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一定要择你所爱吗?你该选择什么样的工作?让热情带你去想去的地方,让责任感使你不同凡响!

在台中勤美绿园道的文创小店里,有张明信片上写着:“身负重任,必长肩膀”。我一见,便想起与N共事的时光。

《一千次晚安》中,“愤怒”让战地记者蕾贝卡停止不了的按下快门,揭露世界边陲不曾停止的殇痛;许多成功人士告诉我们,“热情”才会使我们登峰造极;而人资专家说,有意愿、有兴趣不够,还得加上“能力”,才是我们真正能从事的职业。能成事,当然需要许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我曾以为是打从心底的“狂恋”,如某位我很钦佩的学姊曾告诉我:“只要喜欢,就会生出能力。”(推荐阅读:

成功的背后铁定是旁人难以体会的辛苦;再怎么喜欢、着迷的事物,在它成为工作以后,我们也不免会在某些低潮的时刻,遗忘最初的热情。因此,在我认识N以前,我相信杰出必定来自强烈的喜爱,因为那样喜爱,所以能够咬牙付出,不怕苦。

但事情并不总是这么简单。

去年秋冬,我参与N负责的组织,正是密集筹备团队年度重点活动的时刻。在活动顺利落幕时,站了一整天的N只觉得终于松了口气,能回家好好热敷抽筋的腿。

他赢得了所有成员的掌声,脸书上满满的感谢、道贺、赞扬,而他却觉得受不起这样的抬举,“哪有,我还要向大家学习,”他说,他觉得自己很弱,他的干部们全都比他强,因此他放手给大家做,不掌控、不握权、不事必躬亲,他认为自己是组织有史以来最弱的领导者,“但我绝对拥有史上最强的团队!”(同场加映:

我原以为这份职务必定是他很喜欢的事情,否则怎么能获得如此佳绩?参与这么多组织、活动,很少看见负责人不被埋怨的。然而他私下告诉我,他其实很想逃走,只因为他很喜欢的这个他待了几年的组织,面临解散危机,才担下这个不在生涯规画中的重任,“这其实很消耗。”他说。我惊讶的问:“你都没有一点成功办完活动的成就感吗?”他想了想,摇摇头,说没特别觉得成就耶,“听到别人说‘跟你一起做事很开心’,才是我最开心的事。”他在乎每个人在过程中的快乐与收获大于活动成果,也因此他花最多心力的事情不是活动的种种细节,而是团队成员间的“沟通”,他用同理心,真正站在每个人的立场聆听,“希望每个人在这里都有所获,而不只是一直给予。”(推荐阅读:

为了不动摇军心,在郁闷的时候,他会一个人晚上走到便利商店,买三瓶啤酒,回家独饮;大大小小的会议,他都尽力露面,跟我们一起脑力激荡,但并不守着最后定夺权,还常常第一个到、最后一个离开,因为怕起不了床而睡在椅子上。他扛下了责任,这个他并不喜欢、但非常需要他的位置,他决定要把它做到最好。(延伸阅读:

在N身上,我第一次见识到“责任感”有多么强大的能量。

保持热情能支撑我们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但责任感比热情更强大之处,是它能让我们把任务做得更完善,而且这样的力量,将会感染团队的每一个人。N用自己的方式一面焦头烂额的学习、一面认真做好他认为最重要的事;当他做着自己不那么喜欢的工作,觉得自己脆弱又渺小的时候,我们看见了他的卖力,于是我们每个人都愿意为此再多付出一点点,以至于最后,我们一起超乎众望。

什么样的人,拥有真正的领导力、能成大事?拥有同理心、总是谦虚、比起“做得好”更喜欢“你真有责任感”。我永远记得当时我随口一句:“有责任感的人真是太帅气了!”他的脸绽放多光灿的笑容。

他并非择己所爱,而是为所当为,从中,他长肩膀,他照人。N没想过要成为英雄,但他早已是我们的太阳。

Let me go
I don't wanna be your hero
I don't wanna be your big man
I just wanna to fight with everyone else

——Hero, Family of the Year

二二八当日为《年少时代》于台南全美戏院的二轮片首映,座无虚席。我很喜欢电影中其中一幕,暗房里老师对老是出外摄影、待在暗房而不愿上课的男主角所说的一席话,大意是这样的:“我见过太多有天分的人,但有多少人没有纪律、不实行义务、没有工作伦理而能把它当作职业的?零个。你有天分,但这有什么特别?这个世界很竞争,而世界上多得是既有天分,又肯努力的人;也有更多虽然没天分,但愿意比花更多努力来超越你的蠢蛋,他们现在都正坐在教室里。”(推荐阅读:

我们拥有许多选择,而年轻自负的我们常常忘记兴趣与喜好并非唯一准则。

在想要之前,先做该做的事。如此,我们才真正足以做自己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