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驻站作家 Silvia 的第三篇塞尔维亚笔记上线了!生活在这个曾经战争不断的国家,塞尔维亚的人们更懂得把握当下和及时说爱,比起亚洲人的礼貌、客气,他们在当下说爱的真诚和直率,彷佛重新唤起了我们爱的能力。一起来看塞尔维亚人的情感哲学。(同场加映:塞尔维亚给我的文化震撼:生命这么短,为何还花时间妥协?

之前文章提到了我在塞尔维亚观察了南斯拉夫民族刚烈又叛逆的性格,但其实他们也不全然只是好战或自我,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在他们民族性中十分凸显,那就是“爱”。我看见他们对于家人、朋友间的爱是非常炙热、深切的。随时都说着爱,每回见面都认真相拥,就像我对待情人般迫切诚恳,深怕一转身、一错过,下次便没有机会说了。在那儿我第一次明白,原来直接显白的爱可以这么温暖。


摄于塞尔维亚首都 Belgrade 的 kalemegdan 城堡要塞内

客人请睡主卧房,只招待你最好的

旅居塞尔维亚期间我住进 Tijina 家,家里还有她的爸爸、妈妈和妹妹,他们让出了主卧房给我睡,待我的方式并不是好客,而是像家人般的殷切爱着。抵达的那一天正好是东正教的圣诞节,在二十四小时飞行后,踏进布置满圣诞气氛的温馨房子,她妈妈已经做好一桌道地的塞尔维亚传统佳肴迎接我,还特地挑选了一份圣诞礼物给我,爸爸在旧式的壁炉里加满柴火,就怕冷到来自亚热带的我。“真受不了我爸!他太夸张了,把这里加热得像夏天一样”Tijina 一边说一边打开窗户透气,但那股暖气就直直透进了我心里。

塞尔维亚不流行客套或推托,作为一个好客人的标准就是得把暂宿处当作自己家。刚到时每回他们问我需不需要来点面包?想不想试试这种水果?我都会很客气的笑着挥挥手说没关系,那么一贯东亚的客气礼仪,他们常常十分困惑,担心我是不是不喜欢、不开心。后来我比较了解他们的文化后,自己打开冰箱拿牛奶喝、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就会很高兴的点点头,这些行为代表我在这个家住得很舒适、很放松,让她很得意。(延伸阅读:顾及别人情绪被说假惺惺?欧洲人眼中的假,是亚洲人的真


Tijina 一家人正在庆祝妈妈的守护神日

爱不只是想想,大声说出来还要用力拥抱

而每天我出去游玩回来后,Tijina 和她妹妹 Suzana 都会很热情在玄关迎接我,紧紧拥抱我,在我的脸颊左右反覆亲三次,问我今天过得好不好,都看到什么、玩了什么,不管再忙还是会花时间坐下来和我聊一会儿天。

有次我去匈牙利玩了几天回去,带了瓶匈牙利有名的贵腐酒给她们当伴手礼,她们惊喜的抱着我又跳又叫,亲湿了我的脸颊。其实这些原本在我生活里都只能成为一件小事,但被他们那么热情的爱着后,我才发现,原来把握每次机会说出对一个人的在乎与爱,会是一股多么强大的力量。

也许受惯内敛害羞的教育后,会觉得这样的表现未免手法太过夸张,让人有点害羞、难以承受,但其实塞尔维亚人一点也不滥情,他们爱恨强烈的分明,面对深爱的家人、朋友,就要很热情地说上千百回,非得要你明白、非得要你每一天都能在生活里看见,我有多爱你。


Tijina 和男友非常喜欢台湾的维力炸酱面

“我七岁那年看着炸弹一颗颗落下摧毁我的城市,我不怕”

我想这样直接而温柔的相处方式,是他们从战争中学来最宝贵的一课。1990年代,南斯拉夫共和国爆发内战濒临瓦解,巴尔干半岛正如其“欧洲火药库”之称,遍地烽火,其中又以波士尼亚最为惨烈。国境内伊斯兰、基督教和东正教,三种宗教及种族惨无人道的相互厮杀“我小时候就趴在窗台看见空袭炸弹一颗颗落下来,我一点也不怕。”Tijina 喝了一口红酒,淡淡的说着。她所受的教育里从不教他们怎么“害怕”只教他们如何更勇敢。

本是波士尼亚籍的妈妈,在战乱中逃到了塞尔维亚北方小镇,遇见爸爸,便定居下来。Tijina 七岁那年(西元1999),国土南方再度爆发科索沃内战,以美国为首的 NATO 联军在首都 Belgrade 进行大规模空袭。爸爸说:“防空洞什么也没有又挤又小,要死就一起死在自己的家”连续78天,趴在窗台上,看着一颗颗炸弹落下、摧毁她的城市,但她并不害怕,血液里流着南斯拉夫人的勇敢、无惧。

同年九月,战争终于平息,刚好是她就学的年龄,于是和其他孩子一块儿上学去。“真幸运,刚好赶上战后的太平盛世”Tijina 笑说,转眼十五年,终于要大学毕业了。她盘算着要先赚钱为父母各买一支智慧型手机,再来买张机票到台湾来看我。(推荐给你:世界共同的伤痛:战争死的不是人,而是爱


Tijina 活泼可爱的妈妈

热烈的爱不只限于情人,家人、朋友也要每天用力去爱

住在塞尔维亚期间也见到了 Tijina 的许多当地好朋友,每天我都能听到她告诉我他有多喜欢这个朋友、多爱她的妹妹等等。这些温柔的话语那么自然地充满整个生活,随处可见。当然每回与好朋友见面时在脸颊上左右亲吻三回是必备的,也会紧紧拥抱问候几句,那种场景好像是不管以前或未来,只希望你此刻一定要明白你有多重要。

刚去时我有点不自在,但在离开前几天,与一些当地朋友在咖啡厅门口告别,他们紧紧的拥抱我,眼神里满是关心,叮咛我接下来的旅途千万要小心,好好照顾自己。那一刻不在乎任何礼仪、没有任何客套,就只是发自内心最真最诚的爱与祝福。“嗨妳还好吗?我们都很想妳哦”后来偶尔还会在 FB 上收到来自塞尔维亚的关心,我知道当他们如果不想我便不会说,说想我就是真的在想我。回到人和人之间最单纯直接的相处方式,毫无牵挂的爱。

我爱你,就是不管过去,不管未来,这一刻我就要抱紧你让你明白

我离开塞尔维亚那天,Tijina 送我到巴士总站搭车,一直很刚烈独立的她,居然在道别时哽咽地哭了起来“我不敢相信你真的来了,我以为没人会来塞尔维亚,但妳真的来找我了!”紧紧地抱住我好一会儿。(同场加映:出发去塞尔维亚:出发,只需要一个很纯粹的理由

嘿亲爱的 Tijina 妳知道吗?幸好我去了,我重新学会人与人之间该如何善待、如何真诚的可贵,从那一天起,我每一天都很用力的去爱我的家人和朋友们,不只是在心里想,我开始拥抱他们,把我所能想到的最为温柔的话都说尽,不管过去如何,不管未来去哪,这一刻我就要你明白,我有多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