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音乐人苏子茵与我们分享她的跑步起点,以及她如何在“跑步”这件事上悟出另一番生活滋味!

 

在我的成长过程印象中,小时候因为念音乐班的关系,大部份的每日日常行程几乎都是起床、上学、放学、回家、练琴、写功课。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顶多就是一年大概会发生个一两次的同学生日会或是与家人相处的时间。记得第一次到电影院看电影已经是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了!卡通的话大概是一年三次的奢侈娱乐,对于当时小小的我来说。然而,这么忙碌的小孩行程里,除了学校活动课业与练琴之外,我的生活还充斥着什么呢?(延伸阅读:大人!还给孩子们需要的童年和旅行

‘父亲牵线的跑步缘起’

小学的时候,我的家人在我练琴之余经常带我去看各种音乐的表演。三年级的某ㄧ天,我们一如往常地去国家音乐厅看表演,记得是一场小提琴独奏会。结束以后,我记得我的父亲的观后感是,“这些演奏家演ㄧ场独奏会都要站这么久耶,一站就是两个小时,一般人怎么承受得了!” 这时父亲脑海里浮出了一个新计画,当时的小小我还不知道父亲心里在盘算着什么。在那之后的一个礼拜,有一天放学父亲来接我,接着就带我到台北市立体育场的田径场,我有点不解父亲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这时父亲说,“演奏家在台上要站这么久还要聚精会神的演出,除了音乐要好之外,体力更是不可小觑。” 往后的时光,每个礼拜父亲会带我来田径场跑个两三次,从五圈开始慢慢上加,大概加到二十圈。一天我一如往常跑完了那天要跑的圈数,结束的时候,一位伯伯跑来跟我和父亲讲话,“小妹妹,我看你常常来跑步,要不要跟我一起跑?我带你跑!” 我看看我父亲,我父亲看看他再看看我,然后说,”好啊!反正我站在这边也是帮他计时看他跑,所以她可以跟您跑当然好!” 就这样,我正式开始我的慢跑人生。那一年我小学五年级,130-135 cm,约莫30初 kg。(推荐阅读:女人女孩,让跑步给妳力量

‘我的跑步教练 - 赖文良先生’

他是赖文良,是我的慢跑启蒙教练,也是我的贵人。赖桑(我都这样称呼他)不只是一位爱好跑步的长跑健将,更是长青越野障碍赛五十五岁到六十五岁组的全国纪录保持人。往后的日子里,每个礼拜我们相约在市立体育场田径场跑步,从热身、调息、规律步伐、提高效率的跑步姿势等,一步一步地教我如何正确的跑步以及避免运动伤害。田径场傍晚放学后的时段常有固定练跑的族群比如育达商职的长跑队,中华民国路跑协会的叔叔们等等,他们都叫我“那个跑步的小妹妹”。跟着赖桑跑了两三个月以后,有一天他问我,“你准备好要参加妳人生中第一个路跑了吗?要能上路跑参加比赛,让妳有个目标才更能持续你继续跑下去的动力。” 就这样,我报名第一次的路跑。还记得跑的是故宫外双溪那一带的路段,中间有小爬坡上山再折返。第一次路跑的感觉在印象中有点累,毕竟平常练跑都是跑平地,上了坡就觉得比较累。不过意外的第一次路跑就拿到我的年龄组里面(小学不分男女组)的前十名,而前九名都是永和秀朗国小田径队扎实训练的原住民小朋友。尔后每每有路跑,赖桑就会带着我报名参加。(推荐阅读:让自己开心动起来:一起疯路跑吧!

‘原来这是所谓的,“练跑”!’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两年一过,我升上国中,就读师大附中国中部的音乐班。入学后的两个礼拜,我注意到一件校际事件,就是一年举办一次的校园迷你马拉松:男生组 5.5 km,女生组 3.5km。那年我国中一年级,身高147cm,体重38 kg。我告诉赖桑我想参加这个比赛,他很高兴我跟他分享这个讯息,我们开始为短距离的长跑做练习。那年的比赛我站在起跑线上,由于当时娇小的身形,被大夥儿从起跑线往后推,“妳这么小个儿又没机会,不要来占起跑线的位子!” 跌破大家的期望,我拿到了国中组冠军。那也是我第一次在音乐以外得到些许所谓“成就感”的一个片刻。第一名147 cm 高,第二名174公分高,第三名170公分高。领奖台上,画面格外好笑。

隔年校园马拉松赛事又来到,这时赖桑板起脸孔跟我说,“去年大家都不知道你,好好的练习你就拿了第一名。但今年不一样了,全校都知道你这个会跑步的小个儿,所以抱着比赛心情来的人就会跟着你跑。如果今年还要比这个比赛的话,就要开始来练配速!不然你旁边人跟着跑,一起冲的话肯定会乱了脚步!” 我一头雾水,“什么是配速?” 赖桑,“我们要来练你步伐的速度的规律性,让妳的脚习惯什么样的脚程速度就是跑什么样的速度。我希望你可以练到4分钟一公里的均速,所以我们得有多种练习。
1. 跑 400 公尺走100公尺;400 公尺需要在96秒的时间完成,所以每100公尺定速24秒完成。400公尺跑12趟。
2. 跑200公尺走100公尺;200公尺需要在42秒的时间完成。200公尺跑18趟。
3. 跑100公尺走100公尺;100公尺需要在18秒完成。100公尺跑25趟。”(同场加映:你真的爱路跑?不能错过的世界十大马拉松

记得当时我听到这段话的时候很开心,想说怎么这么好,跑一下就可以休息走一下,简直幸福!不过这个雀跃的心情没有持续太久... 

第一次我们从400公尺的练习开始。记得跑前面四五趟的时候觉得新鲜有趣、轻松自在,眉开眼笑。到第八九趟以后,开始觉得肚子充血疼痛,在100公尺走路时刻期间,我已经开始两手撑腰弯着走路。这时赖桑说,“不能越走越慢,这也是配速练习的一部份。痛要撑过去,撑过去下次就不会痛了,跑完才能休息。” 第一次配速练习完,心中真切地有“上了贼船”的感觉。后来的200公尺与百米训练,速率更快不外乎是更大的磨练。连我严格的父亲都曾帮我跟赖桑说情,“她明天要月考,今天不能跑太久...” 而赖桑的坚持,让我在短期的三个月内体能大大提升,能够稳健的配速四分钟一公里。很顺利地,我再次的拿下第一名,并且突破了全校国高中双组的纪录。但回想起过去三个月的训练,真的堪称是呕心沥血丝毫不违过。(延伸阅读:林义杰X张家哲X范逸臣的跑步哲学:人生像马拉松,选择平路就看不到美景

在那之后不久我出国念书,少了赖桑在左右,我渐渐地放下了跑步的习惯... (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请期待下次分晓!下篇会分享我如何因为工作劳累身体变差,于是决定再重回跑步以及如何慢慢提升体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