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这样写了:“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一个彼端的陌生人,却是同你灵魂最契合的人,你会经历更多心的流亡、逃难,然后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他。(延伸阅读:

“我不知道下雨的时候
鸟儿要怎么飞翔,而那些不飞的,会把翅膀
藏在哪里
 
我常常依赖看见的事物去猜度
那些看不见的,我相信
所有被爱的事物都会留下痕迹,告诉我
它们去了哪里
 
我相信下雨天是一只高飞的鸟儿
将会为我带来,它的彩虹”
                                            ──苏浅〈雨天的鸟〉

我们不能强迫别人爱我们,也不能强迫别人喜欢我们,很多很多时候,缘分还没到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有资格苛求,也没有定位能够想望,因为还没来的时候,一切都只是想像,所有缘份都禁不起任何一点催促。

有没有那么一种时候,你看着脸书上与你有至少几十个共同好友的他或她,让你好奇的想要现在就私讯他说:“嗨,你与我有好多共同好友,或许我们的兴趣会很相近?我真的有点想认识你,想和你谈谈天,就算谈天的时候,中间隔着一层萤幕。”

还有没有那么一种时候,你看着尚未认识的他,出现在你很多很多朋友的动态时报相片里、打卡里、动态里,然后你在萤幕前想着,他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搞笑的人、贴心的人、有深度又聪明的人吗?然后你想着,天呀,我与他有那么多的共同好友,怎么就是,还没有认识彼此呢?(延伸阅读 : 人生的第一堂爱情课 : 爱情比友情更复杂 )

然后你开始翻阅他设定公开的少量贴文,原来他和自己一样喜欢一个人买票进戏院看些影展片,那些他人会说很文青、很有深度、很常看不懂却不能承认的电影,然后原来上周去展演空间看的独立乐团,他也有在现场,跟他的一群朋友。

翻着他的动态时报发现,他和自己一样,喜欢的音乐很广泛,既喜欢张悬那样带着真挚情感的音乐,也喜欢很多人都没有听过却在独立乐团圈一夕爆红的草东没有派对,还有,原来他好像是个活泼的人,除了看看电影、听听乐团、逛逛市集以外,他也和自己一样,喜欢到处尝尝美食,特别喜欢在冬天吃冰淇淋,夏天吃火锅,居然连这样的怪癖都如此相似,却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认识对方,除了那些相似之外,他的涂鸦墙上,有几张照片里,都出现了笑得双眼都眯成一条线的男女,你想是否和自己一样,因为开朗的个性,总能有很多很多的朋友呢。

在生活里有很多这样的期待,期待能够认识一个人,无论是相谈甚欢的朋友,抑或是不谋而合的情人,你从来没有想过真正能有那么一天,他就站在自己面前,谈着他的生活,然后发现,原来和你想像的几乎都一模一样,唯独你忽略没有先猜到的是,他会那么喜欢你,甚至喜欢到,将自己的生活与你分享,欣赏你的才华、了解你的脆弱、明白你的能力,甚至是很常在深夜时分,突然递给你几条信息,关于工作与生活,不藏私地与你分享心底的秘密,你们能够聊着工作该如何转换心情,也能够聊着在成长的过程中曾经遭遇什么样的困难,还有聊着对生活的规划与想法。(延伸阅读 : 想你,不是恋人限定 : 敬我们黏而不腻的远距友情

太多时候我们总依靠看得见的去猜度,像是抬头仰望天际时,只见得着夜空中最亮的那颗心,缘分,不单单指称爱情,甚至连友谊都需要一点契机和运气,更多的,还有一些勇气。

在友谊与情路上,我们流过很多舍不得与无奈气愤的泪水,在一个夜晚,最好的朋友传了一封讯息说:“我想我们这辈子都别当朋友了”,友谊便这样喊停了,还有那个深夜里,交往多年的他只打了通电话说:“我们就到这里吧”,爱情便这样结束了,很多时候结束的不如我们所愿,以为心会这样带着伤前行,却没想到,在多年之后,学会了对自己诚恳后,你会在某天的某个场所,意外的认识一个没有缘由却这么相信你的人,突然,你觉得自己好幸运好幸运,勇敢的心原来会让你撞见一个这么好的人。(延伸阅读 : 一首歌给远距离中的好姐妹 

此刻只想说:“好喜欢你阿。”

如果一万次悲伤,是为了等待一次真心诚意,我想,那一万次悲伤也值得了。

“每一颗眼泪是一万道光,最昏暗的地方也变得明亮”——逃跑计画《一万次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