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柯佳嬿的印象是什么呢?《小资女孩向前冲》的沈杏仁?还是电影《渺渺》中的女学生?这次她在《必娶女人》颠覆文静形象演出强悍的狮子女。一直以来给人文静形象的她,其实已默默在演员之路上走了十年,来听听柯佳嬿谈每一次角色上的突破。她说:每当一个角色走进来,我的世界就更宽阔一些。(生命有一种绝对!专访邱泽:梦想不属于天才,我期许自己更努力

今年,是柯佳嬿在演艺圈的第十年,十年演员之路演绎过许多角色;从电影《渺渺》的女学生、充满正向能量的小资女沈杏仁,近期她颠覆文静形象,演出刚强内敛的狮子女、今日的职场新女性蔡环真。

访问前,我观察录制影音短片的她,影音题目是关于爱自己的三个秘诀,没想到佳嬿只在镜头前说:“快乐、快乐、快乐。”比起其他人侃侃而谈、面对镜头的熟练,佳嬿似乎有着比亮丽外表下更朴实的性格与想法,我不禁好奇更多镜头以外的她。

褪去宣传服换上一身轻装,佳嬿安静自在地坐在我面前。谈起这次在《必娶女人》里的蔡环真一角,她微微露出痛苦的表情:“我跟蔡环真是两个极端类型的女性,共通点太少,准备角色的过程很痛苦。”没想到会从一路身经百战且角色多变的她身上,听到这样的回答。“她是一个很有女人味、说话比较嗲声嗲气的女生,眼神锐利、有心机;但我不是,所以我找了很多外在方法来辅助自己,当内在无法在短时间改变的时候。”

蔡环真是最不像自己的角色:我相信缘份,她说幸福得主动争取

柯佳嬿:“爱情要顺其自然,是你的就会是你的。”
蔡环真:“主动争取幸福是理所当然的事,否则这个人很快就变成别人的了。”

她去找了一款香水,每次拍摄前都会往自己身上喷一下“我觉得那就是蔡环真的味道,甜美的味道。”她把手伸了过来让我闻。那是已经有点散去的淡淡清香“我也开始留指甲喔,擦蔡环真会擦的指甲油。”

许多外在的辅助方式,感觉起来似乎没有那么痛苦?原来,那些都只是开始。“于中中导演曾说:‘你的真实反应是什么,反过来演就对了。’也许是这样,我必须说服自己去认同她的许多观点。也有可能,我很怕自己这么有女人味的样子。”看着身穿白色连身裙的佳嬿,再对比戏里的她,我想我明白了。蔡环真的衣服能看出女人的身形,她总是知道自己的优势与性感在哪。


《必娶女人》剧照)

与佳嬿二次合作的邱泽也说:“以前她不常穿高跟鞋。有次拍戏却穿到脚抽筋,她为这个角色付出很多,很辛苦。”这样的蔡环真,与佳嬿俨然是个对比:“女人味和自信,这两样刚好都是我满缺乏的东西。”曾有记者认为这是女明星的必备条件,佳嬿打趣的说:“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是男明星啊。”

不过,若细看她的演员之路,从《我们发财了》开始,她已从正直乐观的小资女转变成事业成功的女强人,妆发、举手投足或许不是大众眼中的标准性感美女,但柯佳嬿都有自成一格的女人味。(世界唯一的你:做喜欢自己的非标准美女

“每一天我都在追蔡环真。她永远都在前面,没有一刻是我跑在她旁边了,但尽了最大努力去接近她。”佳嬿一点一点形容这个她追逐三个多月的角色,我好奇问戏杀青后对蔡环真理解了多少?

“一半,那一半是对幸福的想法。有时候当个‘必娶’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她很勇敢捍卫对自己重要的事物,那是她的优点。拍完后,她的某些特质,也许我可以留着,不用急着丢掉。”佳嬿一路挑战自己的不舒服,打破原本框架,得以让角色的灵魂成为自身一部分。

镜头内:十年演员是一趟自我找寻的旅程

若说十年是演员里程碑,那三十岁,则是她身为女人的里程碑。我问佳嬿,回过头看这样的十年觉得自己改变在哪里?“十年前是很怕生的。我不敢和第一次见面的人说话,眼神也不敢直视别人。”提起那一段日子,她给了三个关键字:“苍白、贫瘠、灰色。”害羞不够自信,使她无法拥有许多精彩的人生体验,去哪都不自在,和大家有严重的格格不入之感。佳嬿说“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

人是这样,偶尔想选择一条舒服的路走,偶尔想放松。但佳嬿不是这样的女生,看见自身的缺乏而不逃避,正视困境才看见成长的自己。“演戏,让我拿掉个性上的障碍,我很容易框住自己。”柯佳嬿说。

戏来了,角色来了,硬着头皮跨出舒适圈,如同现在挑战蔡环真角色般。“演戏逼我每次都踏出去一点点,后来我的世界越来越开阔了。因为每演出一个角色,小框框都会扩大一些些。一直在前进的感觉满好的,虽然过程会有一点辛苦。”佳嬿感谢与戏剧相遇,角色们对生命产生的影响或轻或重,成了她小小世界的一部分。(她就是红花!独家专访林美秀:六十几岁我都还要演戏

于是演戏,对佳嬿来说,是个心理治疗师:“十年来我一直在认识自己、找自己。如果没有与它相遇,说不定我还是很本能地活着吧,不会想那么深入探讨自己。”佳嬿真切地说。

谈起与自己最相像的角色,佳嬿说是《小资女孩向前冲》的沈杏仁。她举了一个说服我的例子:和《必娶女人》的导演于中中初次见面时,导演请佳嬿推销自己最值得欣赏、别人没有的优点。“我很诚恳。”是当时柯佳嬿唯一说出口的答案。“导演当下很想掐死我,但他反驳不了我!”我点着头,因为见到她第一面的时候,答案就很明显了。

即便蔡环真一角最不需要的特质就是诚恳,导演选择相信佳嬿“他知道我是可以吃苦、愿意接受挑战的人。”《必娶女人》拍到中间时,佳嬿一度崩溃不想出门,好想抛下这一切,但她在家哭完还是出门拍戏。我想那个吃苦,是来自她始终没有挑一条平稳之路走,而是条人人排斥的成长天堂路。

镜头外:三十女人,只想做一个快乐的人

从苍白、贫瘠、灰色的二十女孩,来到自在、快乐、懂得爱的三十女人

“有一句话很老套,但这是真的。你一定要爱自己,别人才会爱你。我很容易过于忍耐或委曲求全。但三十岁是另一个阶段,希望能更勇于选择想要的。生活嘛,就是开心就好!”以前的柯佳嬿是个不懂爱的人,她偷偷强调“年轻时自以为很懂,没有好好关注自己的需要。”

我好奇问,那么谁会是你现在向往成为的样子?“张曼玉,我很欣赏她在坎城红毯上,穿着礼服就在一旁直接点菸!她是一个很勇于做自己的人。”佳嬿一说完我们都笑了。是啊!勇于做自己、勇于追求快乐不就是人生嘛。(现在开始永远不迟:三十岁了,妳终于喜欢自己

“但我觉得,萤幕上的我满虚拟的,她跟我还是有一点差距。”佳嬿顿了一下,说出这个我没有想过的答案。我想身为女明星,总是会有许多装饰在身上,但为什么是虚拟呢?“我曾经穿便服、不化妆、不弄头发就去逛街,店员说我长得好像柯佳嬿。我没有多说什么,我和她聊天,还杀价!”

比起工作上,私底下不论是个性或打扮都比较朴实的佳嬿,如同有着脚踏实地规矩个性的沈杏仁。即便有着明星光环,她也觉得那是在“扮演柯佳嬿”。但我挺开心这样的虚拟,因为唯有虚拟,她才能不断挑战自己,演绎出更多人的人生。就像日剧《千面女郎》里的麻亚,单纯的她在演戏时俨然以另一个人的姿态活着。

我与佳嬿聊起她曾出版过的一本文字摄影集《我经过了一首诗》。如果演员是虚拟,那对于摄影、写字的身份呢?“跟大家分享我眼前的风景、记录我正在吃的东西,像写日记一样,那比较是我。”惦记这样的话,此刻写着这篇专访,我希望能拉近“演员柯佳嬿与柯佳嬿”的距离感;我以写日记的心情,写下一个短暂交换彼此故事的时刻。

最后,我问起未来不再是演员身份的话,佳嬿还想尝试什么?“开民宿!”佳嬿不加思索地回答“而且开在京都,房子不用很大,一楼要是咖啡厅。因为那里是一个很舒服的地方,可以看到很多天空。”天空?我重复这两个字。

她笑答:“对,天空。”

看着她的眼睛,我彷佛看见那个二十几岁,带点羞怯却又想探索世界的女孩。曾经我想一个人如何能认识世界?也许旅行、也许咀嚼一本又一本的书籍,此刻我知道,演戏亦如是。演戏对柯佳嬿来说,是开启另一个世界的钥匙,在那里她遇着了这辈子可能不会遇到的人,体会了我们无法体验的丰富人生。

于是十年过去,她早已不是《渺渺》里青涩的女学生戴思诗渺,而是学会在现实生活里捍卫自己所爱的蔡环真。在一个又一个角色里,吃着挑战自己的苦,却甘之如饴。带着一路走来的诚恳,与一点虚拟的自己,持续探寻人生。

最后,我想送给佳嬿一片来自京都的天空,位在只园町南侧。去年冬天,我在京都旅游,当现场游客急着与寺庙自拍留念时,我选择拍下冷得要命的天空。私心觉得这样的天空很像你,越是日常越让人驻足难忘;起初越是萧瑟艰难,越期待阳光探出头的时候;如同一路跨出舒适圈的你,你的世界早已不再苍白,而是清晨微光的甜美。

送给你,愿你未来真到这儿开间民宿,也愿这篇专访如你给我的感觉一般:平时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