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世界是否曾经让我们失望,我们还是能相信爱,不是天真,而是坚强,明白过去的眼泪都将变成未来的女人味。

我的背轻轻倚着喷水池的阶梯,听妳眉飞色舞地说故事。感恩节刚过,圣诞节的脚步已悄悄来临,美国商人脑袋动的还真快。整片 Ghirardelli Square  早已挂着绚丽的灯饰,每棵被装饰的小树好像在争奇斗艳般,深怕吸引不到旅客注意。这个着名的义大利巧克力品牌照亮了旧金山最浪漫的渔人码头,让湾区的美丽被温暖的金黄衬托着。今夜挺热闹,身旁除了喷泉的潺潺流水声、孩子们的嬉笑声以外,还有 Kevin Toqe 的吉他替这片美景伴奏,一片闹哄哄的声音此起彼落,却和谐得没有瑕疵。

今天不太冷,但或许我已习惯了湿冷的西雅图,旧金山的冬夜实在算不了什么。一对对情侣坐在我们对面的椅子上,一会儿相视而笑、一会儿吃冰淇淋、一会儿静静聆听吉他演奏。一切都很相衬,而妳的故事、兴奋及笑容更替这完美的夜镶上许多美好回忆。

妳从你们相识的第一天说起,短短的几天,从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成为心灵伴侣,从简单的笑闹到十页的跨海亲笔信,我听得好入迷。真的,我似乎已经到了泰国,到了你们相遇的农场,看着你们在海边嬉戏,他从包里拿出水果只怕你饿着的时刻。闭上眼,我便能想像幸福的妳和他紧紧拥抱。我脑海里已钜细靡遗地经历妳向我叙述的一切。我的心情跟着你的情绪起伏,时而害羞、时而疯狂、时而旁徨,看着二十岁的妳对爱情如此向往,拥有无比热情与希望,我打从心底羡慕,甚至早已忘了自己也正值双十年华。(推荐阅读:女孩写给未来男友的信

记得五月妳到西雅图的时候,听完我的故事,妳叹口气说了句令我永生难忘的话:“Irene,妳感觉好沧桑啊!”我想起妳当时的语气,笑了笑,然后望着吧台隔几个位子约莫四五十岁的一对男女,开玩笑地问,那会不会是我呀?四十几岁还在bar里和离过婚的男人调情。妳说,怎么会?别才单身半年多就这么没信心。

不是我没信心,亲爱的。只是在过去一年里,我在这趟旅程上挣扎太多、被一朵朵玫瑰刮地连自己都不忍看伤口。有不少好心人士试着帮我敷药,但我连接受别人帮忙的勇气都没有。玫瑰可高贵了,多少人拿着它向爱人求婚,而他们眼里只有它的红,却忘了它的刺。(同场加映:一朵红玫瑰,唤醒冰封已久的内心温暖

我想起身旁许多年轻女孩也曾像妳一样,骄傲地告诉我:“我和他不一样。”她们说她们的爱情与凡人不同,她们的爱情坚固的可以穿石,她们的爱情是上天赐予最特别的缘分。总而言之,她们都曾狠狠地烙过一句,我们绝不会分手。抑或是,就算分手了,上天总会把我们牵回来的,因为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是 soulmate,他是 the one,他是我兜兜转转好久才遇见的Mr. Right。

过了几年,当初立下山盟海誓的年轻女孩们哭着问,为什么不是这么回事?我曾经如此相信他,为什么岁月要狠狠赏我一巴掌?然后我静静听着她们的故事,看着她们两颊淌着的泪水,我只能点点头说,我懂,我也经历过。她们却始终不想相信玫瑰是带着刺的,刮到肌肤上是会流血的。就算已经滴出血来,她们也蒙住双眼,说那是蜜蜂蜇的,甚至是抹蚊子血。(推荐阅读:分手之后的 To Part:人群若有方向,总往分离的方向

他说,我们不适合。距离是个问题,个性是个问题,梦想是个问题,时间是个问题。当不爱了,什么都成了问题。都到了二十多岁,金钱、第三者、性、婚外情、年龄差距等等复杂的因素参杂在一起,更让这些年轻女孩们吓一跳。原来这就是长大,这就是现实,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离我们好远的社会新闻,怎么突然间都发生在我们周遭?

一夕之间,我们从女孩成为了女人,化起妆、穿起高跟鞋来,还颇有 OL 的味道。岁月还没在我们稚嫩的脸上烙上痕迹,却先在我们心里划上几痕,告诫我们:“爱情不是立过誓言就可以信,不是你以为天造地设就不会瓦解的。”(同场加映:爱情里的现实与梦想:你选择离开还是留下?

其实这样也好。我老是这样安慰自己,十九岁跌倒总比二十九、三十九、甚至四十九岁跌倒好。我们有很快站起来的本钱,拍拍牛仔裤上的尘泥,再接再厉。别忘了,张学友警告过妳,三十三岁的真爱是那么珍贵。

妳说,世界这么大,世界也这么小。妳的房里挂了一张世界地图,我们指着想去的国家,建筑着环游世界的梦,世界是这么大,年轻的我们还要背着包去闯。世界也这么小,谁都不会知道在茫茫人海中,我们会在哪里遇到和我们极合拍的人。

所以,亲爱的,我们都要耐心等待。学会爱惜自己,学会品尝自己煮的菜,学会欣赏自己写的文章,学会当自己的最佳听众,学会享受一个人的生活。一瞬间失去生活重心很痛很难受,这是必经的历程,我们从中学习反省,提醒自己下次不要犯一样的错,是该把重心移回自己身上的时候了。过了一段时间,或许数个月至数年,流过的眼泪会串成最有女人味的微笑,这时候的妳会比热血莽撞的妳更美丽,且兼具内在与外在的成熟、圆滑。


How I met your mother 剧照

像我告诉妳的,经典美剧《How I Met Your Mother》和好莱坞爱情片《Definitely, Maybe》的男女主角都是经过几十年的光阴,才明白爱情的真谛,然后在上天安排下重逢。所以我才开玩笑地说,会不会我到四十岁的时候还在等 the one 呀?(推荐阅读:其实你一直在找的,并不是最爱你的人

年轻时,一拍即合的状况可多了。我们可以不顾一切地去恋爱,去探所这个世界的所有角落,因为我们肩上的负担小,我们遇到好多the one,有些差一点就成,有一些从来没有成过,有些成了又散了,有些努力撑着到现在。我才二十岁,说真的,我经历过的对很多人来说还真不算什么。那些 the ones 带给我许多像今晚一样美好的夜晚:有牵着脚踏车回家的《那些年》傍晚,有Space Needle 上的浪漫晚餐,有屋顶上肩靠肩看着灯火通明的夜景,有听着海浪声如电影剧情般的邂逅。

而我们也曾努力不想白费上天的缘分。但缘分的来去皆有其原因,他的到来让妳惊喜万分,他的离去让你彻夜未眠,回头看这些无法从脑海除去的回忆,我明白了上天送他们到我身边的旨意。提携我、倾听我、呵护我、点醒我,他们尽完在我生命中的责任,离开。有些姿态难看,有些和平挥手,有些还能笑谈忆当年。我曾经也怪老天爷怎将他们带离开我身边?他们可是我寻寻觅觅才找到,心灵最契合的那位啊!时间久了,我便慢慢体会上天的用意,与成熟女人的忠告。

我还是很喜欢妳说的那句话:“世界这么大,世界这么小。”

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别忘了妳今晚在 Ghrardelli Square 对爱情的憧憬,那个人会出现的 -- 当对的时机、对的地点、与对的人这三要素都拥有之后,就是上天赐予的缘分了。我们总是太急着一头栽进去,太容易产生依赖,花大把的时间去思念一个我们误以为是对的人,最后伤痕累累,无限循环。(同场加映:爱并非偶然!36 个让你跟陌生人坠入爱河的心理学问题

玫瑰的美不是因为妳忽视它的刺,而是当妳再次拿起玫瑰时,妳已知道如何避免再次流血,并欣赏玫瑰上的水珠映着的倒影。那时妳眼里会是跌倒过的妳,成熟的妳,一定会美得比红玫瑰还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