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为人母的大S其实在怀孕期间是个紧张大师?对于好不容易怀下的女儿玥儿,大S在过程中,没有一天能放下心中的担心,直到顺利生产后,所有担忧的噩梦才变成踏实的幸福。(延伸阅读:大 S 写在结婚后:“幸福是遇到一个人,你想生他的孩子”

紧张小姐与恶梦大师:没症状才是坏症状?

对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小孩,我一直很常担心它会生不下来,担心到连医生都觉得很夸张的程度。虽然我没有什么孕期的不适症状,不过医生说有一些不适症状是很正常的,代表身体受到内分泌跟荷尔蒙的改变影响;但我是完全没有,连怀孕该有的那些迹象通通都没有,反而让我很担心,想说肚子里的小孩真的有活得好好的吗?

刚开始我每天都躺在床上不敢动,就算医生说不需要每天躺在床上,可以适时运动,我还是不敢大意,甚至担心到整个怀孕期都在失眠。(同场加映:孕前、孕中、孕后都照顾到!适合怀孕妈妈做的运动

每天一睡着就做恶梦,梦到各式各样胎死腹中的画面。

所以每次去医院产检,我第一句话都是问医生说:“医生快点,看它有没有胎死腹中!”医生就说:“妳可不可以不要讲那么恐怖的话,万一外面的孕妇听到她们会吓死。”很怕我把他的患者都吓跑。 “可是,这就是我昨天做的梦啊!”

就算医生马上让我听到胎儿的心跳,我也会说:“你一定是给我放录音带,一定是每个人来你都放这个。”一口咬定是医生造假。

医生被我弄得啼笑皆非,只好不断把听筒拿起又放下。“妳看我现在拿起来,就没有了。妳看我现在放上去,又有心跳声了。”

“你一定就是放录音带!”
“但这真的就是妳肚子里小孩的心跳啊,妳要相信我。”

医生已经快要被我搞到崩溃,他一定心想,大概没有比我更难说服的孕妇了。

最爱自己吓自己

会担心肚子里的小孩到这种病态的程度,有一部分是自找的,因为我太爱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了。

应该很多人也会这样做,就是去买一些书或上网查一些资讯,看看小孩每个月应该生长到什么程度,或者是吃什么东西好、吃什么东西不好。一开始,我也是看了不少资料。可是很奇怪,里头动不动就会出现“畸胎”跟“滑胎”这两个名词,出现机率之高,看到最后,有些事原本不担心都会莫名其妙担心起来。

这两个名词,每天午夜梦回,就在我脑中一直出现,畸胎、滑胎,好像鬼打墙一样,越想越害怕。

医生说:妳可不可以不要一直上网去查?他们都在吓唬人,说什么东西吃了就会流产,其实根本没有那么严重,又不是疯狂地一直吃那个东西,怎么可能会那么严重。他说任何一种东西只要是吃正常的分量,都不会怎么样的。

对于我异于常人的紧张,医生没被我烦死真是奇迹!他很有耐心地安慰我、解释给我听,虽然我听了有安心一点,饮食上也比较没那么小心翼翼。不过,真的是一直到生产的时候,我都还在担心小孩能不能健康地生出来。而且,越到快生产前,恐慌的状况就越严重。(同场加映:刘若英写在怀孕后:自处、相处、怀孕女人的“绝对独处”

是打嗝不是挣扎

到后来小孩有胎动的时候,只要她好一阵子不动,我就会一直打一直拍,怕她不动是不是怎么了。

记得有一次,我感觉到胎儿在肚子里面跳动,一跳一跳的,持续了好一阵子,从来没遇过这种情况,我就赶快打电话给我的医生说:“医生,她在我的肚子里面挣扎,她已经快要断气了!”结果医生听完,很冷静地回答我:“什么断气!她在妳肚子里面根本就不需要吸氧气,怎么会断气?”可是,小孩感觉起来很像在我肚子里挣扎,医生就叫我赶快去看他。

检查完之后,医生解释说,那是胎儿在肚子里打嗝的声音,每天吃完羊水她都会固定打嗝,直到出生后都是这样子。现在玥儿每次吃完奶,也会“啊啊啊”的打嗝,很可爱。

我觉得每一个即将成为母亲的孕妇,在生产之前,最担心的都是小孩子健不健康、有没有平安;也因为她寄生在我的肚子里,我就有责任要好好把这个生命生下来。

玥儿出生之前,我是个培育她成形的宿主,玥儿出生之后,我是个最爱、最爱她的妈妈,握着她小小的手,恶梦都变成了美梦,担忧都变成了踏实的幸福。(延伸阅读:第一次怀孕,我选择面对自己的挣扎

 


更多大S的怀孕心情都在皇冠出版《老娘驾到》


六月主题,婚不婚?Let's Marry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