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在法律上,化妆品会被要求进行动物实验,以得知是否会对皮肤或眼睛造成刺激,但事实上,不仅伤害动物,也不能达到百分百的测试效果。一起听听 Dori 与我们分享对动物实验的观点。或许,我们对所用的商品保养品,进而能有更多反思。(推荐阅读:

“一个国家的强大及道德程度,端看它对待动物的态度。”——甘地

有人询问起“Me TIME”是否有进行动物实验?这是一个好问题,负责生产的绿藤生机表示:“绿藤生活系列制作过程及成品都没有做动物实验 (因为直接用人体进行测试),关于原料,绿藤生活系列原料目前生产制造过程中也都没有做动物实验。”因此,脸红红与绿藤生机合作推出的私密沐浴露以及身体沐浴露,可以确定成品在制造过程,以及原料取得过程中,都没有进行动物实验,而在台湾的法律上,目前只有新的药用化妆品,或初次用于化妆品的化学成分,必须通过动物实验。

然而这到底是好是坏?我们该如何看待“动物实验”呢?

过去在法律上,化妆品会被要求进行动物实验,以得知是否会对皮肤或眼睛造成刺激,或是食用之后是否对健康造成危害,实验方式包括将化学物质涂抹在兔子剃过毛的细嫩皮肤上,或滴入它们的眼睛,以及强迫喂食化学物质数周至数月,测试所谓的致死剂量。即使这些动物在过程中没有死亡,实验结束后,它们通常以闷死、断颈或是砍头方式被杀,而且过程中没有使用任何麻醉。

然而,人们渐渐发现,除了过程残忍之外,动物测试的有效性也是值得商榷的,不同动物对同一种化学物质的反应不一,兔子、天竺鼠、小白鼠与人类基因的差异,会误导实验结果。

因此,以动物进行安全性测试,无法100%保障人类的安全,科学家目前确实也无法证明,动物实验的结果能完全适用于人类。其次,现有五千多种原料已通过测试,使用这些成分是不需要重复进行试验的。

同时在技术上,现在已有超过四十种先进的非动物安全性试验,只需要较低的金钱与时间成本,可以更准确地预测人类对化学物质的反应,例如人造皮肤(human reconstructed skin)、于试管内利用人体细胞测试,以及利用牛角膜的透明度和渗透性(BCOP)进行-对眼睛腐蚀性的试验等。

数百家化妆品公司已经采行这些较先进的非动物安全性试验,并有国际 “Leaping Bunny 跳跃的兔子零动物测试”认证,消费者也可以在网路上下载“跳耀的兔子全球购物指南”,以行动支持无动物实验的零残酷商品。

科技的进步已带来更有效且人道的测试方式,动物保育团体近年致力于结束各种动物实验,尤其对于化妆品业,展开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全球性运动之一:让美丽远离残酷运动(Be Cruelty Free),这是由国际人道社会 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 所发起,目前在澳洲,巴西,加拿大,中国,欧洲,印度,日本,纽西兰,俄罗斯,南韩,台湾和美国推出,目标是结束全世界的化妆品动物试验,2013年欧洲(化妆品最大市场)已立法禁止化妆品动物实验,同时将贩卖经动物测试的化妆品列为违法行为,印度、以色列和挪威已跟进,加拿大、美国、中国、巴西、韩国以及台湾正展开相关法律程序。

台湾的“让美丽远离残酷运动”,于2014年由国际人道协会(HSI)以及台湾防止虐待动物协会(TSPCA)合作展开,目标是“创造一个没有动物会为化妆品而受苦及死亡的世界,推广无动物实验零残酷的化妆用品。依靠大众宣导提倡一个没有动物会为化妆品而死亡的国家,并同时努力游说立法委员推出化妆品卫生管理条例的修正草案,希望透过教育与立法来保护实验动物的未来。”台湾的法律,目前大部分的化妆品不需要通过动物测试,但当有新的药用化妆品(例如防晒乳,牙齿美白产品),或初次用在化妆品的新化学成分时,政府依然规定必须经过动物实验。


(图片来源:来源

除了向大众宣导,以及推动进行立法,台湾防止虐待动物协会也提供了“台湾零残酷购物指南”,该名单上的产品都有在台湾贩售,或是可运送到台湾,并且都没有经过动物实验,协助消费者支持零残酷的生活方式。

然而,事实上化妆品的动物实验,仅占全球动物实验的冰山一角,药物治疗和化学毒素才是该项目的最大领域,以欧盟国家为例,过去每年用于动物实验的动物约有1200万只,其中用于发展化妆品的动物约为2000只,目前医疗领域依然倚重动物试验,但也有医生及科学家组成“医生反对动物实验团体”,遍布德国、英国、瑞士、义大利、希腊、以色列及美国,致力推行在学界减少或取代动物实验的方法,亦有公民发起,希望从法律途迳保护动物:自2012年欧盟公民倡议法生效以来,由义大利公民发起的“停止活体实验”请愿活动,已经提出了三次的百万人联署,虽然日前欧盟执委会认为仍无法终止动物实验,但将在2016年欧盟会议上检讨减少动物实验的进展。

支持动物实验的人们认为,这是为了科学进步、医疗发展、保护人类与动物免于疾病必须的途径,而反对的人们认为,为了求知欲而侵害其他生命,是不可取的。我个人则怀疑,为了正向的意义,却必须先进行残忍的伤害行为,这个光明的前提还存在吗?为了自己的欲望,以其他生命的痛苦为代价,真的没有关系吗?

人类的双手,可以温柔,可以残酷,一念之间的差异是如此巨大,而操作动物实验的人们,是否内心也充满了负担呢? 何况,现今人类面临的最大生存困境,并不是疾病,而是我们制造出的污染,是人类无上限扩张的意识形态。

在动物实验能全面停止前,我们可以前往网页,联署支持终止化妆品动物实验的“让美丽远离残酷运动,还可以消费行动具体支持零残酷商品,当每个人都往良善的意愿跨出小一步,整个世界就朝进步迈出一大步,因此,你我有意识的选择,非常重要。而作为生产的一方,我们更应该有意识地为自己的成品负责,尽力选择友善环境的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