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恺芯将满51岁,你现在看见的“她”,过去叫曾国昌,现在名为曾恺芯的她完成变性手术,做为女人的渴望,就是她幸福的意义。

如果可以,多希望能轻轻将她身上“台中一中创校百年首位变性男老师”的标签拿掉,从此大家只需记得她是“曾恺芯”,一个隐忍大半辈子终于能勇敢做自己的美丽女人。现在的她比从前快乐,接下来的人生,她要为自己开心妆扮,精彩绽放。

一直都想当女人

从有记忆以来,我一直渴望当女生,讨厌身上的男性器官,常常会作灵魂互换的梦,希望一觉醒来就拥有女生的身体。

小时候有想要偷偷穿女生的衣服,但不敢真的实现。我不敢让别人知道我想穿女装的倾向,主要是因为,当时整个台湾社会都很保守,总是会听到周遭环境性别歧视的言论,六、七○年代没有人敢大声讨论多元性别这种事。

从小老师给我的评语都是“文静”,我给人的印象一直不是粗鲁的男生,但也不至于被说娘娘腔。国中时曾经有同学说,我有些举止看起来像女生,那时候心里反而有一点高兴,觉得有人看见我的内心,但毕竟不敢真正外显出来。身为长男,我也不敢让父母弟妹发现,曾经想过写在日记里面,后来想一想,如果被偷看了怎么办?最后只能选择藏在心底。(延伸阅读:

以前资讯没有那么发达,从国中开始,我会特别留意报纸上登载相关的新闻,记得《联合报》连载过美国第一个变性人 Christine Jorgensen 的故事,我特别剪报收集起来。大学毕业时,《张老师月刊》登载过台湾第一位变性人林欢欢的专访,根据我了解,她最后过得不是很好,变性后无法回到原公司上班,虽然有时会接摄影外拍,但不是很稳定,最后只好往摸摸茶、第三性公关发展,但因年纪渐渐大了过得很困难。许多像我这样的人,要嘛没有好的学历,要嘛找不到好的工作,得去从事色情行业,不然没钱过日子,甚至还有很多人被家里赶出来。这让我明白,如果没有稳定的工作,环境又不友善,很可能会落到这样艰难的下场,所以我决定台大毕业后进学校教书,成为女人的渴望我能可以忍。(推荐阅读:

终于决定做自己

2013 年底我的妻子因为乳癌过世,处理完后事后,有一天灵光一闪,突然想到现在可能变成一个机会,不再需要有那么多顾虑,因为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就算失败或后果很严重我也有退路,可以提早退休离开学校。如果现在不做的话,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了。

去年初我将脸书大头贴改为女性头像,开始尝试变装,戴首饰、擦指甲油去学校,过了几个月女同事发现不对劲找我恳谈,我才坦承,我很讶异同事跟学生都很愿意接纳、支持我,高中生比较成熟,不会用那种好奇、想要了解你到底是什么动物的心态看待你。我很谢谢他们的尊重,并以平常心看待我的改变,还有学生耳闻有人要到中一中抗议时,说了一句很可爱的话,“如果他们真的来了,我们可以手牵手去围着他们跳土风舞吗?”

为了动变性手术,我积极配合医生做谘商、服用女性荷尔蒙和抗雄性激素,虽然吃药会提高心血管疾病、妇科癌症的风险,我宁可选择少活几年,也要变成女生。本来预定今年六月动手术,因为尘暴事件延期,让我有点不安;幸好最后终于接到医生通知,814 是我重生的日子。出手术房到恢复室,麻药渐渐退了后,我做了两个梦,梦到很多朋友开 party 帮我庆祝,还梦到有好几个姊妹跟我一起进去动手术,出来后大家都变成女人,非常快乐。

顺利完成手术后,我最想做的一件事是去日本泡汤,总算不必烦恼该进男汤还是女汤。我现在每天早上最期待的就是化妆打扮,挑符合心情的衣服去学校。以前跟男同事相处,除了 3C 没有太多共同话题可以聊,我因为严重散光免役,也没办法聊男生最爱提的当兵。现在我可以大方和女同事聊天说八卦,和朋友逛街买衣服、做光疗指甲、翻杂志学彩妆穿搭。去年七月我从“曾国昌”改名“曾恺芯”,今年九月领到性别栏改为“女性”的新身分证;有朋友说我的新名字听起来就像“真开心”,我觉得很奇妙,决定做女人后我的确每天都好开心。(推荐阅读:

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我妈妈一开始看我穿女装会一直念,有时会夹杂一些难听的话,像是“不男不女、不搭不七”之类的;从小我的想法她也不是很接受,她讲什么我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要让内心受伤,但当然还是希望她能支持我。动变性手术是瞒着妈妈进行的,万一在进开刀房前让她知道,我害怕她会做出非常激烈的反应,只好带着外甥女自己偷偷办住院手续。之后弟、妹知道了,也只能尽量帮我安抚妈妈的情绪,帮忙打预防针告诉她,我有可能偷偷跑去动手术。

我很爱妈妈,也很在乎她的感受,看她难过我也很不好受,但这真的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如果要完全顾虑别人,一辈子过得这么痛苦,不如去死一死算了。满足妈妈的期望不见得是最好的,不管是对妈妈,还是对自己,应该要打破这种传统孝道的束缚,毕竟还是自己的人生。不过,最后妈妈还是有来医院看我,为我煮了一锅鲈鱼汤。

我很想念我的妻子,她是个健谈的人,我们在一起说笑心情就很愉快。遇见她是缘分,她在我感情受挫、背负债务的人生低潮时出现,一路陪伴我走过。有时她可能会感受到我某些特质像女生,但我们从来没有开诚布公谈过这个话题。她一直很想要一个小孩,我们说好男生要叫小宝,女生叫小妞。我们尝试过人工受孕,也讨论过领养,本来想等她达成心愿,我再和她商量变性,绝对不是想隐瞒不说。但后来她一病不起,我设想的时机点没有出现,连想和另一半兼好姐妹共度余生的希望也就此没了。(同场加映:

不管其他人怎么看,我深爱我的妻子,会永远将她记在心底。其实我是想告诉她的,但现在也没有机会了。或许,我将来还有可能遇到一起终老的伴侣,也许是很要好的朋友,不一定要是什么身分,我也不知道,但不会是生理男性就是了;至于结婚,我是不期望了。

站出来为姐妹发声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要是从出生一路顺利长大,应该很容易活不下去。任何人一定都会遇到挫折,只是有些人挫折比较多比较严重,有人比较少一点,就看你怎样去面对挫折,处理你的问题。当然每个人采取的策略不一样,但我觉得一定要想一个尽量让事情有好结果的方式。如果环境不友善,也要先调整自己的心态,尽量用温和的态度和别人相处,也比较容易得到支持,等有机会再尝试转换到对自己有利的环境。

我以前就不是一个高调的人,只是被拱成公众人物。我站出来也不是为了名气,只是想帮助像我一样处境的人,让大家更认识这个议题,毕竟很多人对“跨性别”、“性别不安”的议题并不清楚。这个社会上一定有不能认同或理解的人,但我愿意站出来让他们能够理解,至少能够尝试包容、尊重我们,因为我们没有伤害他人,后果也是自己承担。我自己年轻时只能忍耐,感觉很痛苦,也很茫然,但现在我曝光后,可以反过来帮助相同处境的朋友,就算不一定能解决问题,有人能听听他们的烦恼也好,而且我也能完全了解。

我很幸运,至今还没遇到什么攻击性的言词。做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要永远保持信心,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总是可以想出办法解决困境。人生只要能活得精彩,活得快乐,能达成梦想就够了。我很喜爱现在的自己,我是曾恺芯。

【蔡依林 PLAY 世界巡回演唱会】不一样又怎样纪录影片-曾恺芯老师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