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选举,我们看见双方阵营用酒家女、裸体影片、美女牌互相攻击;这一次选举,我们看见海外的游子说什么都要返乡投票;这一次选举,我们看见十六岁的女孩周子瑜单单因为举了国旗就被迫颤抖着道歉;这一次选举,其实每个人都多麽渴望回家,我们多麽渴望在台湾这片土地上安身立命,不再需要含泪远离家乡。今天的选举结果,左右着我们未来的样子。(推荐阅读:

我飞了将近二十个小时回高雄投票。总统大选前夕,看完造势场直播,回顾四年前、八年前的影像与日记,流了一些眼泪。是思念终于得偿的眼泪,我也爱台湾爱了好久,少女时代每次许愿都是台湾独立建国。今日终于眼见起点就在前头,眼见创建新共和的契机来临。不到午夜,安然宅在被窝里准备早睡早起拆车轮,脸书上却传来一段令人震惊的人质影片。(推荐阅读:

少女周子瑜,出生长于台南,为追求演艺事业,十三岁前往韩国加入大型娱乐公司受训发展,十六岁脱颖而出,站上竞争极其激烈的 Kpop 舞台。几日前,她与团体其他歌手一起拍摄宣传照,不同国籍的歌手各自在上下铺床头贴上国旗。她这张手持中华民国国旗的照片被过气艺人黄安指称为“台独”,引发中国舆论哗然,群起攻之。中国电视台全面封杀,经纪公司先是宣布停止周子瑜的中国表演活动,后拍摄了一只周子瑜单人道歉的影片。

短短一分半的影片中,周子瑜脸色苍白,深深鞠躬,持稿念出道歉文,“中国只有一个,海峡两岸是一体的,我始终为自己是中国人感到骄傲。”

她看起来吓坏了。她看起来一点也不骄傲,甚至不很明白她自己说了什么——更精确地说,她不很明白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

她确实来自一座热带小岛,来自有美味牛肉汤与肉燥饭的温暖台南。当综艺节目主持人问,“那么子瑜是哪里来的呢?”“我来自台湾,”仅仅是事实陈述。她不明白在中国天朝皇民的眼里,事实是不够的,不正确的,必须佐以政治诠释。台湾不是地理的台湾,台湾必须是中国的台湾。

九十秒钟的影片,我分了三次才看完。不忍卒睹,但是我要求自己看完。我要直视这令人深恶痛绝的恃强凌弱。中国网民挟持其阅听市场优势,强压认同于演艺工作者身上:“妳要取悦我,妳的身体与思想都要属于我。”韩国经纪公司滥用其雇主权威,强迫旗下未成年艺人做出非自由意识下的声明:“我不确定我是哪里人,我只知道我不可以是台湾人。”(推荐思考:

周子瑜的自我认同究竟是什么?她是她自己的主人,如果她愿意,她可以是中国人,也可以如你我一般做台湾人。认同是选择——复杂的选择,需要深思熟虑,反覆辩证实践,你我不都在学习做台湾人的路上?

可是她的认同一点机会都没有办法出头。我听不见她的声音,只见得一天才洋溢的青春灵魂,困囚中双膝落地,张开口播放资本强权的 propaganda.

自由是免于恐惧。年轻的艺术家,自由不容压制。再多的收益都不能弥补艺术家的自由:这群人要的是周子瑜盛开的青春,他们剥夺的却也正是周子瑜青春的自由。但是,减去自由的青春,如何是青春?

看了影片,悲愤心疼不已。清晨即起投票,走在南台湾艳丽的阳光底下愈想愈是心情沈重。自由不只是消极的,自由是积极的。自由是人人享有资源,环境允许,去追求自己的才能与发展。周子瑜离乡背井、追求梦想,在陌生的文化与竞争激烈的职涯里过关斩将,她的奋斗不就是我的奋斗?她不就是每一个在异乡咬牙打拚的妳与我?庞大的都市吞没了她的身体,无理取闹的客户趾高气昂、得寸进尺,唯利是图的雇主袖手旁观、落井下石。她一个人怯生生面对张牙舞爪的权力与资本。(同场加映:

她为什么要离家?妳为什么要离家?

她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家,什么时候会成为优秀的环境,允许她追求梦想?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在自己的家乡安家立业,做所有我们想做的,做自己土地的人才?

别无他法。台湾必须是更强壮的国家,斩钉截铁、民主独立的国家。每一个周子瑜都无须卑躬屈膝,每一个周子瑜都无须离乡背井。我们就在这里,见天光,见青春开放,见梦想结果,见自由茁壮:做骄傲的台湾人。(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