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掉政治纷争不谈,我们能为身处的家乡带来什么希望?就算困难,我们也要坚信自己能为台湾带来希望的一天。

来这一个多礼拜了,今天早上第一次看见伦敦下雨。

我是一个睡觉习惯不关窗帘的人,虽然因为这个习惯让我时常在大清晨的睡眼惺忪地被亮醒,但我喜欢那种每天一早接触阳光的感觉,让我确切的知道这一天的开始。

而今天早上,叫醒我的不是阳光,而是隐约的雷声和雨滴打在窗户上的声音,滴答滴答。我从棉被堆里坐起,怔怔的看着窗外好一阵子。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忽然明瞭,我真的来到伦敦了。(延伸阅读:听见东伦敦,每个涂鸦都大声

来到伦敦的这一个多礼拜,几乎都是艳阳高照,让我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朋友说,现在正是伦敦天气最好的时候,风光明媚,岁月静好。但我总有一种被追逐的感觉,即便伦敦的确是一个方便舒适的城市,我还是没有能够真正的放松下来。

一直到今天早上的这场雨。

(Getty Images)

 

#453760145 / gettyimages.com

我才明白一直以来我自己都是过客,不管我人在何方、身在何处、看着怎么样的天空,做着什么样的事情,我都是带着一种旁观的态度,刚到伦敦的时候,我也是带这种感觉。

是雨滴打在窗台上的声音,是那一片灰蒙蒙的雨后天空。风雨如晦,我却感到安心。不论想或不想,愿意或不愿意,我总算到了这里,而如今,也不再仅仅是一个过客,至少未来的一年当中,我会成为这座大城市里头其中一个小小的脉动,随波逐流在其中。

我一直很喜欢东邪西毒里面的一段话:“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阶段,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山后面,你会发现没什么特别。回望之下,可能会觉得这一边更好。”

我一直望着山峰,不论何时何地,我都想要攀上巅峰。于是我翻过一座又一座的山头,然后发现更高的山峰,路途上,总会遇到很多人,有些人站在比我高很多很多地山头上,持续地爬。有些人坐在山坡,怡然自得的看着山下的风景,也有些人,站在山脚下,从来没有想过要爬上山头,但他却能拥有眼前的一大片平原。(推荐阅读:珍惜每一个心动的瞬间

究竟谁比较快乐?爬山的还是从来不爬山的?我始终没办法断定。

(Getty Images)

 

#77189522 / gettyimages.com

我也不确定翻过山头、攀上山峰之后,我会看到什么,可能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吧?但既然我开始爬了,我就会慢慢的爬下去。只是,偶尔,我会在路上看到一些特定行业的成功人士,这些人,无疑的相当厉害,也相当优秀,他们本身也值得这些“成功”。

然而在这些成功人士当中,我普遍发现了某些特质。一些我无法打从心里认同、也不敢恭维的特质。是什么转变了这些人成为这个样子?我没有办法想像。我也曾经迷失了好一阵子,汲汲营营的想要变成这样的人。

读书本为修身,正己之后才能够正人。(多读书:不只做软书虫,朗读让经典越嚼越香

我的确是一个很害怕失败的人,但是我更怕的是在未来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

昨夜晚上和大陆朋友聚餐,喝了点酒,走在泰唔士河畔的街道上,夜风吹过来,扑在脸上,格外的舒爽。我问起旁边的朋友,他毕业之后想要在哪边工作,伦敦吗?还是哪里?

他一脸笃定地回答我,他还是想要回去。

而这不是我第一个遇见想要回去工作的大陆人了。我当下其实相当意外,但事后想想,也不是那么的奇怪。

我又何尝不想回去台湾呢?但小岛上的阴霾实在太过厚重。(延伸阅读:台湾,该走还是该留?

(Getty Images)

 

#462012961 / gettyimages.com

不得不说这次连胜文的广告虽然做得非常烂,但标题的确有他的道理所在(只是影片内容跟他的标题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的确都需要希望,也需要一些能够相信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了。我们也的确需要有人来撒下这些希望的种子,只是很显然的,那个人不会是他。

希望这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那么究竟在哪里呢?我不知道。

或许有时候我们必须深入风雨当中,山的另外一边,究竟有什么呢?或许风雨如晦,我们才能看见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