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说:“我写小说的很多方法,都是从跑步中学来的。”虽然以小说家闻名,但跑步的习惯也维持了超过 30 年以上,跑步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即使辛苦疲累,但几乎每个跑过步的人都会爱上这项运动,无法自拔。台湾跑步风气日渐兴盛,今天,我们邀请到三位台湾名人聊跑步,也聊聊和这项运动撞击出的美丽火花,在这个当下他们不是明星、世界冠军、专业选手,而是三个单纯爱跑步的跑者。(同场加映:女人女孩,让跑步给你力量

林义杰,台湾超马运动员,跑过南极冰原、撒哈拉沙漠、亚马逊丛林等等一般人想像不到的地方,带回一个又一个奖牌;张嘉哲,台湾田径运动员,是 42 公里马拉松好手,排名世界第 32 名;而范逸臣,刚和林义杰一起挑战了蒙古111 公里超级马拉松,虽然在超级马拉松界还是菜鸟,但却再认真不过。

这三个乍看之下不太有连结性的三个人,出现在同一个场合,与其说他们是朋友,倒不如说他们是跑友,这一次,为了励馨基金会 Vmen 公益路跑而共同发声,三个大男孩眉头也不皱一下的穿上高跟鞋,为了呼吁男人们更加设身处地的为女性着想,为了邀请大家参加公益路跑,这三个在领域中正发着光的男人,今天和女人迷聊聊跑步的故事。中间有些辛苦,也必定有些眼泪,但最终看到的,是藉着跑步而更加坚定的故事, 是一个运动,对于人生的重大改变。(推荐阅读:每个跑步的人,背后都有个坚定的理由

无论如何人生都要继续前进,就像马拉松一样

当谈到跑步,三个人话匣子一下打开了,女人迷的第一个问题,马拉松对人生最大的影响是什么?现役选手张嘉哲立刻说:“成就感,和信心的建立。”而这句话的背后,是个曾经自卑的小男孩,藉着慢跑站起来的故事。

张嘉哲说,那个年代会读书的才是好小孩,而自己偏偏对于念书不太在行。“在练习跑步的过程中,一次次达到自己的目标,你会发现其实我是可以的,不是别人眼中不会读书的坏小孩。”张嘉哲说得认真,眼里散发出一种专业运动员才有的坚定,他不是大家眼中成绩好的孩子,但在跑步上他靠着自己一步一脚印的努力跑出了成绩。

而经验丰富的林义杰只简单的说,在马拉松,学到了“坚持”。在比赛中的坚持,在生活中的坚持,甚至是在人生中的坚持。简短但精要,简单的一句“坚持”,却是他获得无数次奖牌的制胜原因。

一脚踏入超马圈的范逸臣,对于跑步有别于专业跑者的感悟:“在跑步只要你坚持和练习,你可以看到自己的成长,不一定是赢过别人,主要是挑战自己,你会发现自己可以跑得更远、更轻松,或是速度更快一定,有更大的信心去挑战更远的距离,这些其实反映在工作和生活上,你会发现其实自己的意志力是可以比你想像的更强大,这些成就感可能是我在演艺工作上没有办法得到的。”

对于专业选手来说,跑步是人生志业,对于业余选手来说,跑步磨练了意志力,他们共同的答案是,也许人生就像马拉松一样,无论如何都要继续前进,而跑步,让他们的这条路更加坚定,也看见了不一样的风景。(猜妳喜欢:第一个跑进马拉松的女人

人,为什么而跑?

美国作家美国作家克里斯多福.麦杜格说:“人的身体,天生就是为了跑步而设计的。”

林义杰一开始为了奖牌而跑,他征服了世界各个角落,这样的世界冠军应该有种看过大风大浪的自信骄傲感,但眼前的他,却比谁都还谦虚,跑过地球一圈后,选择回到台湾,落地生根,为了台湾而跑。“以前会希望达到一定的成绩,但现在回来后就觉得健康运动就好,每个人跑步都有目的,而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推广跑步运动。”所以他亲自经营跑步运动公司,筹办多场赛事,把实际经验和力量,留在台湾,不只帮助选手,也和一般人一起跑。

而对于张嘉哲来说,成绩的压力想必是非常大的,跑过几次国际赛事,对于他来说,却不是为了奖牌而跑。“拿到金牌是最好的结果,但重要的是过程,最后看回来,记忆最深刻的并不是你得了多少奖,而是在训练过程中获得的成长,这也是为什么许多运动员像是义杰,出社会后还是继续为社会努力。”对他来说运动员并不只是为了那奖不顾一切,反而重要的是享受每一个追梦的过程。

那范逸臣为什么而跑呢?其实他和每一个你我一样,一开始只是希望能够疏解压力,从几公里开始跑,到今年和义杰挑战了111公里超级马拉松,他的感触很深刻。“跑步让我学到人生有很多抉择,就像这次我是第一次去沙漠,他们还特别挑选风景很不错的路线,但你又要跑,又要看风景,又要拍照,有点进退两难,延误成绩,但没办法,你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再去,看到了很多平常看不到的风景,而这辈子或许真的不会再去走那段路了!”

事前,他和林义杰一起训练了很久才出发,但到了蒙古,还是遇上了很多挑战。范逸臣说,跑步的路上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所以有些无聊,但让他更加思考到人生的哲理。“你会思考要不要开创新的路?除了可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那也可能是捷径喔!就和人生一样,你要跟着前辈的步伐走?还是开创新的路?你要猜测路径是往哪拐,有的时候反而会绕更大,你要自己去踩比较松的沙子,也可能有走错路的风险,但如果你走对可能缩减一半的距离。”

“就和人生一样,上坡虽然辛苦,但到了顶端会很有成就感,下坡虽然轻松快速,但最容易受伤。”

他笑着说自己常常跑到一半就躺在地上晒太阳,犹豫着要继续往前跑还是原地休息,思考一瞬之间,也许有些事情开始更加清楚。听着这些,眼前的范逸臣不是个明星,而是踏实的跑者,也许刚起跑的步伐有点踉跄,但你绝对能够感受到他无比享受跑步的美好。

跑步,让你认识懒惰和坚强的自己

跑步不会有想放弃的时候吗?当我们一这么问,范逸臣就率先逗趣地说:“常常有啊!但谁理你啊!”他此话一出,所有人立刻笑开怀,他的反应很直接真实,我们都以为选手们总是义无反顾地跑到终点,但其实,他们都是凡人,也是会有松懈的时刻啊。

张嘉哲说:“马拉松最辛苦的时候是 30 公里之后, 35 公里的时候肝糖耗竭,这个时候是最想放弃的时候,但这个时候我会问自己‘为什么来这里?为什么我不像其他年轻人一样去夜唱夜冲,而要来这里受苦?可能还默默无名没人发现’但我发现,身体不断往前跑,但大脑的回忆要不断往后退,你要回想你当初站在起跑线上的想法,那就是你是要来完成你的梦想,你想去奥运。把你最初想跑马拉松的心情找回来,用心理影响身理,创造出某种力量,找回初衷。”

林义杰也说,跑步重要的其实不是名次,不是得了第几名。“久了你会领悟到你生命的阶段不是每次都要得名,反而是你能不能再进步,你的理念可不可以再实现和实行。”所以每一次参加比赛的目标很仔细,要放弃前一定是想很久,不可能随便放弃。

林义杰说随便放弃无法成为一个优秀的运动员,除非是身体有一点不舒服,那个不舒服可能造成往后身体重大的伤害,才有可能放弃比赛。听到这里,我们彻底体悟到什么是所谓的“运动家精神”,比起名次,更重要的是不轻言放弃,那是对自己和运动的尊重。

而一开始就发声的范逸臣则有一点不得不,“你就在沙漠里,也没有车,又口渴,你只能选择往前跑,或是可以往回走,到上一个补己站,然后继续,有的时候当你有舒适的选择的时候你很难发现自己的潜能。”他说,同样是十公里,有平坦的路也有山路,人们会想,为什么要去跑山路?还是跑平地好了!但一旦选择了粗旷的路线,你就会看见自己的能力还可以更不一样,而这样的哲学,也同样能反映在人生。(推荐阅读:芬兰女生这样运动,不是为了瘦而是为了生活

“人很容易给自己很大的藉口,但如果一个人还能够坚持走下去,那会成长许多。你会认识自己懒惰的那一面,会认识自己坚持的那面,认识自己的好跟坏,学会去驾驭自己。”

也许放弃的时刻总是会有,在跑步上,在人生上,重要的也许不是想放弃的次数有多少,而是坚定不标往前走的勇气有多少。

如果跑步能够帮助人,那不是一件很棒的事?

在台湾,公益路跑的概念还不广泛,这次励馨基金会 Vmen 路跑率先采用了哩程数募款的新鲜方式!林义杰说:“我参加过很多海外的许多公益路跑,其中我觉得办得很不错的是 香港 Trailwalker 100Km,是一百公里的接力路跑赛,一组四个选手,男女不限,跑步的选手会找自己的亲朋好友募款,一年有八千多人去跑,我参加过五次,我们把这个概念套回来这边,台湾目前还没有跑步捐款的概念,所以现在是大家跑完一个公里数,由企业认养公里数,回馈到慈善机构的Event 上。”听起来有点难懂,但基本上就是邀请企业赞助,每公里认购一定金额,选手人数多、跑得多,捐款多,一种你跑步我捐款的概念响应公益活动。

范逸臣就是被林义杰拉来的那个朋友,从朋友到跑友更进阶到一起支持公益的夥伴,范逸臣说:“义杰邀请才知道这个活动,我一直想用自己的能力做公益,无论是用音乐或是其他的管道,如果能够把平常简单的行为转换为能够帮助人的行为,这很棒,台湾有那么多人喜欢运动,如果能够转变成公益,力量不是很大,也让我们这种一般人在跑步的时候多了一点动力和诱因,今天不是为了要消耗热量而跑,而是今天去跑了能去做善事。”

张嘉哲本身就是个跑者,第一次接触到公益路跑,是在还是学生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位小志医生想为台东基督教教养院募款添购不足的设备,而去挑战太鲁阁马拉松,自己训练,最后在太鲁阁跑了 5 个多小时回来,那是第一次,张嘉哲看到有人可以为别人而跑,为众人而跑。“那时候我特别感动,看完这个节目我还写了一封信,夹一千块,希望他能完成募款项目,虽然我是学生只能提供小额捐款,但也能够提供阿拉松经验,这次 Vmen 路跑让我能够延续这样的感动。”

如果跑步能够帮助人,那不是一件很棒的事?所以这次三个人站出来,成为 AV 战士(Against Violence),为了受暴妇女而跑,林义杰说:“我很理解那种受了伤,却还是要继续跑下去的感觉。”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坚定,我们不禁想到,林义杰也是哭着笑着才有今天的成绩。(同场加映:不可错过的世界十大马拉松

女人迷问答,男人会不会害怕 30 岁?

访问最后,面对眼前三个不同年龄的男人,女人迷好奇,他们对于 30 岁的看法如何?林义杰年纪最长,他先是惊呼自己就快 40 岁了!而后说:“你的 30 岁,就是 20 岁奋斗的结果。你的 40 岁,也是你 30 岁奋斗的结果。我期待我 40 岁能够退休,所以我现在很努力工作,我 40 岁想和范逸臣学音乐,每天唱唱歌也不错。”范逸臣打趣地说:“这会影响我退休时间,那我 40 岁之后我要开始参加超级马拉松。”谈笑之间,看得出两人生死与共的好感情。

林义杰补充说:“其实会害怕拉,那个害怕不是负面的,而是正向的,能够督促你现在做得更好,让你未来表现得更好,达到你的目标,甚至是超越你的目标。”

而年龄次长的范逸臣则说:“对我来说那只是个数字,大家常会说 30 岁会怎样怎样,但 30 岁那年等了好久什么也没发生,其实那只是个说法,在 30 几岁对于人生会有更明确的方向,对我来说,这在 33 岁 34 岁有渐渐出来,从 20 几岁出道也十年多了,之前累积的、学习的,渐渐有一些成果,你会发现自己的成长,也发现自己对自我的瞭解更透彻,会更勇于面对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对于范逸臣来说,数字不重要,反而是人生的另一个阶段,自己对于未来越来越清楚,也更懂得花时间在值得重要的事情上。(推荐阅读:亲爱的女人,你值得对自己好一点

三个人共同的感想是:“三十岁真的不会怎么样!”有点逗趣,但也直指核心的点出事实,也许就像是马拉松,每个阶段,你会有追寻的目标,而我们,都在只有自己的那条路上。

这次的访问有点不真实,当你不去想眼前三个人的身份,一个是奥运选手、一个超跑冠军、一个知名艺人,但其实回归原本,他们就是三个跑者,三个单纯爱跑步的人,用自己的努力,跑出三个截然不同,但一样精彩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