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权,为爱启程”的彩虹围城活动,在这场婚姻的革命当中,同志没有不一样,愿每个人都在爱里自由!

“愿每个人在爱里都能自由。”

故事的开始在十月五号彩虹围城活动的现场。(推荐阅读:同志权益的胜利!法国通过同性婚姻及领养法案幕后血泪

那对老夫妇很特别,不同于周遭氛围的激昂与鼓舞,他们从头到尾都只是静静地站在舞台的远方不发一语,偶尔夹带些疑惑的皱眉神情,但他们又比谁都专注,始终直视着舞台上短讲的每一位讲者,目光不曾离开。活动结束的当下,他们却没有随着人群散去。一直站在这对老夫妇附近,偷偷观察他们的我,在此时与他们的眼神对上了。

被发现偷看他们的我,羞赧地向老夫妇交换了一个微笑,像是开关突然被打开,老夫妇用急促的声音突然向我抛出了一个问题:“小姐,你是那个吗?”

“哪个?”对这没头没尾问题感到困惑的我,在理解老夫妇所指“那个”是指“同志”后的我,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会想来参加这活动?”老夫妇又抛出一个问题,此时我心中的疑惑更扩大了,我是不是同志,跟我要不要来参加彩虹围城,这两件事之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不是同志,就不能关心婚姻平权问题吗?

“我关心这议题很久了,所以我想到现场表达我的支持。那你们呢?”我笑了笑,决定反问这对老夫妇。

老夫妇沈默了好许,老先生推了推老太太,示意老太太向我说明,老太太低声表示:“前一阵子,我们的儿子向我们坦诚他是同志。一开始我们完全无法接受,他是独子,从小也很乖很听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一直追问他,他也什么都不说,最后我们大吵了一架,虽然现在和好了,但面对我们的问题,他还是都选择不回答,一心只想要他变回正常人的我们,却发现他因为我们变得很不快乐,我们爱他,但还是有很多不能理解的东西,所以我们决定自己到现场来看看。”

听到这段回答的我,心在瞬间被揪得好紧。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试着用尽我知道的概念跟老夫妇沟通。有时候我们自以为的沟通,常常是在各说各话,没有定论之后,而做的妥协,但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究竟真正期待的是什么。这次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我们都不妥协,我们都要把我们最想要说的那句话摊开来,然后再把想像力扩展开来,去寻找双方交会的可能。

太多时候我们习惯了自身拥有的一切,用自己的眼光来看待和评判世界,却忘了这个世界从没有所谓的理所当然。翁山苏姬曾经说过:“真正的自由是无所畏惧。除非摆脱恐惧,否则无法保有尊严地生活。”(你也会喜欢:爱,就是喜欢我真实的样子

愿每个人在爱里都能自由。


“你们没有不一样,不需要刻意去迎合谁,我只想要你们做你自己。”

回家之后跟朋友在脸书上分享今天的经过,朋友好奇地问我为了什么这么执着于婚姻平权的问题。我想了想,打下了这句:“我相信爱没有不同。”

柏拉图在〈飨宴篇〉曾说过:“从前是雌雄同体被切成两半的,现在寻找另一半,是为异性恋。从前两半都是女人的,被切成两半后,寻找的另一半当然也是女人,男人亦同。”

这段话我不同意,同性恋和异性恋不一定都是与生俱来的天性,爱会流动,性别建构也会流动,只是我们爱上的生理性别不同罢了,而不管现在爱上的是同性还是异性恋,我们在情感上的索取是相似的。

我们都期待着这么样的一个人,在日常生活里温暖着彼此。清晨,摸摸对方的头,一天从那句“起床啦!”开始; 中午,煮着对方喜欢的拿手菜,饭后为谁洗碗吵点小架; 傍晚,手拉着手去公园散步; 夜晚,窝在对方的怀里看电影,最后彼此相拥而眠,踏实的连梦也懒得做。这样的日子算什么都是从复数开始,还有我们计画的“之后”里都有着彼此。(同场加映:为爱发声!世界各地不分性别的深情摄影集

而为什么我们要剥夺同志计画的“之后”里都有彼此的权利呢?

反同志团体说把同志纳入婚姻里,会破坏传统婚姻价值,甚至有鼓吹性解放的可能。对于这种说法,我只觉得爱有时候是种最可怕的意识型态,当爱成为一种你我的共同信仰,冠上爱的字眼,我们好像就有了无限的力量,就可以一起无所畏惧地牵引着彼此,走向美好的未来。

但当群体对爱的想像只有一种浅薄的正向力量时,爱也是个太狭隘的可能,都从单一的价值出发,而显得贫乏。一味鼓吹爱的阳光面时,会使得我们只知道爱模糊的口号,却不见得了解爱实践的方式,不了解爱里的苦痛,可能会让曾经最感动的一句话成为今生听到的最大谎言。(值得看看:“家,是用爱打造的”同志养育的孩子告诉你什么叫爱

而我身边有好多的同志朋友,为了让自己的爱受到周遭的认同,会刻意让自己和伴侣呈现出一种阳光、正向、干净的印象,但这时爱的想像开始变得扁平化,而变得单一。

生活不会只是童话,就如同爱里不会永远都只是阳光、正向、干净。即使被贴上肮脏与不堪的标签,仍相信的才是爱。同志跟异性恋一样,爱情实践的过程里同样有着性欲、一夜情、性交易、劈腿、性病的可能,难道因为同志不是你我想像的干净、正向、阳光,同志就不配拥有爱的可能?缔结的婚姻就没有价值?

当我们用异常“神圣”的标准去看待同志婚姻,却忘了同志的爱本质没有不同,他们有七情六欲,在爱里也有占有、不贞、嫉妒、摧毁。当爱有了界线,是另一种压迫的可能。

你们没有不一样,不需要刻意去迎合谁,我只想要你们做你自己。

单身的你们,或许还是会被歌词或电影情节触动,但却宁愿小心翼翼去等待下个人的到来。又或着相信不爱的爱情,永远不会变坏。 所以不断地调情和暧昧,却永远不要相爱。有伴的你们,或许忘记了轰轰烈烈的爱情誓言,但却一直拥有那种在寒冷的日子里,牵起一双温暖的手,踏实地向前走的感觉。

与其不断找一种“对”的爱,不如找自己适合的、喜欢的人生旅程过。“同志要的很简单,就和我们一样。”但不代表同志的样貌必须都变得一样。(推荐阅读:教孩子从小尊重同志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