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与台湾职场文化有何差异?作者 Nick 说:选择一个让你快乐的工作,员工能够快乐的工作,最后赢家还是公司本身。为什么台湾“老板”喜欢以权威控管员工?来看看纽约人的共事法则,找出我们更友善的沟通方法!(推荐你看:

还记得两周前回到台湾的一个周末,我跟着老妈走在内湖的一个公园,准备前往餐厅用餐。正当我们经过一家知名的汽车贩卖店时,一位身着西装,头发灰白的中年男士,正在那家店的门口,训斥着其他同样也是穿着西装,但是明显较为年轻的员工。

“你们不想做,就不要做!”

“你们的父母是白痴吗?怎么会生出一个智障!你们到底有没有脑?”

当然还会夹杂着三字经,那位应该是上司的男士,就这样在路人的众目睽睽之下,毫不留情地对他的员工做出人身攻击。而那些被训斥的年轻员工,每一个都头低低的不敢正眼瞧那位上司,彷佛像是因为在校园里头嬉闹而被训导主任训斥一般,在店门口整齐划一地罚站着。

除了讶异阶级制度还是依然普遍地存在台湾的职场之外,也让我想起了我在台湾工作的朋友对我所说过的一句话:“在台湾,业务这类的工作不好做,客户会因为你看起来很年轻就对你不信任。但客户的刁难,却绝对比不上恶老板对你的坏态度,来的沮丧。”(同场加映:

换句话说,老板对待下属的态度跟工作上其他的事情比较起来,才是员工是否会喜欢那份工作的主因。

我待过了五间公司,其中一间是一家台资银行,另外四间全部都是美国的公司。而不同公司老板对待我的方式,其实还真的可以一窥东西方职场文化的差异。美国公司的上司对待我的方式像是对待 Business Partner,他们不会因为我的年龄或者资历就让我感到不被尊重。除了刚进公司就会被信任地交付重要的任务之外,印象最深刻地,就是他们会把“谢谢”挂在嘴边。

很难想像一间公司的上司每每在交代完任务之后总会诚恳地说声谢谢,或者感激我们下属的帮忙。虽然说我不能够保证每一位上司说的感谢之词都是出自真心,但起码我感受到了尊重-我帮忙你完成工作,然后你说声“谢谢”;员工能够快乐的工作,最后赢家还是公司本身。

反之,我在那间台资银行的上司,对待员工的方式,却是截然地不同。

他很少会指派重要的工作给我们,因为他总是说我们太“菜”;事情若做错了,他会对我们说:“电梯在门口,你不想做可以随时滚蛋”;若问题问太多,他会嫌办公室太吵、问太少,他会觉得我们在偷懒。就是一个这样缺乏沟通和尊重的环境,导致那间银行的离职率特别的高-数十年过去,唯一还在位的,就只剩下那位上司了。(推荐阅读:

每一个人其实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在职场上,本来就应该要减少猜忌、互相尊重-上司的任务是引导下属走向正确的道路,并且创造让人舒适的工作环境,若一味地以自己的身分去让下属低头,那他就不是一位合格的管理者,因为他无法设身处地地去为别人着想,也无法有效地做好沟通-这对公司只会是一场灾难的开端;其实就跟恐怖情人没有两样,当对方不顺从你时,你就会开始猜测对方的心态,甚至用暴力去伤害对方,然后做出人身攻击以彰显自己的地位和主导权。

很多人都曾经问过我这个问题:“身为年轻人,该如何在台湾的职场自处。”而我的建议一贯都是-你要保有自己的原则。

就像我之前待的台资银行,如果是我专业领域上的错误,我会诚心地跟主管道歉,并且心服口服地改进自己;但如果主管对你做出了人身攻击,我也会大声地表达我的抗议和立场。这条界线自己一定要很清楚,一个成熟的人会活在对的原则之下,他们不会被其他人的言语或者观点所干扰;而一旦自己的界限被跨越,成熟的人也会懂得捍卫自己,让对方知道他这样子说是不对的。若对方真的不可理喻,那我们也要懂得适时地退出。如此一来,自己才可以活得问心无愧,这个社会也才会有进步的空间。(延伸阅读:

要在位者改变古老的职场文化,可能会需要等待;但由我们主动地去踏出第一步,却有更大的机会可以加速这个社会的进化。

我们绝对配得上这神圣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