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自拍已经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事,但这个词汇在智慧型手机发明之前是完全没有出现过的,人们不断自拍,也会因此谈论自拍的好与坏,谈到健康,今天还有引发头虱一说,到底是真有其事,还是以讹传讹,来看看地球图击队的报导。(推荐阅读:部落客心机大揭秘!质感照轻松拍

俄国的消费者保护团体发出了警告,他们担心青少年的自拍风潮会酿成头虱大流行。

自拍增加头虱机率

《德国之声》3号报导,俄国当地正弥漫一股不寻常的气氛,库尔斯克州(Kursk)政府的消费者权益团体 Raspotrebnadzor 就发出声明:

 
“专家指出,青少年自拍时彼此靠近并摸头的姿势,增加了头虱传染机率”


常常造假的机构 

在过去,这家消保团体发出的声明多是以假乱真;例如他们曾称乌鸦是长了翅膀的狼群,还会四处散布禽流感,所以得完全灭绝才行;他们也曾因为政府不喜欢特定进口食品,所以对该食品下达禁止进口令。(注:与乌克兰交恶的俄国曾禁止该国的酒类进口,也曾反制欧盟禁止农产品和动物油进口。)
 
现在,我们可以说西方世界流行的自拍风潮成为入侵俄国的新武器吗?或是更明确的说,俄国政府觉得这西方来的趋势犹如头虱般的碍眼?(延伸阅读:健康食品的重新定位
 
《德国之声》的记者进一步想联系这个消保团体时,他们声称这些“专家”来自加拿大,而记者之后也证实确有这些专家存在。所以,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头虱和自拍真的有关连吗?

头虱患者逐年增加

加州的头虱治疗中心 Nitless Noggins,担任会长的玛尔西(Marcy McQuillan)就相信这两者有关,因为就她自己的治疗中心来看,她发现在过去几年间,超过小学以上的求诊患者数出现增加趋势,更有趣的是,一般来说,头虱好发在年幼学童身上,但这些上门求诊的患者并没有年幼的弟妹会传染头虱给他们。

 
玛尔西说:“我们会问问患者,他们近来都跟谁接触,然后告诉他们可以检查看看手机里的照片纪录,结果,我们发现在手机中如果出现一张照片有4名孩童同时现身的话,那张照片里面的1到2人就会有头虱问题出现。”
 
这样的现象,并没有只限定发生在加州,因为马尔西和来自美国各地的患者谈过之后,就发现这种头虱现象发生对象下至国小5年级,上至大学都可见。
 
“我们发现,过去几年间,头虱的患者数量增加了40%”

怎么证明?

进一步问到英国的头虱专家莱特(Dee Wright),他在当地拥有“发力:除虱专家”(Hairforce - Lice Assassins)诊所,他也同样发现青少年的头虱症状有增加趋势

“我们发现一堆年轻人(到诊所求诊),但这种现象很难证明与自拍有关”

公头虱。

媒体炒作

现在,欧洲的媒体都报导了俄国“头虱 vs. 自拍警告”的消息,不过问到哈佛大学的公众健康与昆虫学教授波拉克(Richard Pollack)时,他则称这现象是“毫无根据”。(推荐阅读:人人是媒体的时代,你的媒体原则是什么

“(因为自拍传染头虱)这样的机率很有趣,我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性,但我认为这件事情没有科学证据可以佐证。”

对波拉克来说,这种说法会出现,是因为那些治疗头虱中心一起炒作起来的。
 
“这如同行销策略一样,藉由恐惧诉求的手法来吸引更多客群到他们的诊所求诊”,波拉克进一步谈到,现在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大众更容易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

大众以讹传讹速度比头虱还快

波拉克说的没错,因为根据电视台 CTV 的报导,当中就引述一间加拿大头虱治疗中心的负责人说法,这名负责人表示玛尔西的说法没有错,因为就连他自己都染上头虱,原因是因为他常常和自己女儿头靠头自拍。
 
或许,我们能说这起事件背后的动力源于人类过度沉溺在科技世界,这让我们认为,科技发明也必须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浸淫交融在一块。(延伸阅读:科技让我们更孤独?
 
在群众心理以及媒体报导下,这样的“自拍染虱”说法从加州的头虱中心传到加拿大的治疗中心,又从加拿大的治疗中心一路传到了俄国当地,最后,在俄国消保团体的声明下,又把这种说法推进了欧洲大陆,这样的传播速度或许连头虱都无法比拟,也不是任何自拍社群媒体可以比得上的。


本文同步刊载于地球图辑队
编注:对原文报导有兴趣的朋友,请参考 “Check your head: are lice going as viral as the idea that selfies help them sp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