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滋敏的变性专题,不刻意膻情,而是把话语权放在他们手上,在我们的解读以前,先听听他们想说的话。

认识小陈的第一天,我和夥伴 K 就被小陈收留在他下塌的住处,旁边住着的是来自不同国家,特别来泰国动手术的变性人。

“你们饿了吧,今天是中秋节呢,晚餐想吃什么,我手艺可是很好的。”纤瘦的小陈从沙发上站起来问我们, “对耶,都忘了今天是中秋节呢。”我说, “等等八点后因为手术的关系,我就不能吃东西了,但我们可以一起出门去超市买菜,我煮给你们吃。” “好哇,那我们赶紧出门,让你好早点休息。”

仍然是雨季的泰国,外头仍下着滂沱大雨,爱美的小陈一身轻便衣,抓起伞搂着我的胳臂,我们便踩着大雨往超市走去。小陈边走,边不好意思得说:“哎呀,给你们看到穿这么邋遢,太像大妈啦,我在中国可不是这样啊。”“有什么关系,这样才亲切啊。”我也勾着他的手说。

 

在中国做过模特儿的小陈,有着高挑的身材,及腰的长发,秀气的面容,很难想像天生雌激素就比一般女生都还要高的他,从来没有服用过任何贺尔蒙药物,刚到泰国时,甚至住在隔壁的变性朋友们看到小陈,都很惊讶他怎么可以这么自然……(推荐阅读:一中老师的变性告白

雨下地哗啦哗啦,我们踏着湿淋淋的脚走进附近的 Tesco 超市,“炒个青菜,辣炒肉末,再煮个水饺,这样简单吃如何?”我们在生鲜蔬果区晃,小陈提议着,“再买只烤鸡如何,这里在特价太便宜了。”K 指着旁边熟食区上一包一包的烤鸡说。我们三个人推着推车像第一次逛超市一样兴奋得一条一条地转,除了买要煮的晚餐外,还顺便买了小陈之后几天因为开刀清肠胃要喝的牛奶,经过面包区时我也忍不住嗜甜得买了肉桂卷,而 K 和小陈则一路上都像小朋友一样一直因为一些小事斗嘴……“男生负责提东西啊!”小陈付完帐后对着 K 说,便又搂着我撑起伞,在雨里回饭店走去。

回到房间,小陈便用非常简易的厨具开始下厨,“在中国时,每天全家的菜都是我煮的,过年的年菜也是。”小陈边切菜边说, “你跟谁学做饭的呀?”我问,“也没特别跟谁学,只是我觉得爸妈煮的饭不好吃,我就自己摸一摸,又喜欢看别人吃得开心,就变成现在这样啦!”小陈边说着边把切好的蒜末和空心菜丢进小炒菜锅里,我靠在厨房门边想像着他在中国张罗着十几个人的嘴巴开心又忙碌的样子……“委屈你了,这个厨房这么小又什么都没有。”我顺手把炒好的菜端出去放在桌上,“我没有关系,就是可惜了你们吃不到我真正的手艺,等手术完后,来中国找我,我做一桌子的菜给你们吃。”小陈又把肉末,辣椒和蒜片再次丢进炒锅,不一会儿工夫,所有的菜就都好了。

“中秋节可以有这样的晚餐,真好。”我看着桌上的食物说,“不用谢,你们慢慢吃,我先赶紧洗澡去,晚点可就得躺在床上不许乱动了。”小陈边说边打开行李,“小敏,你看我穿这件衣服好吗?”满口食物的我抓着饭碗回头,见小陈拿着一件土黄色的丝缎长衬衫,“这是我手术前最后一次洗澡,得穿漂漂亮亮地进医院才行。”小陈话才说完,K 就转头说:“你竟然可以穿这样睡觉,真佩服你。”“这里轮不到男生说话。”他们两个又逗起了嘴,“不过说真的,你穿这件的确是满好看的。”K 边又说,我也笑着点点头,“好,那就穿这件。”小陈便开心地抓着衣服进浴室洗澡去了。

吃完晚餐,我拉开门出去看一看中秋的大圆月,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在外地过中秋节了,而K正在厨房洗着碗盘……这时小陈拉开浴室的门走了出来擦着湿湿的秀发,我从外头看着他在镜子前,慢慢地把长发梳开,吹干,然后擦乳液,在镜子前端详着自己的脸,动作那么的自然,一点也不矫揉造作……

“在中国除了我们家人,和男朋友以外,没有任何一个学校同学或朋友知道我其实是‘男生’。”

“怎么可能?学校不穿校服的吗?上厕所怎么办?” “我学校很少在穿校服的,大学就更不用说,每次入学前,我爸妈就会去跟学校师长知会我的情况,所以甚至和我很要好的朋友都不知道,又上厕所当然就是去女厕啰。” “那……男朋友呢?” “一开始不知道,但不久后我就跟他讲了,他还是很爱我,我们已经在一起两年多了,就像家人一样,他正等我做完手术,准备术后要来泰国照顾我呢。” “真难得。”我赞叹地说,小陈在一阵幸福后,却突然露出了些许黯淡的表情……“其实,我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他,因为身体的关系,不能够生自己的小孩……”我看着他,接着问:“你会想结婚吗?”“想啊,很想的。”小陈边说边又露出了小少女般地表情...(推荐阅读:结婚,要不要?

“早点儿睡吧。”小陈吹完头发,吃完医生叮咛术前的药,又在喝了一杯牛奶后,便窝到床上“小敏你今晚跟我一块儿睡吧。”我点点头,关了灯便躺到旁边,小陈侧身转了过来,“小敏,你说我会好好的对吧?”小陈用有些担心的眼神对我说“他们都说这个医生很厉害呢,但其实还是会有些怕啊……”我微笑地看着他些许担忧的眼神,想着在刚刚那个表现地独立,勇敢又自主的他…… “会没事的。”我说,小陈又翻了一个身,“说真的,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是搞不懂,到底是为什么我要受这个苦啊……”小陈幽幽地,像对上天,又对自己问着“为什么就是我呢?为什么我身体是这个样子?实在是不懂啊……”

我只是听着,外头的光从落地窗照了进来,落在小陈细致的侧脸上……“很多事情要经历过,才会知道的吧。”他最后说,我点点头……“我给你看在中国时我多漂亮。”小陈换了个话题,伸手拿起旁边的手机翻起照片来“你看,美吧,这是我之前帮别人拍婚纱时的照片。”他一张一张地翻给我看,“这次啊,想要连鼻子也稍微整一下,只要往内缩一点点儿就完美了。” 我看着本来就是小脸高鼻,一张模特儿脸蛋的他……

“希望手术后,我的人生会越来越好。”小陈最后在睡前,轻轻地说出这句话。

我们在小陈那住了两天,一整天他就只能待在房子里,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喝下一瓶清肠胃的药,然后又因为药效他会想吐又一直跑厕所,本来就很瘦的他,一经这个折腾,觉得又更加削瘦了,连走路都觉得要走不稳了……那几天,我不时会帮他热汤热牛奶,陪她聊聊天,有力气就出门散散步,一直到他要手术的当天,我们一起送他到医院。

“加油,会没事的。”我和K在小陈上车前对他说“等你手术完,再来看你。”

相隔一周,工作结束离开泰国的那天,刚好是小陈出院回饭店的日子,我和小陈约好了上飞机前会过去看他。当天在医院采访一整天后,便连忙搭上计程车回到原先小陈的饭店住处……

“嗨,我来了,你还好吗?”我轻轻地拉开门说,见小陈正躺在床上,昏暗的房里,棉被底下接出了一只白色的尿袋,而床上则因为摆了太多东西有些杂乱,床边底下摆了好几喝完的瓶装水,茶几上有一碗已经凉掉的汤……

“你来啦,在医院时比较痛,我现在还好……”小陈见我来便想坐起身,我连忙放下背包过去扶他,当天早上才刚进手术房看完变性手术,我知道那可能有多痛…….我把小陈扶正,枕头棉被都帮他放到舒服的位子,

“你吃了吗?”我坐在床边……“中午喝了一点汤,没喝完呢,虽然很饿,但实在不敢吃太多,因为要上大号的话就麻烦了,现在会很痛的。”小陈指着床边的那晚没喝完的肉汤说,“你要不要再吃点儿,我帮你热汤去。”小陈点点头,我便伸手拿起汤碗进厨房,“在医院里好无聊呀,我一个人在单人房都没人可以说话,回来了又发现没人可以照顾我,还好你来了……”我边热汤,小陈边在床上跟我说,“你脸色看起来有点糟呀,是哪里不舒服吗?”我问,“其实是有点发烧了的样子呀,因为不想一直吃消炎药……”我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小陈的额头 “唉,真的有些烫哪,怎么没有乖乖吃药哪?”说完我便赶紧拿起毛巾冲了冷水给小陈敷在额头上。

一会儿,我把热好的汤端去放在床边,又倒了一杯水给他,帮他从袋子里拿了一包营养粉出来泡,弄好后坐回床边,“我给你看个东西。”小陈转身要我帮他从行李箱拿一个小袋子出来,打开后我发现里头是四五种不同粗细的透明压克力模拟阳具,就跟在手术室里医生拿来测量人工阴道的深度时用的一样,

“那天医院里的护士拿这包和一整袋的润滑液给我,护士都害羞地跟我解释怎么用,叮咛我前半年一定要天天用,不然阴道会萎缩。”(同场加映:女孩们,你认识自己的阴道吗?

我兴味盎然地研究着那组不同长短粗细的模具,“金子姊(中介)还教我该怎么仔细清洗阴道。”说完便拿出一些清洁用品,我边一瓶一瓶拿起来看边说:“连我这个女生都没有认真在做这件事情哪!”“这样怎么可以呢,女生要懂得爱护自己呀。”小陈笑着又说:“你看我连护垫都带了一堆来了,是会凉凉很舒服的那种,你拿一些去用吧。”我边听边咯咯地笑,小陈硬是顺手塞了几片到我手里,像妈妈一样得又说:“你那么常在外面工作跑来跑去,更要好好照顾自己呀。”

我笑着点头收下后问:“你家人,男朋友什么时候来照顾你呢?” “再几天就来了。”“那这几天我不在谁来照顾你呀?”我有点担心地问,“没事儿,金子姐会帮我叫饭,护士每天会过来一次,其他剩下的事我可以自己来的…… ”小陈捂着额头上的毛巾,看着天花板,淡淡地又说…… “要坚强。”

在飞机起飞前的几个小时,我就待在小陈的房里,陪他一起吃晚餐,聊天……“小敏,你有男朋友吗?”突然间小陈问我,“呵呵,目前没有呢。”我笑着说, 听完,小陈坐起身,伸出他修长的手握着我说:“像我这样身体有缺陷的女生都可以找到这么疼爱我的人了,你一个这么美丽又健康的女生,怎么会找不到呢?”

瞬间我不晓得该说些什么,只是由心升起一股莫名的感动,看着眼前这个 “特别”的女生,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时间差不多,该走了呢……”离起飞还有三个小时,我起身开始收拾行李,外面又开始哗啦哗啦地下起滂沱大雨……“好的,东西记得带,不要忘掉了。”小陈叮咛着,我很快地把背包收好后问: “还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在离开前帮你做的?”“差不多了,你要路上小心。”小陈说,

“你也是,加油喔,很快就会没事的。”说完,我走到床边,给了小陈一个深深的拥抱,感受他仍有些虚弱的身子……

我背起背包,走进雨中,转身看了小陈最后一眼,他正起身,拿着尿袋慢慢得想移动到厕所,我透着玻璃,看着他一小步一小步地走着,“要坚强。”他不断地喃喃着……

而大雨仍毫不留情地,裹着一切正逐渐离去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