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陈庭妮的印象,总和偶像剧脱不了关系,她的角色总是这样,有点傻大姊个性的小资女,历经千辛万苦遇上真爱。但我们思乎不曾真正瞭解,脱下戏服之后的陈庭妮。那天的访问聊了特别久,聊爱情、聊梦想,聊戏剧,当陈庭妮从电视剧中走出来,当陈庭妮开口说起自己的故事,你会发现,原来要演偶像剧的女主角并不如想像中的简单,而电视之外的陈庭妮,一点也不甜美。(同场加映:女人,妳其实比妳想像的美丽

那是个凉爽的午后,走进明亮的咖啡馆,一坐下就迎上陈庭妮开朗的笑,只见她专心研究着菜单,刚结束满满通告的她神情中没有疲惫,笑着说“这应该算是午晚餐吧!”眼前的她和电视上演过无数偶像剧女主角的陈庭妮有些相像,但气宇间却又有些不同,我们总会想像着明星私底下的样子,想着陈庭妮大概就是甜美公主型的女生,但真正的她有着小男孩般的爽朗,小女孩般的活力,听着她聊自己的故事,并不像是美丽公主的梦幻生活,反而像是个冒险家的奇幻旅程。(同场加映:别再等待王子,公主打场属于自己的仗吧!

偶像剧里的陈庭妮:傻大姊怎么演出甜美女主角?

在模特儿大赛拿下第一名的时候她才 18 岁,隔年就踏入戏剧圈演起偶像剧,这一演就是七年,她演过 8 个女主角,从《真爱找麻烦》这部戏开始爆红,那时候开始,在路上大家叫她“奕婕”的比例一度逼近“陈庭妮”,身份也从模特儿正式迈向演员。她是大家口中的“妮妮”,角色几乎都是小资女,也建立了高挑、甜美的形象,我们总觉得偶像剧女主角总是个弱者,总是噙着一把泪的苦情角色,我们也总想像妮妮是现实生活中的公主,过着梦幻生活。但现实社会从来不曾梦幻,我们忘记了 18 岁就开始在伸展台上竞争的辛苦,我们没看见 19 岁就开始演女主角所要承受的压力有多大的。这一次,在新戏《俏摩女抢头婚》中她饰演元菲,一个渴望爱情的女强人,他是部门经理,也同时是有 5 岁孩子的单亲妈妈,这个故事一点也不梦幻,却更贴近庭妮的生活一点,因为她不再是活在城堡里的公主,而是真实社会中的妳和我。

“这个角色是时下很多女性的缩影,好像很多女生在不知不觉中就变成了所谓的‘女强人’她花了很多时间在工作上,大家觉得你很强,女人当男人用,你不需要男人照顾你,但其实内心还是非常渴望爱情,尤其是到了人生下一个阶段,有小孩了!当你要照顾别人照顾的同时,其实你是更渴望被别人照顾。”这次的角色面相很多元,就如同女人身份的多元,同时是员工、妻子、媳妇、妈妈。当演员从不容易,而这一次,庭妮需要揣摩的是一个单亲妈妈的心境,不再只是个简单想着如何谈浪漫恋爱的纯情女主角,而是更深一层的需要颇析心里不同层次的表现,这个角色的深度提升,逼迫着演员的演技和思考更加缜密,而现在的她,才 25 岁。

演单亲妈妈的难处在哪?陈庭妮这么说:“在戏里的孩子是五岁,他开始会问说,‘妈妈我的爸爸在哪?’、‘为什么别人有爸爸我没有爸爸’,已经是人生下一个阶段会面临的问题。”

这次的演出让他知道,爱情和生活并不总是美好,成人式的爱情比起单纯的小情小爱多了些什么也少了些什么,于是当爱情加进现实的苦涩,才会发现原来每个人都有些无奈。“我觉得最有挑战的地方是,在爱情上面临到要跟着自己的心走,爱着一个我不知道会不会有未来的初恋,还是我要向前看,选择一个我现在还不爱他,但未来我们有发展可能,他可以给我肩膀,给我未来指引的男人。”(同场加映:还能再爱吗?献给在爱情里受伤的你

“小时候妈妈都会说:‘你嫁的人不会是你最爱的人’这也会是这部戏想要告诉大家的故事,这句话听起来荒谬,但却也有它的道理。”

《俏摩女抢头婚》是部喜剧,但庭妮却说,每演完一出戏都会觉得自己被角色牵动着,因为她有太多的无奈,也有太多的辛苦。“我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真的生了小孩人生会有什么转变,所以我觉得最难的是把自己放进那个角色里,体会她的心情、态度,要学会放下自己的舒适圈。”于是在这部戏里妳不再只看到一种女人的样貌,你会看到三个类型女人的缩影,晓恩没有谈过恋爱,所以对于爱情总是付出所有,不求回报,元菲有了孩子,所以她等不了爱的男人长大。美林是家庭主妇,每天想着如何顺利怀孕以应付婆婆的关心。“大家觉得已经结婚的人应该就天下太平,但其实不是,他会遇到婆媳问题,会遇到生不出小孩,为什么结婚后我就没有个人的生活,结婚前我可以上班可以有自己的生活圈,但为什么结婚后要在家里想我今天要做什么菜给老公吃,要怎么服侍公公婆婆?我觉得是把社会中三大类型的女生放在同一部戏,然后让你看见每个人都有可怜之处。”现代女人的处境,呈现在戏中的缩影。(延伸阅读:结婚,要不要?

偶像剧外的陈庭妮:我一定要问到答案

从模特儿一路跳到的演员,是个误打误撞的开始,如今谈起来容易,但也不可否认的,是庭妮人生的转捩点,成为模特儿后接触到表演课,但庭妮没有多想,只当成是练习肢体表情,但之后没几天,瞿友宁导演就打电话到了公司,一开始觉得她太女生了,告诉她如果愿意剪短发就可以演,于是她剪掉一头长发,第一次跨足戏剧圈就演女主角。女主角总要温柔甜美吧!但一开始的陈庭妮并不是这样,从男孩子的率真性格,但萤幕上有女人味的呈现,一步步都走得不容易,但她却说得轻松。(猜妳喜欢:关于演戏这件事

“开始拍之后才发现头洗一半不得不继续洗了!第一部戏的时候我要学习情绪抒发,开始要学会应变现场拍摄状况,我要知道现在要拍特写、大啷还是什么镜头,我发现自己要学得好像越来越深入,以前只会觉得哭戏好难,眼泪怎么掉不下来,只要眼泪掉下来就觉得哭戏演好了!但这部戏我才发现,不是这样,拍一部是需要情绪转折,眼泪落在对的地方,情绪的堆叠很难。每一次哭戏都让你印象深刻,你会知道自己好像又多学会一点点。 ”

“年轻的时候还不知道怕是什么,只知道做了就好。”

外人看来是个傻大姊,但眼前的庭妮却散发出一种自信,一种无论如何都想要做好的自信,她说,每演一部戏都会留下自己可以吸收的东西在灵魂里,从她的眼神中,妳可以看到无比认真的勇气,所以她不怕扮丑,逼着自己转换在不同角色性格之间,成熟、可爱、性感、甜美。

“我觉得喜欢演戏的人还蛮变态的,因为你要一直打破自己再重塑,然后一直不断循环,这部戏就是你这半年来的检视,甚至不用等播出,你就知道你这半年来有没有成长,你的不足在哪里,其实很残酷,每一次都在挑战自己。那不来自于别人的压力,而是心里有个声音跟自己说下次要更好。”

庭妮笑着说,自己是很死心眼的人,每次都会抓着导演编剧问剧本的前因后果,对于她来说,台词不只是念出来的一句话。“我会很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如果有一天我不去问的时候,我就完蛋了!我就对于演戏没有热情了!我希望那天永远不要来。”所以她会思考,站在最贴近角色的位置思考,会说这样的话吗?会做这样的决定吗?她不是个照本宣科的花瓶,而真正在乎自己角色所说出的每一句话合不合逻辑,她曾经因为觉得台词违背自己认定的角色形象而难过了好久,她曾经为了一句台词和导演编剧追问了好久,因为她不像只是在电视前只是甜美娇笑,而是真的演出角色的灵魂,即使只是甜美娇笑,也要有这么做的理由。

陈庭妮说:“演戏要说服自己,才能说服别人。”

陈庭妮说说:敏感率真的老灵魂

“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女孩和女人,只看你愿意把哪一块拿出来和大家交朋友。”

如果用三个形容词来形容陈庭妮,媒体一定会说甜美、乐观、开朗。她本人并不讨厌与否定这样的特质,但经纪人却说:“不懂妮妮的人会说她天真甜美,但其实她讲出来的东西,都是在她脑筋里仔细思考一番才说出口的。”比起甜美,率真也许是更加贴切的形容词,她并不是住在城堡中的公主,反而有点男孩子气,开心的时候就大笑,悲伤的时候就哭泣,她容易感动,总会去看些冷门但别有意义的电影,她会想很多很多,在脑袋里有个快速运转的世界。

“其实我不太知道怎么和年轻人沟通。”

陈庭妮演的戏,受到许多年轻人的喜爱,但她却说自己一直不太能和年龄比自己小甚至同龄的孩子谈笑在一起。“少女梦幻的韩剧我都不看,像一般年轻人可能追的是 BIGBANG 演唱会,但我却想听李宗盛。”庭妮说她特别有长辈缘,也特别喜欢大叔型的男人。“年轻人会意义风发阿!觉得自己什么事都做得到。但有历练的大叔,你会觉得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听到好多故事。他可以告诉妳一支酒背后的历史,这家餐厅背后的故事,或是分析某个电影导演以前的作品,只是对话,你就会觉得可以学到东西。”陈庭妮的心里住着一个老灵魂,渴望吸取扎实的养分,她不追星,不爱看热门电影,书架上永远摆着要看三遍以上才懂得了的书。

“知道自己要什么,可以把每一个定位的自己做到最好的女人最迷人。”

这是她的目标,也是这次新戏让她学到的人生课题,庭妮说越懂这个圈子越发现自己的不足,与其说希望挑战怎么样的作品,她反而说:“无论是电影或是偶像剧,只要能够拍到一部戏,能够让自己成长,能够在宣传期淘淘不绝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停留在舒适圈演一个自己很熟悉的戏路,或是很好上手的角色。”(同场加映:挑战自己,每天做件让自己害怕的事吧!

访问结束,正是人车鼎沸的傍晚时分,一个半小时还不够聊完人生的故事,却也已经足够听完一部戏带来的成长,陈庭妮一直都演着偶像剧女主角,有人可能觉得她就是美丽的模特儿,所以当女主角只是刚好而已,但访问过后,妳能看到一个演员为了角色所做的努力,妳能看到萤幕上的夸张演出背后是怎样的反覆练习。当我们问到她的目标,她只说希望把戏演好,对她来说,重要的并不是得了什么奖或是得到哪部电影角色,而是简单深层的把所拿到的角色演好,并从中有所成长,这样的陈庭妮有种坚毅的力量,她知道自己演得可能正是夸张的芭乐剧女主角,但却比任何人都更加认真地看待这个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