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安慰新鲜人,大家老是说“失败要早要快,要常常失败”,但真正的失败不可能带来什么宝贵的一课,你不该认为“失败”是正向的产物,不该早来,也不该常来。如果可以的话,它根本就不该来。

职场上,你真正该犯的是错误。

你很逊。

我也很逊。

我不知道你逊在哪里,但让你逊掉的东西非常重要。让你逊掉的东西有天不会再让你为难,只不过现在的你并不擅长而已。事实上,你在这些方面非常逊。

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你也可能要花段时间才能成长,所以要等待。

你知道吗?我也是如此。

当我们都能接受我们很逊时,才能接着谈失败。

失败是件大事,被研究、被书写,也被广为讨论和宣传。俗谚说“失败为成功之母”、“失败要早要快,要常常失败”,成功的重要关键之一就是失败,但是要以正确的方式失败。

失败有正确的方式吗?半途而废的工作有正确的方式吗?就像我在《君子》杂志前几个月所做的?在向业务人员做简报时说得坑坑巴巴,就像我在《君子》杂志前几个月所做的?在派对上轻率地评论另一本杂志,然后转身发现该杂志的两个编辑正站在你身后,就像我在《君子》杂志前几个月所做的?搞砸一个故事有正确的方式吗?做狗屁的工作有正确的方式吗?

我想在这里讨论的,并不是真正的失败。失败两个字,只是让书或文章看来比较吸引人而已。(推荐阅读:失败与错误

真正的失败是糟糕且代价昂贵的,是破坏力非常强的。真正的失败不可能带来什么宝贵的一课,你不该认为“失败”是正向的产物,不该早来,也不该常来。如果可以的话,它根本就不该来。

我们要在这里讨论的,其实是错误。

不论是书籍或部落格所引用的研究,基本上都可归结为两个讯息。其一是人类讨厌犯错;其二是成功的关键因素是接受你会犯错,以及注意自己犯下的错。

这个主题最常被提到的专家是史丹佛大学心理学教授卡萝.杜维克(Carol Dweck),她率先提出了“思维模式”。她说,有“固定思维模式”的人,相信他们的能力是无法改变的,这种信念导致他们逃避自己可能失败的情况。相反的,有“成长型思维模式”的人会拥抱挑战,因为他们相信自己即使没有成功,也能变得更聪明、更有能力。他们愿意犯错,但更重要的是,他们也准备好聆听回馈。搞砸并不是一个定义明确的结果,而是一种有用的态度,我在现职已经十年,而我最近才刚接受这种心态。这让我的工作更进步,让过程更有效率,而我也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

成长型思维模式知道,犯错是有用的,只要你愿意和它们对话,只要你愿意认真纠正错误。(推荐阅读:跟围棋学思维与行动:每一次进步,都踩着自己经验前进


图片|来源

那么,真正的失败呢?是让人引以为耻的、是破坏性的。除了告诉我们某些决定是糟糕的,不该重蹈覆辙之外,失败完全没有作用。但犯错不同,犯错是神奇的,是不可思议的。

我在纽约的头两年,主要的失败就是以犯错为耻。如果说我有什么后悔的事,就是这件事了。我太害怕犯错,以至于有时候太过谨小慎微。简单来说,我会尽可能把工作做得“更好”,但长期来说却适得其反,因为我没有机会趁早去克服犯错。

我会为了头条加班到半夜,会为了斟酌一句笑话花两三天的时间,注意这些细节并没有错,但为了这些细节,却以我个人的生活为代价,那就不妙了。

现在,我是个经理人,如果我看到某个人在某件事上花太长的时间,我会叫他把事情直接交给我。事情做太快不是好事,但做太慢却很糟糕。老板最不希望见到的,就是明知结果不够好,却没有其他选择。社会新鲜人最被诟病的,可能是做事挑剔。因为无论你花了多长的时间去修正,只要方向错误都得重来,所以早点放弃,然后纠正错误,才是正途。记住,你是被容许出错的。(推荐阅读:致 30 岁的焦虑:想做就去做,犯错总比不做好

每个人都想见到你出错。每一个人。

你的老板希望你出错,并学习到什么事不能做。

你的同事也希望你犯错,不管是因为他们了解大无畏的价值,或只是想要有优越感。事实上,你的过失没有人会太在意。许多研究都显示,人们都太在乎跟自己有关的事物,以为别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这称为聚光灯效应(还是我老妈有远见,在我还是个青少年时,她每周都会对我说一遍这个理论)。

而且你自己不知道,其实你也不想把每件事都做到好。因为每件做不好的事中,都会藏着好东西。坏事中总能挑出百分之二到百分之十三的好东西。你的任务就是在你一手制造的混乱中找出好的一面,而其他人也会帮你找出来。让他们帮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