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超商广告“单身教我的七件事”中,萧博骏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被虐的他分手后为前女友做牛做马,引起许多人对于“工具人”与“公主病”的讨论。女人迷驻站作者海苔熊以心理学观点剖析,为什么我们这么讨厌这则广告?会不会是因为我们都曾经当过那个我们心里面讨厌的萧博骏?会不会因为,那些年我们都曾当过工具人?(推荐阅读:单身日记短篇连载

“萧博骏,快一点,跑起来、跑起来快一点!”最近“帮前女友买票”的超商广告很红,很多人一边看一边生气,心里升起一种愤怒:为什么他还要帮她买票?为什么都已经分手了,都还甘愿当个工具人?为什么最后还 要告诉自己“他快乐,我也快乐”?为什么还要自欺欺人?

完形心理观点:被困在僵局中的工具人

或许是因为困在这样的僵局(impasse)中,他才感到安心。因为透过帮忙买票,他还是可以在她的生命中,继续扮演“一个角色”。

从完形心理学的观点,你生命中那些伤痛、未完成的未竟(unfinished business),因为“未完成”,所以会在往后的关系里,继续来“勾”你(Joyce、Sills,2010)。

影片中的萧博骏,每次买到票,都可以获得女友的欢呼与拥抱,可是在分手之后,这些温暖都成为了一种奢求,于是,他只好尝试去找到,心中“自我温暖”的可能。他心中想付出的冲动尚未消退、想获得赞赏的渴望尚在呼唤,心中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别傻了她不过是在利用你!别再重复以前的工具人模式了”,另一个声音却说“你还是想帮他吧,因为你已经习惯了她的笑容”。

对他来说,相较于“从旧有工具人模式”跳出来拒绝前女友是困难又具风险的(这样会不会让她难过、讨厌我?),但继续困在“工具人模式”当中反而是痛苦又安全的。这样的一种安全,使得他抗拒改变、也使得他在这样的僵局中,获得一种“悲剧性的满足”。(推荐阅读: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个前女友?

精神分析观点:抗拒接触伤心的三种防卫机转

“当你在一段关系的冲动或失落无法被安抚的时候,你可能透过病态或不可理喻的行为,来自我安抚。”心理师角豆跟我说。其实,萧博骏的那句“谁说分手就不能帮她做事情阿?”可能是几种防卫机转(defense mechanisms)的总和(Sharf,2013):

  1. 压抑(suppression):强压下“女友现在要去和别的男人看电影了,我却还要当工具人”的愤怒,在店员面前故作镇静。
  2. 否认(denial):不承认眼前看到的事实,藉由心中小剧场“都已经分手了,为什么还来找我?或许她对我还有一点依恋吧?”,来扭曲自己看到的景象(image),假装不在乎她在自动门外面,那个等待的“现任男友”。
  3. 反向作用(reaction formation):这是最令观众感到不舒服的一个机转──明明心里就很不爽,却还要装绅士“反其道而行”帮忙买票。

“不过,每一个看似不可理喻的行为背后,都为当事人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好处。”角豆接着说。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萧博骏藉由表现出“相反”的行为,来干扰内心真正的欲望;藉由绅士地帮忙买票、自欺欺人的告诉店员(同时也是告诉自己)“谁说分手就不能帮她做事情阿?”,他终于可以逃掉,女朋友已经“真的”离开他的那种内心焦虑。(同场加映:学着和“前度”说再见:我们都不是一张白纸

这样的情景,你熟悉吗?

明明很讨厌一个人,却要装做跟她很要好像姊妹一样,背地里咒骂她,周六又约好一起跟他去喝下午茶。

明明很在乎他没有接电话,但当他传 line 问你怎么了的时候,你却无法说出你的挣扎,只是淡淡地说没有。

明明还是想着旧情人,但当对方牵着新欢走过你面前弯进街角的时候,你却“大度”地跟自己说“没关系祝福他们,我一个人也可以很好”。(推荐阅读:念念不忘旧伤口,怎么迎接新幸福?

这些防卫机转带来的好处是,只要不去讨厌对方、不去表达在乎、不去触碰内心真正的失落,你就可以故作坚强地继续生活。

藏在广告里的,你自己

发现了吗?你之所以会生气,是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萧博骏。或许你或我,在过往失落的关系中,都曾经扮演过(同时也曾经很讨厌)这个角色。你可能也曾经爱一个人爱到失去自己了,你也可能,曾经为了一个人,做了很多自己也觉得很荒唐的部分,曾经自欺欺人、曾经扮演利用别人的人...(推荐给你:我们想要被爱,因为想要一个人见证我们原来活过

或许,真正令你生气的并不是广告里自欺欺人的工具人、也不是笑着利用前男友的撒娇女,而是从他们上,你所看到的,一部分的自己。你生气的是,那些关于“你自身”的否认与投射(projection)。

有一天你会发现,那些让你升起强烈情绪的东西,里面其实有“你的一部分”。当你终于看见这件事情,发现那些厌恶和恐惧其实是你的一块,你慢慢可以把它安抚回来,承认它、怜惜它、陪伴它,并且拥抱它,也可以不用让那某一部分的自己,在外面流浪。(推荐阅读:当爱,走偏了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