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捷运车厢看到情侣接吻转过身皱起眉头,你翻开报纸看到高捷车厢内一对小情侣盖着外套低着头暧昧吞吐,忍不住叹息。可是我们为何会因为他们的行为有“不开心”的念头?今天我们跟着作者 Kanghao 一起探讨公共空间里的“性”议题。(推荐阅读:别用“秩序”打压我!偷窥癖与性少数的真实心声

不晓得大家还记不记得前些日子,2015年5月,有两名男男小鲜肉,在台铁车厢内拍下口交影片上传,被以公然猥亵罪函送。在更久以前,有两个小情侣,在高雄捷运的车厢内,盖着外套进行口交。当时也是引起社会一阵轩然大波。

这当然是一件值得讨论的事情,究竟在捷运车厢、公车、公园、转运站等一类的公共空间中,可不可以打炮?也就是,我们如何看待“公共的性”(public sex)?


(“异物”推出“公干”T-shirt,诉求公共空间的性,购买请点

我想,一般大众大概很难接受在公共空间中打炮这件事。为了写这个题目,我问了我身边十几个性观念较为开放的朋友,都没有人敢尝试“公共的性”。

不过,“公共的性”这个议题,仍然值得讨论。首先,我不从法律的角度讨论,因为我不具备法律专业。第二,“公共的性”拆开来,就会变成“公共”与“性”,这正是我分析的重点。公共,就涉及“空间”,我们如何看待公共空间的使用?公共空间中,人们如何居中协商?性,就涉及情欲,我们如何看待情欲?什么样的行为会被当作性行为,而什么不会?

公共空间中的冲突与调解

我想先问第一个问题:什么是公共空间?

公共空间,意味着“每一个人”都有使用的权力。它并不会因为性别、种族、年龄、阶级等的差别,就特别排除某些人、某些行为,那就不叫“公共”空间。(推荐思考:不属于女人的“公”共空间:无所不在的性骚扰

所以,只要在公共空间中,基本上我们要做什么都无所谓。但是,公共空间却经常发生,不同使用者、不同行为与事件,彼此互相冲突、互看不爽,甚至大动肝火、大打出手。

例如:在一个捷运车厢内,看报纸、化妆、用扩音看影片玩游戏、剔牙、讲电话太大声、剪指甲、情侣亲热⋯⋯这些行为,都会被很多人视为捷运车厢的 NG 行为。即使法律没有明文禁止这些 NG 行为,我们还是会觉得很恼人。

虽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使用公共空间的权力,可是当每个人的权力膨胀到,挤压了其他人的使用权,就会产生冲突与摩擦。产生冲突与摩擦的时候,我们即使不悦,觉得自己的自由、空间使用权被侵犯了,但我们还是会在一个可以忍受的范围内,选择忍耐,顶多就是翻一下白眼,或啧一声罢了。

也就是说,公共空间不全然是100%公共的,也不是毫无限制地让任何人恣意妄为。我们在社会中、在空间中都不是孤立的个体,我们一定都要跟别人有互动。公共空间的使用,必然跟人们的互动、协商有关系。

所以,开始有人讲手机会用手遮住,避免音量过大影响他人、剪指甲会把手伸进去塑胶袋里,避免指甲乱飞造成他人不舒服。做出NG 行为的人,自己开始会用很多方式,在公共空间中划设出一条“较不公共”的线,让自己安身立命,也降低他人的反感。

公共空间的使用权是经过协调的,这是看待公共空间最基本的看法。不过,这当然也假设了“所有人都平等,才能够平等地协调出互动的方式”。我们这个社会中,就是有很多的不平等,这决定了每个人在公共空间中,有多少的使用权。

例如:男性总是自以为屌很大,占据座位的时候,腿总是要张得比较开,旁边的女性就被迫享受较少的座位。这其实就是男性在空间中所展现的性别权力关系不平等。很多男性总是无法自觉自己占据了比较大的空间,在一般状况下,女性自然也无法协商,只能自认倒霉。(同场加映:Mansplaining 当女人在台上,请尊重她的主场规则


(图片来源:TheeErin,CC

总之,公共空间是必须经过协商与折衷的,但是还要把权力关系的不平等考量进去,最后才会成为大家在日常生活中的公共空间互动方式。

替“公共的性”辩护

讨论完公共空间,我们终于要进入第二个正题:性。公共空间中可不可以发生性行为?这个问题,我就想要先问:什么是“性行为”?(推荐阅读:性治疗师与代理性伴侣:让我们诚实面对性

性行为,通常涉及情欲展现。在捷运车厢内,有一对情侣舌吻,这应该算是情欲的展现,大家好像都可以接受。那如果是在捷运车厢内,情侣舌吻完,男生开始把手伸进女生衣服里抠奶头、女生开始把手伸进男生裤裆里摸屌,这样的情欲展现,大家会不会稍微觉得有点过头了呢?

再下一步,如果那对情侣,拿起外套,遮蔽下体,其中一方钻进外套里,开始蠕动,大家还可以接受吗?最后,如果头钻进外套还不够,其中一方又坐在另一方的下体之上,但还是拿着外套遮蔽,继续摇摆下体,应该就开始有人会忍不住拿出手机偷拍上传了吧?接着网友会人肉搜寻,警方开始循线逮捕。

慢着!他们拿着外套盖住下体,你们怎么知道,其中一个人不是在底下吃牛肉面或吃香蕉,而是含着屌(虽然捷运禁止饮食,但我们假设一下)?在同一个空间的旁观者,根本都没人真正看到他们在口交、在做插入性行为,但是却可以“直接判定”这两个人一定是在从事性行为。我合理的怀疑,这些旁观者,若不是自己在脑袋中幻想这些性情节(脑补),就是真的开了天眼通,可以看穿外套,透视里头正在发生的事情。


(图片来源:Karrie Nodalo,CC

我们应该看见性的多样性

接下来,我替“公共的性”的辩护,引发了两个问题:

(1)接吻、磨蹭、爱抚,这一类的性行为(前戏),为什么可以被接受,而一旦涉及性器官的性行为,就不可以被接受?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大家特别在乎的是“作为生殖、繁衍”的性器官。在我们的文化里,阴茎、阴道等器官,被赋予了崇高的“性意涵”,这是社会加在这些器官上面的意义,而不是它们本来拥有的社会意义。所以,不是只有阴茎、阴道才叫做性器官,所有可以让人产生欲望的器官,它们都应该“有资格”被称作性器官。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嘴巴。身体的任何器官,小腿、屁股、腰、锁骨等,都有可能是性欲望的来源。我们总不可能否认,有人就是恋脚吧?如果他们在捷运车厢里,互相磨蹭小腿,以达到性高潮,我们其实好像也不会觉得特别排斥。(脸红红讨论:紧贴加磨蹭!用“肌肤”让彼此高潮的四个方法


(图片来源:作者)

所以,说穿了就是,我们对于不同的性,有不同的高低优劣评价。而且,之所以会有不同的高低优劣评价,是来自于我们对于“性的贫乏想像”。还是有很多人认为只有“跟阴茎或阴道有关”的性行为,才算性行为。这一种性行为,应该关起来门来在房间做,或者,至少是密闭的私人空间。

事实上,公共空间中,无时无刻都有“性”、都有“情欲”,只是我们不把它当成性行为罢了。用平常心看待,我们就比较不会觉得“公共的性”令人反感与排斥了。(推荐阅读:因你而起的困惑与忐忑:与陌生人的亲密交换

操弄空间界线,让性活下来

好吧!第一个问题或许很多人不能接受,但我认为第二个问题,就会获得比较多人的认可。

(2)既然公共空间中的各种冲突都可以协调、折衷,那么令人排斥的“公共的性”,应该也可以有方式协调、折衷呀?

没错!如果我们接受了前面公共空间中的冲突,可以经过协调、折衷,而得到调解,那我们应该也要相信“公共的性”也可以。

在公共空间中的性,越是不能让人接受的性,就越需要寻找方式来调解。例如:接吻、晒恩爱不需要任何调解,反正晒得太夸张,顶多被别人白眼而已。但是,想要口交,可能就要盖一块布了!盖一块布的原因是,在公共空间中创造出一个“较不公共”的空间,顾及他人的感受,降低他人的反感,也让参与者待在里面,尽量不影响他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空间,是有层次的、是可以有区隔的。

人们会使用各种手段,来让自己在公共空间中显得不这么突兀。所以,如果下次真的有人在车厢中,情欲难耐,接吻、磨蹭、爱抚,或更一步的性行为,请大家也不要太大惊小怪,因为他们也会担心大家的眼光,要不是找个比较没人的角落,就是用外套、包包挡着,以示尊重身在同个公共空间的所有人,那我们也就别太苛责。

至于,那些还要自拍上传的人,这又是另外一个冗长的讨论话题了。

最后,我先跟各位声明,我替“公共的性”辩护,并不是鼓励大家都在公共空间中打炮,或从事其他情欲行为,而是我希望大家理解,公共空间的使用权协商,以及性的多元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