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Google 从印度旅行至吴哥窟,从台湾观察到伦敦政经学院笔记,累积见识让他满怀谦卑,听听 Google 谈我们身处没有绝对真理的世界,如何以字捍卫理想,同时也誓死捍卫他人反对的权利。(推荐阅读

一直以来我的文章都有我自己强烈的个人观点,非常强烈。

有朋友跟我说,这些年来看我写的文章,每年都有不太一样的感觉,似乎我是一个不同的人在用同样的帐号。我自己其实真的觉得还好,我所相信的东西,或着我所想要相信的东西,并没有太多不同,只是随着我的心情际遇,我的文风可能也会为之改变。我把这当作是一件好事,也是我活着的证明,总要在不变当中寻求改变。(延伸阅读:

如果人透过文字可以认识另外一个人,那某种程度上这些人透过我的文字创造了不同样貌的我。而我其实不太确定我朋友所说不同时期的我到底长得怎样,是高是矮?是英俊是丑陋?是邪恶还是善良?我也很好奇,在他眼中,什么时候的我长得比较可喜?什么时候的我长得比较可憎?而这样透过别人投射出来的我,还是我吗?还是其实也参杂了对方的某种想像和期待,投射出来的,其实是对方?

人从蒙懂无知、混沌不明的状态来到世界,先是有了知觉可以感受外在,然后透过外在的刺激形成了自我。自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我们凭此来感受、来思考、来回应。自我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切基础,也是我们之所以为成为一个会思考的个体的主要依据。但是有我了,就有他。有这里,就有那里。有里面,就有外在。从无到有,有了自我而成一。

有了我他之别而成二。有了我他之后,自然彼此之间有了不同的感受而形成分别,世界上无数个我和他构成了不同的意见、不同的观点、不同的理论,从中发展众人比较可以接受的观点与行为,以及比较不能接受的行为和观点,于是有了是非对错。世界因是非对错而成三,而成多。

那么有真正的对错吗?我站在我所相信的地方看我所做的事情,对我来说这就是对。而我看其他人做事情与我所信的不符,对我来说这是错。反之亦然。于是有了冲突,而冲突有了火花。火花当中才能创造。

于是从反向推导,从冲突当中我们学会捍卫自己,然后从彼此攻讦的当中瞭解到不同。从不同当中我们看见其实没有真正的对错,有的只是观点。从众多观点之中我们发现其实都是彼此的认知,这些观点,是自我的体现。那如果能回到最初的起点,所有的观点都是部分的狭隘和部分的正确,观点之间没有对错、没有高低、没有优劣。(推荐阅读:

我没有期望自己有哪一天能到走回那边,但在这之前,重要的是形成自我的观点。这也是为什么我希望的文章能保有强烈的自我观点,这是我的风格,也是我的起点,有人同意你的同时就代表有人不同意你,所以我没有想要跟谁辨驳我是对的还是错的,但我真心感激能够看到不同的观点。

所以请形成自己的观点吧!然后拥抱他,接着,你才能够看到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