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情绪会真实反映着内心,每一次的愤怒与悲伤,我们都要找到合适的方法释放,而不是压抑累积。如果你是个常常困住自己的人,一起听听作者 Chloe Wu 谈谈她儿时与父母的过去,重新理解你的每一次情绪。(推荐阅读:排毒,必须从心排起

亲爱的,每一次讨论到生气与愤怒这件事,我发现几乎八成以上的人都有表达愤怒的困难,不外乎觉得生气是不应该的,或者生气代表自己小气,对生气感到有罪恶感或者羞愧感。我深刻的体认到,去理解自己对愤怒表达的限制,并不容易,却是生命中协助自己情绪调节很重要的一环。(生气的科学:原来这样安抚别人才有效

我记得我小时候是不被允许生气的。

印象深刻表哥表演时,他离开我身边,我顿时觉得不安。只记得我闷着臭着脸,在欢乐的气氛里感觉自己被冷落许久,的一次是五六岁时跟着表哥一起参加参加幼稚园的毕业典礼,我对上幼稚园的印象很薄弱,似乎只去上过几次课,但听到表哥要去毕业典礼,我也说我想要去,妈妈嘱咐我要乖巧,而我小小的脑袋只想着要玩。到了会场后,有好多好多人,学生、家长、老师,我一直挨着表哥坐着,但是当轮到老师看见了走过来安慰我,带给我一颗暗红色毛茸茸的小球,试图安慰我,而我因为心情被触动反而哭了起来。

我的生气和难过,其实是孤单心情的呐喊,其实是不安心情的展现,我想要被看见、被陪伴、被安慰。

那时我刚上小班,在一个不熟悉的环境,感觉自己格格不入,也感觉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跟大家欢乐。我没有想到来这里需要面对这么多人,也没有人告诉我可以做什么,我很本能地坐在那里哭泣,生着闷气。

老师看见我哭了,觉得应该要让父母知道,就找来我父母亲。而我在这么多人的场合里哭,更激怒了父母,因为他们千交代万交代不能捣乱,而我的“哭泣”让他们无法忍受,更是让他们感觉丢脸。

我被带到厕所痛打一顿,我知道他们希望我被“修理”之后可以不哭,但我做不到。心情的难过与身体的疼痛,让我越哭越厉害。我永远记得那时带孩子进来厕所的妈妈们,他们脸上不知所措混合着困惑的表情,甚至似乎有些嫌恶,也永远记得其他孩子脸上的害怕神情,也好奇究竟我做错什么事。

我的记忆似乎停在厕所那一幕,我只记得我多么努力压抑住想哭的感受,才能不再受皮肉的疼痛,而我当时为什么会哭,似乎已经不重要了。我只记得的,生气是不对的事情;而在我还没接触心理学时,我其实不清楚为什么我会觉得生气让我羞愧,原来是每次感觉到生气,就会连结上那些妈妈与孩子们看我的眼神,而那些眼神让我感觉痛苦。


(图片:来源

长大以后,进到心理谘商的领域,我才发现这件事对我而言,是创伤。会在某个时候突然浮现,提醒我,我没有被理解也不值得被理解的内在小孩,提醒我生气是不对也丢脸的,是应该被斥责的,这件事带给我很深的失落感,甚至深深烙印在我心里,提醒我不被理解的孤单。

最后,我也不愿意理解自己,我也忍不住抛弃自己,因为我一样爱生气一样爱发脾气。我没有因为被处罚而停止生气,我依旧用生气来争取注意力,但我一在地失败后,觉得根本没有人懂我。

我没有学会适当的方式表达自己,也没有学会怎么安抚自己的孤单,却在生气中一再受伤。

我花了好久的时间,尝试催眠的引导,疗愈五岁时候的自己,也在心理谘商师的引导下,不断回顾过往的历史,我才发现那段经验里的愤怒、孤单与委屈,需要被一次次看见与宣泄,去经验完当时被压抑下来的感受,去看见感觉不被理解究竟有多么难受,只因为我想要重新理解我自己,重新认识自己,重新把自己爱回来。(与自己的情绪和解:六件事提醒你拥抱哭泣的内在小孩

承认自己受伤并不容易,因为这代表我在指责父母为什么不能理解我,指责他们在大庭广众下处罚我,所以过去我总是压抑自己的感受,让愤怒与委屈在我内心里燃烧、蔓延,进而对自己愤怒,也阻碍了自己与他人的连结,那种彷佛被全世界孤立的孤单感,那种并非被排挤却觉得自己格格不入的无助。而我最终体认到,真正去接触自己愤怒的内在小孩,需要去承认自己的感受,疗愈才能展开。

而当我们害怕承认,就不会觉得自己的感受有何重要,也容易让自己一再陷入负向的情绪循环,你会不断使用无效的愤怒模式,对待自己与对待他人,去寻求关注却又觉得自己不值得被关注。同时也会陷入一种,心中对父母很生气,却又强迫自己需要孝顺,却在内心里感到痛苦与自责,觉得自己一直惦记着童年往事是多么小心眼,却觉得与父母的靠近令自己难受或感到难以亲近的困窘。(如何维持情绪健康:让沟通更有意义的人际关系检测法

亲爱的,你渴望什么样的关系呢?

很可能你觉得只要改变自己对父母的态度,你们的关系就能大幅改善,但你其实做不到,因为你有太多的情绪累积,而你一直觉得很挫败。你需要做的,是需要回到你的身上,好好看见你的情绪,看见你受的伤,让累积的情绪释放,再用崭新的自己去思考你渴望的关系。

如果没有受伤,又为何会感到痛苦跟难过,没有痛苦或难过,又为何要寻求内在的平静或生命的真理呢?

与 Chloe Wu 疗心
延伸阅读:不要被情绪绑架:放下愤怒,与自己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