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延伸阅读:


(图片来源

树趴在瓦片屋顶上
冬日的阳光
把叶子晒成猫
我对你的想念是假的
然而,一点点哭泣
是健康的,是健康的

——〈挂上电话〉孙梓评

// 可以想念一个人,都是健康的 

我们来了,夏天也来了
我们的脚步,可以温柔也可以坚定
我们的声音,可以优美也可以嘶哑
我们的拳头,可以挥向天空也可以挥向不义
我们的心,可以是血的红也可以是青草的绿
我们越过围墙占领这条街、这个广场、这个堡垒
当别人把这里当作提款机、当作传声筒、当作逃生梯
我们把这里当作温暖的摇篮,当作哺育稻米的农田,当作未来之歌的录音间
我们歌唱,对,我们歌唱
我们用歌唱占领一个原该属于我们的国家,原该保护我们的政府,原该支持我们生存的殿堂
把它从坟墓变成子宫,从垃圾堆变成果园,从地狱变成天堂
甚至我们不奢求天堂,我们垂下眼睛,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
今夜,原不相识的你我,在这里多元成家
今夜,我们甘愿做爱的暴民
就像五二0诉愿农民那样的暴民
就像六四天安门学生那样的暴民
就像把美丽岛当号角的那样的暴民
就像用野百合、用茉莉花改变世界的那样的暴民
就像以自焚为武器的郑南榕那样的暴民
不过今夜,我们不焚烧自己
我们焚烧这严寒的冬夜
让夏天一夜之间,来到我们眼前!

——鸿鸿 〈暴民之歌──闻318占领立法院反服贸学生被媒体与立委指为暴民〉

// 像 318 那天,走上街头,回家投票。

大家都忙着对表态这件事表态的时候
有人还是可以继续对沉默保持沉默吗?
逼那些沉默的人表态
就像是要那些表态的人闭嘴一样——
那么,如何在沉默之中表态呢
怎样用表态的方式沉默呢
最可疑的是当那些一向超爱表态的人突然沉默了
那些习惯沉默的人都纷纷表态了

世界就一定怎么了

——表态 ◎鲸向海

我们遭遇到同一场暴雨
连灵魂都湿透,明瞭这些路途并没有捷径
你试图将我的疼痛都装进自己的身体
我也想替你走完这遥远的路途
但我亲爱的恋人,我们都只能知晓各自的疼痛
有些话一出口便是荆棘埋藏在必经之路
有些话像是吻深深地印在心中
有的时候我们学会谈论天气与寒冷的衣物
学习静谧的神看着大地被白雪覆盖
我能够陪伴你走过一切但无法替你
经历这冰冷的雪国

——节录至宋尚纬 这些无法替你走的路


(图片来源

你挽着我的手像朋友
喜欢对我说那些
令你伤心的事

说的时侯你靠我很近

你也真喜欢靠着我
让别人误以为我们是恋人
也让我误以为

有些线是看不见的
看不见于是也无法跨越
不小心踩到的时侯
声音会变成灰色
原本能轻易理解的
变得无法理解
例如

你的眼神
无意碰我手背的指尖

我知道,有些善良不一定温柔
就像有些手适合握紧,有些
适合错过

有的时侯你的温柔比芥茉更残忍
喜欢从背后看你
带你去一个无人的城市,走长长的路
你彷佛就要转身
彷佛就要看见我

——位置 ◎任明信

// 有时候,你的善良是一种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