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卧底记者先例, Nellie Bly 揭露了疯人院的可怕酷刑,而身为记者,她总秉持着探访社会黑暗,让真相公诸大众的信念去活。

 

\

Nellie Bly,原名叫 Elizabeth Jane Cochran,Bly 是她的笔名 ,1864 年 5 月 5 日 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科克伦的米尔斯小镇(Cochran’s Mills)。

发现这个地名和她的名字有什么关联了吗?Cochran 这个村镇可是由她父亲建立的,父亲叫 Michael Cochran,地主和法官的身份让他积累了很大一笔财富。

不幸的是,她 6 岁时父亲突然去世,而且生前没有立遗嘱,所以也没有办法从法律上继承父亲的遗产。

只有母亲一人操持整个家(她还有5个兄弟姐妹),或许是幼年的艰苦生活,塑造了她独立的个性和超凡的勇气。

为了能够尽早替母亲分担养家的辛苦,她进入印第安纳师范学校,希望成为一名老师。

然而刚开学没多久,就因财力不济辍学了 ,随后跟着母亲搬到匹兹堡。

你以为她会像大多数人一样,辍学之后,就找不到人生方向了,随波逐流了吗?

并没有!

她有事没事会看看书、读读报、陶冶陶冶情操,有一天,她在《匹兹堡电讯报》上看到一篇歧视女性的报导,那篇报导说女性就该待在家里,不应该上学受教育也不应该出来工作,作为女权主义的捍卫者,当时 21 岁的她立马怒写一篇文章驳斥这种观点,然而她没想到,报社的编辑看到她寄来的斥责文章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决定给她一份工作机会。(推荐阅读:一个记者的旅行意义:丢掉恐惧,生活才会来

于是,她就这样走上了记者的道路,那家报纸叫《纽约世界报》,他的老板是约瑟夫 · 普立兹,没错就是创办普立兹奖那个普立兹。


约瑟夫 · 普立兹

而真正使她出名的是新闻史上第一次用生命做调查,那个时代的记者,通常就写写园艺、时尚等轻话题,但她不同,她喜欢揭露社会阴暗面。

她首创“卧底记者”的暗访,她当记者之初,需要装成装疯混进纽约的一家精神病院。

1887 年的一天,为了能让自己顺利被精神病院收容,Bly 在镜子前练习了一晚“精神错乱的表情”,她对着镜子撕扯自己的衣服头发,表现出各种“疯狂”整夜不眠。

次日她就住进了一家名叫“Nellie Moreno”寄宿公寓。当晚,她故意闹事。

Bly 坚决不上床睡觉,说她害怕其他房客,并且认为他们都“疯了”。

她后来写到那是“我一辈子中最爽的一个晚上”。


最后终于有人报警了。


当她被带上法庭时,Bly 声称自己完全不记得当晚的事情。

她的卖力表演甚至骗过了专业人士,好几位医生给她做了检查,都说这女的疯了。

“我觉得可以放弃治疗了。”其中一位医生说。

BELLEVUE 医院精神科主任也说她“毫无疑问是疯了。”

医院里的医生和法官最后都判定她有精神病,最终她“如愿以偿”被送进了那家精神病院。

Bly 在 Blackwell’s island 精神病院接受了 10 天的治疗,在《纽约世界报》律师的帮助下,她最终活着出来了,因为是他们派她进去的。

10 天的见闻,这足以让 Bly 写出大量文字曝光精神病院的黑幕以及里面病人的悲惨遭遇。

Bly 被释放两天后,后来那本《疯人院十日》(Ten Days in a Mad-House)的第一部分就发表了出来,文章标题叫做“疯人院的铁窗之后”。

在文章里,Bly 描述了“无知的医生”和看护“对病人施以锁喉、殴打和骚扰”,她写到冰水浴、强制食用腐烂的黄油以及残忍的禁闭。(推荐阅读:访问过塔利班与 ISIS!战地记者张翠容:西方霸权何尝不是恐怖主义?

“除了酷刑折磨,还有什么比这些治疗方式能让人更快疯掉呢?”BLY 写出自己在 BLACKWELL’S ISLAND 里的经历。

实际上,从她进入疯人院的第一刻开始,Bly 就停止了装疯卖傻,但是她发现这无济于事,反而加剧了她的“病情”。

“我说话和举止越是正常,他们越是觉得我病得厉害。”她写到。

而且她并不是一个人,Bly 观察到 Blackwell’s island 里有很多神智完全正常的女人,可是她们难以表达自己因为她们都是外国人。

“有一个完全正常和健康的女人,”BLY 后来在谴责 BLACKWELL’S ISLAND 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从早上6点到晚上8点,他们不准她说话,让她一直坐在带有笔直靠背的长椅上,这段时间不允许她交谈或者走动,不给她书看,也不告诉她外面发生了什么,给她吃腐烂的食物,并粗暴对待她,然后看她什么时候可以正常。两个月下来,她精神和身体都崩溃了。”

Bly 的曝光激起了轩然大波,引起了医生和疯人院管理者的坐立不安,她的调查促使该院增加经费,并彻底改造。

Bly 于一个月内回到 Blackwell’s island,这次的身份是大陪审团的成员,调查发现 Bly 曝光过的很多情况都得到了改善或者纠正,Bly 的报道还促使对病人的检查更加严格,以保证只有真正病重的人才会被收容。

虽然当时,有些记者贬斥 Bly 在疯人院的那段时间是在“听风就是雨”,但是,她为曝光真相展示出的勇气和决心永远改变了调查性报道和精神病治疗的面貌。

后来这篇报导 Bly 完整记录于《疯人院十日》一书中,2014 年被改编为同名电影。

除此之外,Bly 还曾经深入贫民区采访,通过自己的报导让贫民的生活得到改善,她还报导贩卖孩童等不法行为、采访贫民窟的困苦生活等。

这种深入各种环境调查报导社会的黑暗面,唤起众人重视,进而改变社会的报导方式,从此成为娜丽的标志,也使她成为新闻史上最具传奇性的记者之一。(推荐阅读:卧底深入贫民窟与疯人院采访,把新闻变扎实的传奇女记者 Nellie Bly

1888 年,有人建议《世界报》模仿儒勒·凡尔纳的着作《环游世界 80 天》,派一位记者绕全球一周旅行,Nellie Bly 很自然的成为不二人选。

1889 年 11 月 14 日,她离开纽约,展开长达 24,899 英里的旅程。

在离开霍博肯后 72 天 6 小时 11 分 14 秒,于 1890 年 1 月 25 日她抵达纽约,那时候她破了最快环绕全球的世界纪录。

在环游世界的旅行中,她不仅造访了英国、日本、中国、香港和其他地方,也造访了儒勒 · 凡尔纳的家乡,以及书中描写的布林迪西、可伦坡和旧金山。

同时她还是第一名独身完成环绕全球的女子,因而成为各地女性的楷模。

现在,纽约市布鲁克林有个小型游乐园还以她为名,主题便是“环游世界 80 天”。

最后,这位奇女子于 1895 年嫁给了百万富翁罗伯特 · 西曼,并暂时退出新闻界,57 岁时,因肺炎去世,虽然去世时年仅 57 岁,却完成了许多女人终其一生不敢想像的事。(推荐阅读:印度当记者,学会做新闻!专访印度尤:“台湾不是没人才,是没环境”

让我们向这位新闻界兼旅游界的前辈致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