辈子的事,同时也能养活自己。或者同时,它也能对社会带来一点小小的帮助。

她说,这样的生活很踏实呀。外在的自己与内在的自己,谁也没有高估谁,彼此和平而相爱着。

而再从这个时间点往回看,当年志工 T 恤上印的那句“你就是改变世界的力量”,现在的她只想说,改变世界我真的累了,只要能改变我自己,就已经很不错了。继续阅读:专访曾彦菁 Amazing:那年失恋后,我才发现自己在找父亲的替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