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妈妈谈性教育,以性解放为起始,阐述性别平等与身体人权的人道观点,孩子的性教育从开口谈论,教育多元开始。


图片来源/Flickr 图片作者/Patrick McFall

作者|黄俐雅

有位“彩虹妈妈”(注)看了《鸡婆的力量》后,买了 25 本送她的教会朋友,并且透过新竹办公室安排了一场我的演讲与签书会。

彩虹妈妈们的担心也是我的担心,这是我去讲性教育的主因,只是他们的重心是透过外在制约保护小孩,我想透过孩子的思考由自身出发,让他们能好好地使用身体。

听说聚会前她们之中有人质疑为何引进人本这种“邪恶团体”?当然也有人想渡化我,然而多数人还是想来交流的。他们不认识我,而我真诚的分享我认为的教育态度,以及好的性教育是让生命怀抱希望。以下是我跟他们分享的理路:

先来一种看社会议题的眼光,我从前阵子警察拦检客委会主委的新闻谈起,有人表示没做错事就不怕拦检, 这逻辑是对的吗?如果你租房子时,房东担心装潢被你破坏要装监视器,你拒绝了,他说只要你没做干嘛担心?这样你觉得可以吗?前者是公共安全、后者是私领域,但本质是一样的,有权势者只要为了管理就能侵犯个人私领域?(推荐阅读:大人与孩子都该修的一堂课:正因为有性焦虑,更需要性教育

接着从贴近他们又可能模糊的事情切入, 除了分享教养观也想建立信任感;他们多数人的孩子是在小学或幼稚园阶段,我谈跟联络簿有关的申诉案,分析:派作业跟写作业是师生的事,要是家长拿联络簿盯孩子完成,就沦为老师的打手了!而如果,看老师的留言就管教自己的孩子,这是为了协助孩子还是回应老师的期待?再者,亲师合作是要培育小孩还是亲师共犯欺压小孩?透过这些问题,我试着带他们检视联络簿设计的初衷是什么,以及怎么陪伴孩子避免亲子关系渐行渐远。

然后,我分享自己 22 年来到学校讲性教育的初衷:希望学生建立身体自主权概念、充分运用卫生保健常识照顾自己、非意愿遭性侵者能被挺住;因为我看过很多不懂避孕或没有求助管道的孩子,自己还是大孩子就生下小孩,也处理过高中生被老师性侵后,竟认为自己是老师的人了。如果我只强调贞操的重要,听众中有人已被性侵或未来几年后发生非自愿的性行为,他们心情不是很痛苦很绝望吗?教育是要给人希望的,不是吗?而,如果我们担心性病传染与过早怀孕问题,现在是网路世代,我们不给孩子正确的知识,他们可能受教于来路不明且错误的网路。

除此之外,我也补充一个观点:身体每个组织器官都有机会受伤,跌倒的次数也不会写在脸上,但身体细胞每天都在新陈代谢,不然我们怎么长大与老去?以组织细胞而言,昨天的我当然不是今天的我,身体是我们还有一口气在时,为我们使用的工具,重要的是如何使用身体的思考能力,这决定了我们的生活态度。

我也分享我曾听过的一件事:有故事妈妈去学校讲绘本故事,当她说到“熊爸爸跟熊妈妈相亲相爱的走到森林里去了”,有小孩站起来边说:“我知道他们去这样了!”边比做爱的手势;其他人笑成一团,故事妈妈怒斥那孩子:“你怎么这么肮脏?”又说:“绘本这么贵,我自己花钱买又花时间义务讲给你们听,你还这样对我!”然后就走出教室 。(推荐阅读:和孩子聊性教育:台湾父母,你不必这么战战兢兢

教育不是说了什么“有形课程”(绘本故事书上的内容)而已,留在学生心中的往往是“潜在课程”(说者个人的生活哲学与价值观)。而这位故事妈妈在教育现场的“潜在课程”起码教了 3 件事:性是肮脏龌龊的、不要乱发表看法,以及,这学生将成为班级公敌。当下,她其实可以点点头继续讲故事,或说“我们可以找机会谈相关议题”。

然而,谈性教育时碰到学生的挑衅是常事;我于是举我遇到的提问,及我怎么回应的例子——需要无畏学生的挑衅,并提供正确的知识与示范好的态度,这不就是我们去讲性教育的初衷吗?为了服务学生的性教育,我会做很多猜想与准备,讲的内容是生理卫生保健、身体自主权、性平教育、谈情说爱、分手哲学,当然也顺道铺陈学生对我的信任度;讲到中间,我通常会发纸请他们不记名提问,最后集体收回一一回答。这样有机会照顾到他们难以启齿的困扰。


图片|来源

最后,我们谈起性平教育中的“性解放”。性解放是男性可以有情感表露、爱哭爱烹饪爱照顾小孩;女性可以开飞机、创事业;初二可以不用回娘家,初一可以回娘家等等,而不是人兽交、多重性伴侣、鼓励提早有性行为——这太粗糙、低层次了。我谈以前丈夫休妻的“七出”:不顺父母、无子、淫、妒、有恶疾、多言、窃盗等等都会被休掉。(推荐阅读:半路出家的女性主义!性解放の学姊 范纲皓:“解放的不只情欲,更是所有人的自由”

然后,我们谈女性就业的单身条款(去合作社上班要签结婚后须离职的文字契约);谈非洲有国家对女婴进行割礼(不让女性体会高潮与过早有性行为,以刀片切掉阴蒂,并缝合阴部只留一些缝),很多女婴因此感染死亡,长大后月经量多时血块排出辛苦;谈中东有女性被性侵却被兄长处死,因为她让家族蒙羞了。这些都是以自己的需求来扩权伤害小孩,极端扩权一旦成为文化风俗就是大灾难。

我提醒她们,几 10 年前像我们这样聚在一起是违法的,因为聚众集会会被逮捕;也提醒他们,百年前华人女性要裹小脚,直到天足会鼓吹解放小脚人类文明的开展是很多人的努力一步一脚印努力来的。顺着这个脉络,我介绍性别平等工作法、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与彭婉如命案、性骚扰防治法与超商女工读生被强抱强吻的案件、性别平等教育法与叶永鋕命案。

从头到尾我没提到“同志”两个字,而是以性解放来阐述性别平等与身体人权的人道观点,人身而为人都有权利活出他自己的样貌,只要没杀人放火为非作歹,不是吗?(推荐阅读:同志让我成为更好的人:我是直同志,我就是他们

我们无法只保护自己的孩子,要求他们守贞或安全性行为或一夫一妻相守到老,因为别人会伤害或家暴我们的孩子,是要去教导所有的孩子学习多元观点与尊重,这样我们的孩子才能平安。

我讲着讲着,台下就有几双眼睛泛红了。演讲结束签书时有人含泪来抱我,我们相互都是感动的。   

注:彩虹故事妈妈会去学校讲生命教育、品格教育,反对对身心还没成熟的孩子施予性别教育与安全性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