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讨论社会对女人的既定期待,以及女人的自厌矛盾心理,最后我们期待前方的出路。

“志玲姊姊什么时候才要把自己嫁出去?”

“志玲你会不会开始担心没人要了?”

“还是要不要在报纸上公开征友,我们都可以帮你?”

“志玲要加把劲!你要是不结婚所有台湾人都会跟着一起担心哟!”


图片来源:赤壁剧照

这是几个月前记者会上的实况,话题绕着“志玲姊姊为何还不嫁”打转,每一句听来善意的关切背后,都藏着“只要不结婚,你就不够完整,你就让人担心”的刻板想像。

我在现场,看着志玲姊姊还带着甜甜的笑谢谢大家关心,还不温不火回应记者的一一提问,还客气的跟所有人解释自己也期待遇见生命中的另一人,我始终不明白为何她不结婚,居然成了所有台湾人的焦虑问题;为何她得对自己已临所谓的“适婚年龄”却不结婚解释;为何我们对于一个女人的最终期待就是她把自己好好嫁掉,别成为败犬?彷佛除此之外,其他并不重要。(推荐阅读:“你太挑”所以结不了婚?把自己过好错了吗?

在媒体眼中,她是完美却总缺了一块的拼图,再怎么事业成功再怎么美丽再怎么活都没有用,始终都有没结婚的缺憾,她怎么样就是不够完整。属于林志玲的场景,也是属于台湾所有女人的被逼婚现况,你似乎就不曾看过哪位男性如此公开的被逼婚过。

她不结婚,何必对我们解释?

难以逃脱的单身窠臼,“败犬”的终极迷思

有时候,你闭起眼睛,却感觉仍被世界注视,世界用另一种方式期待你,许多时候充满恶意。你忍不住怀疑,如果我不这么做,是不是就代表我还不够好?

大概所有女人都曾想过这样的事。如果我选择不结婚,算不算一种任性?如果我结了婚却不生孩子,是不是不负责任?如果我在家庭与事业面前优先选了事业,我是不是对不起了谁?如果我持续单身让家人担心,我是不是应该优先检讨自己?(推荐给你:当母亲是选择,而不是义务

现代的厌女情结是份包装精美的礼物,里头优先替每个人放了一生该有的 checklist 表单,先知般的抢着替你决定未来。若你的航道稍稍偏离,有人会跳出来摇摇头说,糟糕这样拿不到乖宝宝印章喔。打着替你担心的漂亮旗帜,一句句关切把你钉死在社会对女人的制式安排里,然后我们还以为台湾的社会有多自由。

这是台湾的厌女情结,你必须成为社会眼中的“女人”。你最好可以轻松简单的被定义以及被掌握,不要逾矩,不要越轨,漂漂亮亮的最好,嫁个好人家最好,你要挽着另一半的手然后只需轻轻的笑。

那些我们都知道的事情就不多说了。于是我们总忍不住祝福彼此早日脱离单身或趁早结婚生子,因为社会不停告诉我们身为独身女人那可多可怕。


(图片来源:黄金时代剧照)

“你知道吗?我是个女性,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不错,我要飞,但同时觉得我会掉下来。”民作家萧红曾在其着作中这么写过。

萧红在民初就写下这样的句子,笔触里有轻柔却深刻的痛,他对女性在父权社会里的处境不满又觉得心酸,可惜了自己竟身为女人。厌女的另一种体现,是女人对自己女人角色的自我矛盾。

我们感到愤怒与忧伤,被社会里的厌女情节所伤,却又不知道该对谁发脾气,只好把怒气朝着自己来,反覆呢喃着“一定是因为我是女人”的缘故。

女人只有“结婚”一种幸福,老女人只有“崩坏”一种路径?

接近“适婚年龄””的女人被粗鲁的扯放砧板,趁斤论两,待价而沽,不忘告诉你赶紧促销以免卖不出去,不想办法把自己销出去,就被骂不够努力;然后距离适婚年龄越来越远,直至你选择独身人生,旁人的冷嘲热讽几乎等比上升,还附赠一两句碎嘴说你肯定孤单终老。(推荐给你:剩女还是胜女

易卜生《玩偶之家》笔下的娜拉在1879年早打开家庭的大门,拒当玩偶走往未知的荒野,但现代台湾女人如果告别了好母亲、好妻子、好女儿、好媳妇的既定想像,是否能被当成完完整整的一个人?我居然没有答案。

亚洲社会厌恶也惧怕年老,年老女人尤甚。我们对于一个年老女人的想像,就是她必须老有老的样子,最好是花椰菜般的卷卷头,不碰脂粉,一脸素雅,年老女人不结婚让人惊慌被喊老处女,花点时间打扮自己就叫喊死三八,还留着一头乌黑长发叫做没事无聊。社会极尽所能的收编女人,列队排好,容不下任何异端。我有时候好想问,社会何时才肯放女人一马?


(图片来源,CC Ariel K, @womany)

长大之后,我才发现厌女跟自厌始终分不开,一个不小心我们就成了社会压迫女性的帮凶。我记得自己曾随口就说出“她干嘛不结婚呢”这种话吓了自己一跳;也曾尝试在女性角色间割裂脱口而出“我才不是那样的女生”,把其他女生“他者化”让自己不要受伤;我曾想过证明自己与男人有同样的发声分量,因而掉到了不停否定的陷阱。

我们有那么多的曾经,无助无奈与自厌程度呈正比,作用力与反作用最后都回到了自己身上,让我们觉得如此痛。

看着林志玲被麦克风包围,我想起施明德几年前也对蔡英文公开喊,要她对全国民众解释为何不结婚,是不是性向有问题?我想起林心如、舒淇等人总被贴上“黄金剩女”的标签,于是这几年来“败犬”、“剩女”、“大龄不婚”名词倾巢而出,我们以为更进步了,我们以为自己有选择,却一步一步走进了死路。

所以,不断掉到陷阱还责备自己的我们能怎么办?面对厌女情结与仇女情绪能怎么做?越痛的伤口,可能越得直视的看吧,看啊伤口就在那里,你去看了惊心,你去戳了会疼,但若选择不看,痛只会生根直至腐烂。

我始终这样想。还是存在一种途径,存在属于女人的战斗位置,存在属于阴性的语汇系统,存在不只一种的无聊可能,这一条路径只有我们走得出来。许多人早在前头替我们辟径,想想那反动的女性主义,想想后女性主义的逃散与溢出,正是因为所有的痛她们都曾经受过。我们要做的是更坚定地上路,不偏不倚深信身为女人的必然理由,并且明白我们始终无需抱歉自己不甩标准,更不用因此交代什么。

这是属于我们的生存之道。


你觉得厌女症存在吗?【时代厌女症】专题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