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前女人迷讨论起三位总统候选人的性别政策,不难发现三政党对台湾未来的性别想像模糊,从政见发表会观察性别议题始终“搬不上台面”,为妇女服务、喊出同志口号沦为“加分”的助攻修辞。(推荐阅读:

 

13 日妇女新知基金会举办“性别政见说不清,三党补交作业大评析”记者会,提出三党政见的性别疏漏。他们认为蔡英文在 2012 总统大选曾主张“性别政策白皮书”,这次大选,却没有任何一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出完整的性别政见。

接下来,让我们从妇女新知提出与性别领域相关方向:托育、长照、劳动、伴侣,关注候选人的政见。


(图片来源:中选会

【托育长照】

蔡英文

  1. 以提升社福运算承诺托育、长照、妇女就业三合一照顾政策,改善生育环境。(出处:7/18 民进党新闻稿

朱立伦

  1. 公共托育政策:1、活用闲置空间:全面利用少子化所多出来的学校空间,大量设置公共托育服务。2、带动托育产业:结合幼保技职教育,创造专业人员的就业机会,让更多家长可以安心就业。3、释放妇女劳动力:政府全面推广设置公共托育中心,不只照顾好孩子,也能让年轻的父母亲没有后顾之忧,为未来打拚。 (出处:11/07国民党官网

宋楚瑜

  1. 鼓励成立本土长照社会企业,协助社企推动志功参与,逐步降低外劳长照比例。(出处:9/13粉丝页
  2. 推动银发志工,可参与长照、托育、安亲、环保与社区服务等,亦可协助社区内行动不便老人的送餐与购物事项(出处:9/13粉丝页
  3. 全面发放 3 万元生育红包(出处:官网

【职场劳动】

三党无提出与职场性别平等、妇女劳动权益相关的具体政见。朱立伦曾在政见中提及:“女性劳工公平待遇:让女性劳工得到公平的待遇。”但无具体措施。(出处:10/28国民党新闻稿

但蔡英文提出以性别平等为旨的身心障碍者政策,内容为缩短女性障碍者与男性障碍者的工作率与所得差距;强化公部门内身心障碍者的职务再设计。是唯一将“女性障碍者”提出的候选人,政策发表中含:“强化身心障碍者提早老化与平均余命等研究,作为政策规划基础;发展适合不同障碍类别、年龄、性别的体适能活动并提供营养咨询;提供女性障碍者足够资讯与支持,维护她们的生育权利与健康。”(出处:9/2 官网

三党候选人在此次竞选中阶忽视当前台湾职场性别现况。现代妇女基金会统计有 29.2% 女性会在求职时感到性别歧视、45.3% 表示同工不同酬、42.6% 女性遭遇职场天花板升值困境、24% 女性曾受困怀孕歧视。[1]

职场怀孕歧视及男女同工不同酬依然严重,女性在职场上要面临的不只是就职门槛、还有低薪化、外派化,更多因“结婚有家庭”因素成为裁员首选。(同场加映:Lean in X 麦肯锡:职场平权不只是男女比例一比一

 

“三党候选人目前提出的各项政策也缺乏分配正义的性别关怀。三位都说要积极加入各项经贸协定,却不谈经贸自由化对中小企业、弱势劳工、农民、渔民等的冲击影响评估,看不到这些行业的女性比例及性别分析,更看不到协助女性及弱势族群的配套措施。年金改革沸沸扬扬,但因上述政府在照顾正义及劳动规范上的退位,导致许多在职场处于边缘、退回家庭承担照顾责任的女性,其晚年经济安全堪忧,也不见三党候选人拿出具体政策。”;曾昭媛(妇女新知基金会资深研究员)、沈秀华(妇女新知基金会董事,清华大学社会学研究所副教授)[2]

 


(图片来源:自由时报

【伴侣】

蔡英文

  1. 承诺制度改革,支持多元成家三法案,发表:“在现代社会中,家庭的组成可以多元,而不同形式的家庭,都应获得平等、合理的法律保障,请大家一起连署支持多元家庭三法案。”。(出处:2013/9/6 粉丝页
  2. 对同志权益喊话,以彩虹标志支持美国释宪通过同性婚姻合法,但对于台湾立法困境表示须持续社会对话。“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全美合法,民进党总统参选人蔡英文说,美国走了很长一段路与很久的社会对话,台湾面临同样问题,台湾需要不断的、理性的社会对话,缩小社会差异。”[3]

朱立伦

宣示将推动“伴侣法”,认为无论同性或同居伴侣都应享有婚姻关系中的权益和义务。(出处:1/13 中时

蔡英文以“理性沟通”支持多元成家法案,国民党在妇女新知提问后紧推出伴侣法。“多元成家”像是被草率提出的口号,缺乏确实近程发展与规划。

从其他政策不难发现,候选人对台湾未来家庭与伴侣想像贫乏,依然建立在“传统家庭价值”,譬如,宋楚瑜以生育红包鼓励女性回归家庭价值,这次各候选人“为女性服务”的托育政策也看见,我们对女性权益还停在“弥补”行为,弥补女性在家庭价值中失去的人生。相对模糊性别在职涯发展的未来承诺。

即便候选人开出了“婚姻平权”、“生育保障”的支票,我们期待的是支票下的“明细”,一个更针对当代性别生活现象拟出的施政。无论谁当权,女人迷觉得以下两点,都应该放进未来执政方向。

我们要的不是补偿,而是平等竞争的机会

很多人会说:“台湾性别权益已经够平等了,你还想怎样?”

2002 年设立性别工作平等法,但今天还是有留长发的男警被革职;2004 年通过性别平等教育法,去年鹭江国中因性别气质被霸凌的男孩跳楼死亡;2011 年立法院通过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五年后总统大选的政见发表,依然背负着父权社会对女性的生育期待与家庭狭隘想像。(延伸阅读:#FreeTheNipple、全美多元成家、情欲万岁! 2015 性别反击为更好的时代领路


(图片来源:中央社)

性别很重要,因为即便法令实施,根深柢固的父权文化依然宰割着单一意识型态下牺牲的亡魂。

我们需要的不是补偿津贴,而是对待我们像个活生生的人,给予所有性别竞争生存的机会;我们需要的不是“消除职场歧视”的标语,而是从教育课纲改革群体对女性的价值要求;我们需要的不是“我支持婚姻平权,但一切有待商量”,而是从确切法令承认多元性别、赋予基本人权。以往通奸罪审议,不论是婚姻中外遇或身为第三者的女性,被定罪的人数远超过男性。我们需要的不是以家庭价值知名的“保护”,而是让女人也能拥有情欲论述。(延伸阅读:为什么要无限期支持波多野结衣:情欲,万岁

性别主流化,世界会更好

很多人说:“台湾可能出现第一任女总统,性别很平权了啦!”

我们需要的,不只是女性参政。而是女性参政后可以得到平等的“待遇”,我们不必要求一个女性执政者必须“像男人”,我们不妄下“政治是阳刚场域”的性别断论,我们尊重一个女人与生俱来的特质与后天努力的专业。

性别,就是你看待自己的价值。我们期待在候选人上任后提出更多具体多元性别主流化与平权教育政策。我们期待有一天,女人谈起情欲可以不羞赧不愧咎,任何性别都拥有自己的身体自主权与选择权。(同场加映:正妹行销术,对政治是好还是坏?

期待我们的世界,拥有更多阳刚与阴柔的语言流动,我们能活成自己渴望的模样。有一天,性别可以扎扎实实地被搬上公众领域、总统政见发表会讨论。而非只是“加分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