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关心政治,我们相信每个人都有“管政治”的权利跟责任,我们也相信沟通的力量。

政治和你想像中的枯燥古板不同,政治其实很有趣。它并非是虚无飘渺、不着边际的教科书内容,它是真实的存在并且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它是一种流动、可以改变的状态。

8/19这一天是女人迷第一场迷政治的讲堂,我们邀请到了社民党的立委候选人苗博雅和吕欣洁到女人迷乐园,和我们一起聊聊聊参政、聊性别、聊台湾。(经典回顾:一口台啤一口台湾!8/19 苗博雅X吕欣洁谈青年参政这条路

一口台啤一口台湾的夜晚

女人迷做迷政治说台湾,相信政治其实是生活的一环。去年台北市长选举,我们开创的迷政治兴趣页面;今年,我们往线下讲座扎根,相信政治是为了众人更好的生活。

我们为什么不谈政治?我们为什么会因为不碰政治这件事而沾沾自喜?到底政治对我们来说这怎么样的存在?女人迷相信,政治不该是谁的权利玩具,政治是人与生活的交互作用,希望透过女人迷政治的活动,让更多人用实际行动关心我们爱的这块土地。

晚上七点未到,就有参加者陆陆续续进场,每个人都是抱持的有点兴奋的眼神来到女人迷乐园。和以往参加者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这群参加者又多了一点说不出的沉稳,就像交响乐团中的定音鼓一样让人安心。

阿苗(苗博雅)和吕欣洁来到乐园,就拿起啤酒坐到绿色大沙发上,用非常轻松的态度迎接这个和大家轻松谈论政治的夜晚。

“政治对你而言是甚么?”、“你参与政治吗?”吕欣洁用这两个问句,揭开整场活动的序幕。

和想像中的不同,超过半数参加者都兴奋地举起手,勇敢、甚至带有点表现意味的急着想证明自己是关心政治的人。台湾对于政治,或更准确地说:政治人物,是极度地不信任。或是认为政治是少部分人的游戏,我们老百姓不需要特别关心或参与。也许你会觉得这是老一辈的思维,但这种观念确实普遍在于社会当中。(推荐给你:挥别“不碰政治”的年代:从反课纲看台湾家庭欠缺的讨论

青年参政这条路:大家凭甚么要听你说话?

相信很多人对阿苗和欣洁的第一印象就是他们身上显而易见的“同志标签”和“第三势力”的参政背景。出乎意料地,今天的参加者几乎都是两位来宾的小粉丝,而参与的动机是出自另外一个标签:“青年参政”。

我们对政治人物不信任:对旧政治悲观,但又不觉得新人可以改变现状。在这个社会普遍打压年轻人意识型态,该如何让大家相信这个“年轻人”有能力去实现他想做的事?

所以你不应该在一开始就跟选民说你的政策。如果我不认识你,我为什么要听你说话?如果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阿苗举了传教士的例子说了这句话。虽然党内的前辈都会说:“选民重视的就是拜票的小眉角:有没有亲切的微笑?握手够不够有力真诚?鞠躬的时候角度是30度还是90度?”彷佛是回想起电视中出现菜市场拜票的情况,台下的观众都笑了。

但是这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吗?

在青年参政这条路上,阿苗和欣洁最常遇到的问题就是该如何从异中求同,并且让对方愿意听听他们的声音。

阿苗说参选和社运最大的不同点在于:社运是召唤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参政是让一群志不同道不合的人相信你这个人、相信这个价值是值得追求的!(为了同个目标努力:五问五答,反服贸公民说什么是民主!

政治的本质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面对选民,阿苗和欣洁看重的面向很不一样。“沟通是我相信的价值,在平等的前提之下我们分享彼此心里最真诚的想法”阿苗想要让大家体验另外一种谈政治的方式,改变选民对“政治”的想像:原来政治是可以讨论可以沟通的!

“如果我们被选上的原因是因为北一女、台大的头衔;是因为长的漂亮,就代表我们的理念能和选民达到共识并成为政治代理人的这条路还很长。”在菜市场拜票的时候很常会有婆婆妈妈拉着欣洁的手说不要担心你长的这么漂亮、又读台大北一女一定可以选中!欣洁的心中不禁冒出了一个大问号:“所以我当选的理由只是因为漂亮和高学历吗?”(高学历不是成功的保证书:纽约人的生存白皮书:不比高学历,只能比谁都努力

我们同样相信沟通的重要,因为我们相信政治的目的是为了要让生活更好,如果政治是没有讨论空间的一言堂,那我们该如何交流彼此的声音呢?主持人 Audrey 问:“当你们发现政治和你们想像中不同,有没有灰心沮丧的时候?”

阿苗觉得沟通的真谛应该是打开一个“可以讨论的平台”让大家分享彼此的观点,就算意见、立场相左也不会感到失望。但是如果连提供平台的机会都不愿意给,才是最让人沮丧的地方。对于年轻人,阿苗似乎又多了点期待,认为“青年参政”的支持者应该会以年轻人居多,遇到年轻选民对台湾失望、对政治冷感、不关心往往比遗憾无法说服年长的叔叔阿姨还来得遗憾。

考验社会对女性的价值观

不论是女性参选人的角色,或是同志身分,阿苗和欣洁在某种程度上都在考验社会对于女性的价值观。

“台湾是个人很美丽的国家,很少人会跟你强辩不同的意见,可是大家会很客气跟你说‘同志’这件事不用公开讲这么多,也不会公开谈论同志或性别平权。就算是同志朋友,他们说话都还是很委婉。”

同志问题该说多少?曾经在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服务的欣洁在转为政治人物之后反而抓不准谈论的界线。我们都认为说得越多、看得越多,这件事情就越普及、越能够让大家接受。同样是维护少数权益,原民立委就可以很大声的说出“我们是原住民,要尊重我们的权益!”,但是身边从助选员到市场的叔叔阿姨,大家却会希望欣洁对“同志议题”少说一点,尤其是“同志”和“多元成家”这些关键字。欣洁反思:这样是不是代表台湾还没准备好迎接同志议题、迎接同志立委?(延伸阅读:“神不怕新事物!”教宗方剂各力挺同志爱

另外一方面,打扮较中性的阿苗比较常遇到的问题是“他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社会上好像习惯于先知道你的性别,再决定相处的界限和模式。“我不想直接说出我的性别,我想要让大家自己观察,并从互动中发现认知被动摇的过程。”阿苗又自我调侃了一下“但很多叔叔伯伯没有发现,还称赞我握手很有力!”此时欣洁打趣地回应:“大概是因为是同志吧!”全场笑成一团。


语言和性别都是可以被建构的。谁说女生不能参政?谁说同志不能出来选立委?谁说中性打扮、握手有力就是男生?透过讨论的过程建立性别意识,发扬一种沟通的价值。如何提供充足、正确的资讯,让大家把焦点放在该关注的议题上,而非单纯讨论男性女性、阴性阳性二分法是未来我们都该努力的目标。在考验社会对女性价值观的同时,我们也都在考验自己到底准备好了没。

让我们怀抱着新的政治想像

阿苗和欣洁很认真想要改变目前台湾的政治现况:政治为什么是上对下的权力指使?政治为什么是少数人的游戏一般人不用管?政治为什么是肮脏、不能够被讨论的?

理解不代表认同,理解代表的是接受。透过沟通的过程当中,可以有一种我们是一体、是站在同一边的感觉。

“在拜票的时候很常听到选民用冷峻的语气说:‘你最好记得你今天说的话’。这是因为长期以来人民不断失望、感受到被欺骗,所以我们需要付出更多更多诚心才能够贴近人民。”欣洁用稍稍沉重的语气向大家分享他在扫街拜票时遇到的情况。


台下的参加者举手反问:“青年参政能够希望能够唤醒更多年轻力量,以之前柯 P 选举为例,该如何获得更多年轻选民的支持呢?”

选举的新人再加上第三势力的背景,让阿苗和欣洁的参选之路更加难走。欣洁说:“这是我们这个世代都会遇到的问题,有时候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讲政治是不是件不好的事?”听到这里,台下部分人都点点头表示赞同。“我想要改变的,是觉得‘政治肮脏’、年轻人不表态的现况。让政治上的拉票变成一件正常的事情。” 

只要选民愿意开放沟通的桥梁,就是阿苗和欣洁愿意再继续努力的动力。讲到这里,欣洁有点激动:“所有人都应该一起来频繁地管政治,不需要财富、不需要势力,只要对台湾有一点理想。”、“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为什么有些人可以高高在上,决定我们的人生?”


最后,主持人 Audrey 带我们回到最初的起点:政治的初衷就是希望社会回归良善的生活,是具有能变性的流动。就算我们怀抱着不同的信念、主张,我们都还是可以勇敢举手提出疑问、说出立场,只要我们每个人都愿意提供一个讨论的空间,就是台湾进步的力量。

当我们知道其实有这么多人愿意公开谈论政治、讨论政治的时候,透过每个人的一小步,我们就离每个人理想中的台湾更进一步。当大家都愿意参与政治、管政治的时候,政治就不会只是少数人的游戏,而是大家共同沟通协调后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