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英国伦敦政经学院 LSE 回到台湾的作者 Google,谈起英国与台湾两个“鬼岛”,上回以“台湾超商没有真牛奶”开启第一章,这次看见台湾土地上的种族议题,从西方的黑人到台湾的新移民、原住民、本省外省之分,我们才会发现,或许这个社会当中根本就不该有种族,只有彼此。(推荐阅读:

前几天参加了好朋友所创办的 One-Forty 举办的活动,主要在关心东南亚议题与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台湾这个社会,活动的过程很令人感动。同时这也让我想到鬼岛们的观察日记的下一个主题,没错,我们要讨论种族。


(图片来源:One-Forty

从直觉上来说,台湾这座小岛实在很难扯得上种族议题,因为生物学角度来看我们其实都同种,差不多的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从外貌上来看,我们彼此间也没有太大差别。

那么,是什么隔绝了我们彼此互相认识呢?说到底,是“族”这个概念。中华文化当中有一句老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非常完美地诠释了这个现象。

“族”这个概念最早源于家,是由共同血缘亲属组成的一个团体,所以最早的社会单位是“家族”,慢慢地才延伸成为部族(为了部落!),最后才成为种族。而在现代强烈的家族概念已经没落、生活也脱离部落的社会,我们现在所说的“族”,其实以广义的定义来说,是一个又一个的团体。

而既然本系列文章叫做“鬼岛们的观察日记”,细心的读者们(如果还有读者的话)应该很快就能猜到不才小弟我接下来要打的套路就是歌功颂德另外一个位在英吉利海峡的鬼岛 B 在种族议题上有多进步有多开放有多平等,咱们赶快俯首称臣大唱女王女王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额外补充,我恨透这首歌了)。

其实不是。

诚然在英吉利海峡的江湖上飘的时候,我深深感到鬼岛 B 对于种族议题的重视,让我有时候连话都说不清楚(学友杰伦上身)。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当我要跟其他人说另外一个黑人做的某件事情的时候,我忽然不知道要怎么“礼貌的”称呼那位黑人先生。

推荐你看:法国潜在的种族问题:无法成为“巴黎人”的移民

是要称呼他 The black guy 吗?好像有点不礼貌,而我个人的耻力实在太低没办法很做作的称他叫做非洲裔美国人(毕竟我在英国,也不是所有会说英语的黑人都是美国人),也不能说人家是非洲人,因为搞不好不是。我又脑残忘记人家从哪里来,更脑残的忘记他叫什么名字。总不能叫黑鬼吧,只怕我那个 N 开头的字才讲出来一半,我就准备要一个打一百个杀出一条浴血之路了。

于是我朋友们很疑惑的看我嘴巴在那边动半天但说不出半个字,最后只说出“就是那位个子很高,皮肤颜色是黑色的同学”这种烂答案。

所以在英国的种族议题虽然看似开放,但实际上你还是会感觉到无形的压力,个人觉得与其说是开放,不如说是大家避免去谈论这个话题。而傲娇如英国人大概一向都是嘴巴说说,他们看不起任何出生在海岛以外的居民,尤其实海峡对面的奴隶们,哪怕是英国长的一株草都比你出生高贵,因为她是女王的草。

同场加映:谁说只能有白天鹅?芭蕾舞伶 Misty Copeland 舞破你的刻板印象

而傲娇中的傲娇当属伦敦人莫属,伦敦人大概是有别于世上其它生物的特有种,眼睛不是长在头顶,还是长在发梢,所以你无法察觉原来他眼睛在那里。伦敦实在很有趣,北伦敦看不起南岸那些野蛮人,西伦敦看不起东伦敦人,认为他们没有文化,东伦敦人看不起西伦敦人,因为西伦敦没有像他们一样酷。一区的人看不起二区的人,而二区以外的三四五六区基本上不属于伦敦。

反过来看台湾,台湾的种族议题有两种,一种发生在媒体上而没有发生在生活中,另外一种发生在生活中偶尔才发生在媒体上。第一种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本省外省 228 美丽岛与各种政治迫害人,基本上他们的确是历史事件,但事隔多年,来到现今,我们生活当中并没有这种区别,而是媒体或政治创造出来的。

延伸阅读:《湾生回家》:一条回不了家的路,在台日历史中被遗忘的异邦人

另外一种是比较没有被我们重视的,外籍劳工的议题,基本上,外籍劳工不是外国人,还是外籍劳工,他们代表的是帮佣、工厂长工与那些总是做“脏脏”的事情,看起来也“黑压压”的那些人,他们“总是”在开斋节“挤爆”台北车站“造成”交通堵塞。

而更严重的种族议题,在于团体之间的互相仇视、同志与非同志、老人与年轻人、国民党与民进党,以及“我们”和“他们”。其实没有我们也没有他们,有的只有我,和你。

对于种族议题,我们还有很长远的路要走。

但话说回来了,英国的种族议题有比台湾先进吗?我认为大致上有,但可能没有先进到哪里去,毕竟“重视”是解决这个问题的第一步,“了解”和“交流”,才是真正对症的良药。

说到底,“同理心”才是解决任何种族议题的关键,它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反面,而同理心从来不是一个社会现象,而是一个个人技能。

种族歧视是一个可能永远没有办法割除的问题,因为有“我们”就有“他们”,但我们可以做到的是去互相了解,“他们”原来跟“我们”差不多,会哭会笑会偷懒,也很聪明有能力去做到任何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

推荐阅读:无所不在的歧视:“进口婚姻”与“外籍新娘”四字多么伤人

而当我们真正瞭解之后,我们才会发现,或许这个社会当中根本就不该有种族,只有彼此。

这是一座鬼岛,但我很高兴能够看到,虽然妖魔鬼怪横行,我们社会当中,还有包容的角落。

最后工商时间请大家有机会关注一下 One-Forty 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