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师的自愈日记,11/27 那天,他被医师诊断为恐慌症合并焦虑症,尽管焦虑跟恐慌虽然已经被控制住,但轻躁成为了他的日常。

我生病了!而这会是系列文。

11/24 出院前一天,我就发现自己怪怪的,开始出现一些身心反应,我原本以为自己只是不想上班,我因高烧不退已爽放两周,我逃避回去面对个案啊!

11/25 出院后,我发现自己状态很糟糕,傍晚时间,我在捷运上焦虑与恐慌发作,那好像是一种走在钢索上,我知道我下一秒就会掉下去,但理智还是拼命在撑着的感觉,一种崩溃、崩坏、崩毁的边缘。幸好督导跟即兴剧的夥伴,一直陪我聊天,我才稳定下来。

晚上因为跟伴侣有些意见不合,开始出现强烈的隔离反应,我没有任何情绪、感受、感觉,当晚台北气温很低,下着雨,但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寒冷。

11/26 为了维持我的自尊与效能感,我立刻回去上班。我功能极端高,脑袋一直高速运转,把所有个案的状况重新接收回来,但我仍然没有任何情绪感受,结果导致晚上的反蚀非常严重,我焦虑到完全睡不着,只好打给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朋友——福

“我发病了,我可不可以跟你聊天?不,我可不可以现在去你家?”
“好啊!你就来”电话那端说道。

我稍微稳定一点。

见面后,福陪我吃点东西,食物吃进我嘴里是完全没有味道的,然后福听着我疯狂地讲话,是,因为我还合并了轻躁的状况,就像 DSM-5 [注 1] 所说的“比平常更多话或滔滔不绝讲不停”说着说着,我终于哭了,哭得好用力好伤心。


图片|来源

“我明天要去松德挂精神科。”我说

“嗯,我陪你去”福轻轻回道。

11/27 医生诊断为恐慌症合并焦虑症。确诊啦,我真的是精神病患了呢!以前一直想着要来松德看看,想说总有一天可能需要带服务的国中小鬼来,结果是自己先来了呀(呵)!

我目前在吃三种药,赞安诺跟血清素回收再抑制剂能协助我抗焦虑,而安眠药,让我终于能好好睡觉。不得不说吃药真的很有用,晚上才半颗赞安诺,我就可以好好地上心理剧 [注 2],还演了主角生命中重要的男友。

11/28 我放了自己一天假,在健身房里,我边听歌舞青春边唱,甚至边跳(我跳舞是真的很不知道在干嘛,就是扭动。),但我就是沈醉在其中,无可自拔,其他会员可能以为我嗑药了吧(笑)。焦虑跟恐慌虽然控制着了,但轻躁成为了我的日常。

“我真的认为轻躁是所有精神疾病最可爱的”福说。

“你这么喜欢,你来得!”我回。

但说实话轻躁真的蛮爽的,我会感到精力充沛、心情一直在 hyper(亢奋)状态,会一直跟别人不停讲话,而且语速非常快,情绪被一直放大,比舞台更舞台,会拼命一直称赞对方,说出欣赏对方的地方(啊,这个其实不是诊断准则了,可能是合并了想讨人爱跟喜欢的个人议题)。

对了,最近我也一直好爱说身旁的好朋友有病,或许是希望有人可以陪着一起吃药,好像才不孤单一点,或者,他们真的也有病(笑),又或者,我们都有病的“可能性”,所谓的精神疾病,不过就是跨过了常模 [注 3] 那条线罢了。

“唉,唱歌,现在”我说。
“哦,走啊。”福说。

林宥嘉、张栋梁、周杰伦、蔡依林、郭静、田馥甄、杨丞琳(是不是很有七年级生年代感),最后以五月天的“现在就是永远”作结。我用轻躁的状态,开了五小时的演唱会,就是那种会走位、会下跪、会喊后面的观众在哪里!只差没撕开衣服的那种。幸好我跟福都是唱歌很好听的那种,所以是享受,而不是折磨。

然后我睡了一小时,就搭高铁去彰化参加三天的心理剧工作坊。

11/29 因竞争主角而恐慌、焦虑发作。

11/30 在心理剧中尽情发病,然后再被大家好好接住了。

12月,每天都会因为小小的事情焦虑或恐慌发作,而轻躁,就是一直长伴我左右。

12/5 小姑姑知道我住院生病,她的眼泪与挂心,让我的情绪被打好开。那晚我跟剧团夥伴约好庆功,我已经迟到了,快步走向机车,掏出钥匙,钥匙孔的安全卡楯打不开。

我崩溃了,彻彻底底地崩溃。我用英文疯狂怒吼、嚎啕、呐喊、咒骂、乞求⋯⋯(是,我恐慌、焦虑发病时只会讲英文,哪招!),为了让大家方便阅读,我就翻译成中文。

“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

“我是个好人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好累,我真的好累⋯⋯。”

那晚的台北,下着大雨,好冷;

那晚我的心,破了个洞,好空。

我心里想着,再试最后一次,如果还是不行,我就搭计程车去。

结果就打开了、结果就打开了、结果就打开了!

干干干干干干干!

老天爷你不要现在给我来个狗屁心灵鸡汤啊!一副要告诉我“到最后一刻也不要放弃,生命会有出路的”我操,原本就让我的路好走一点不行吗?

然后我就边在台北街头,淋着湿冷的大雨,狂飙!狂骂!狂歇斯底里!

最后一脸死人样地走进热炒店,嗯?你可能会问“都这样了还要聚餐吗?”要啊!我饿啊!去啊!我相信我的朋友们会接住我的。

心理师,是助人工作者,但即便我们有丰富的心理学知识、专业的谘商技术、熟悉系统资源,我们仍然有可能会生病。

想写这系列文章,是想透过自己的现身让跟我一样受精神疾病所苦的朋友知道。

你不孤单!

你看,连心理师都会生病呢!而生病真的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我们只是,现在不太好。当然,继续走下去可能会好、可能更糟,但可以从第一步开始尝试
那就是“练习接纳”。延伸阅读:TWICE Mina 首谈确诊“焦虑症”:如果我们的心也生病,怎么好好疗愈?

是的,我就是生病了。
当你接纳了自己的状态,各种资源协助才能进得来,也才会有改变的可能性。

当然,这第一步,是面对精神疾病最困难的一步,而且是个来来回回的过程,可能会从稍微能接受,又变得彻底抗拒、厌恶自己,这都是正常的。

我很幸运,因为心理是我的专业,这一步我可以迈得稍微轻松一些,而当真的稍微去拥抱精神疾病后,我发现身旁真的有好多爱我的人陪着我、照顾我,我很幸福。

我想引用 Katrena Leigh Hart 说的:

“We all are a little broken , but that's OK !”。

我是可以生病、是可以坏掉的,但这是可以的,我也是可以好回来的。我是一名谘商心理师,,同时也是一名精神疾病患者。

我好好吃药,是因为我想回归健全生活
我好好工作,是因为我还是超有功能的
我好好活着,是因为⋯⋯

我真的想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