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曾好奇,每个人是如何面对内心的苦痛?甚至幻想:有些人是不是不知道甚么叫做“脆弱”?亲爱的别傻了,因为我们都一样,每个巨大面具背后都会有个渺小自己,就连你以为超级坚强的心理师也不意外。学习面对自己、爱自己是每个人一辈子的课题。(不舒服是成长的开始:看见最不想面对的弱点:王榆丹痛苦和快乐并行的学舞之路

从事心理谘询的工作,也带领心理成长与疗愈的课程,我遇到好多人问我,
我到底该怎么面对自己的情绪?我到底该怎么爱自己?

我从来不觉得我天生就很懂得调整情绪。我从小就很爱生气、爱嫉妒,我希望一切事情都按照我的心意走,其实,就是执着的孩子,见不得人好,也无法忍受别人的批评。(推荐给你: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练习:放宽心面对批评


(图片来源:来源

而这是一条漫长的修炼之路。

我一次次揭开自己的阴暗面,一次次看见自己不光彩、丑陋、灰涩的内在,那个觉得自己总是不够好,不够积极,不够认真的自己,那个做什么也不值得赞赏,做再多也不一定有价值的自己。

而我一次次练习着直视赤裸的灵魂,就像直视着炙热又黑暗的火球一般。每一次的面对,就是一次灼烧般的疼痛。(正视最真实的自己:一辈子恋爱!赤裸拥抱爱里的美好与伤

然后我问自己,为什么我要去看见我觉得不够好的自己?努力追求卓越不行吗?就像阿德勒心理学中的自卑与超越,让自己不断变好,我就再也不用面对不够好又自卑的自己了,不是吗?


(图片来源:来源

我听见我内在充满智慧的声音说着:唯有你看见了,你才能化解你的恐惧。(推荐给你:写下你的恐惧清单!承认恐惧让你更加成长

原来,我恐惧不够好的自己无法在社会上立足,我害怕不优秀的自己会被人瞧不起,我的恐惧、焦虑与不安,驱策我前行,却从来不曾停下来问我,这是你真正想要的吗?还是你做了这件事情,就会被看得起,就会被赞美?

原来,我的恐惧来自于,没有了名校的光环,没有了外商公司的名片,没有保障的饭碗,我就要面对来自他人质疑的眼神,不以为然的嗤之以鼻,而这让我彻头彻尾地感到无地自容。

而在这缓慢而深层的痛苦中,我挣扎着看见原来社会价值与文化思想,是这么捆绑着我,也捆绑着我的家人对我的期许,要求多于赞美的教养方式,而我不断内化这些价值观,同样教训着自己,妳一定要怎么生活才会有价值。

我一直在自己优异表现的自大里,遮掩着自卑脆弱的自己。
我一直害怕被揭穿那华丽的面具,其实是空洞无助的内在。


(图片来源:来源

而我发现,活在这样的痛苦与恐惧中,可能就要一辈子了。
有时候会好一些,当我得到某个成就,更多的时候,是汲汲营营的追求,不能输也不能停的焦躁。
我问自己,真的要这样一辈子吗?有没有一种更扎实与安在的生活方式呢?
有没有一种更坦然与自在的生活态度呢?

我终于忍不住了。
我告诉自己,不管怎么难看、自卑,我都要练习看见自己、接纳自己、爱自己。一开始我总是想逃避,觉得自己很难搞,得失心重,情绪起伏大,我可以列举出无数个缺点无数个让我羞愧的事情,好几次想着如果我可以删除过去该有多好。

是时候停止无谓的挣扎了。

我学着去理解自己,为什么我当时要这样做?去看见自己最真实的想法与需求。
最难做的,是同理自己了,如果我们可以去懂,去懂当时的处境、当时的限制、当时的心情,就能更看清楚自己,与自己和解了。(温柔的对待自己:不要被情绪绑架:放下愤怒,与自己和解

当你开始爱自己时,你已经先理解自己会有什么情绪,你也可以对自己的情绪坦然,当你被自己爱着,你会知道你做事情是有信心的,你会知道就算你跌倒也没有关系,你会知道你是有力量去修补的,你会知道你可以在伤痛中再度拾起爱人的能力,你会知道你也值得被爱、被尊重,又能勇敢地离开对你不懂得尊重和珍惜的人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