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输的从来不是人才,而是政府以及企业主应该给予台湾人才更多支持以及发展的可能!

今年暑假在 Pebble 做完 Intern 以后,我在 Wharton 的旧金山校区开始第二年的课程。Wharton 在三年前开始利用原本是 EMBA 使用的旧金山校区,让对科技及新创企业有热情的 Full-time MBA 可以在旧金山上课半年。对我来说这是更了解矽谷环境的最好方法。学校也积极鼓励同学参加在湾区各式各样的新创活动及会议,所以我也就鼓起勇气花了300美金,买了这次 TechCrunch Disrupt SF 的学生票,想要感受这里新创企业的活力。

TechCrunch Disrupt 是由美国最大科技媒体之一的 Tech Crunch 举办,目前每年在旧金山、纽约、欧洲及北京皆有举办。先从整个会议讲起,今年的 TechCrunch Disrupt SF 办在旧金山的 Pier 48,据主办单位的说法是有超过3,500人参与,我在现场的观察大概以第一天最为踊跃,可能有接近1,500人,第2/3天与会人数大约就在500-700人左右。可能因为所有演讲皆有线上直播、票价也相对昂贵的原因(全票2,000美金),这样的参与度跟我原本的期待比起来有极大的差距。

但回到活动本身,Pier 48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大仓库,设备也不是顶尖,流程也有极多改善的空间。但讲员的名气、赞助商的支持、及新创团队的多元性是让我惊讶的。也让我想要跟我目前观察到的台湾做一些对比:

1. 先不提中国韩国日本,爱尔兰跟杜拜能,台湾为什么不能?

当我走进 Startup Alley 时,映入眼帘的是 Chinese Alley, Korean Alley, Japanese Alley, Brazilian Alley, Arabia Alley,这些 Alley 们,都是各个国家的政府赞助来参加 TC Disrupt 的新创事业。日本的 JETRO、韩国的 NIPA 就是这些团队走向国际的幕后推手。

不说这些国家可能比我们有钱、有资源作为新创团队的后盾,但我也看到爱尔兰、杜拜、跟香港都有摊位推广自家的创业资源或是团队。不禁让我想起,难道我们真的没有钱,帮几个新创团队出钱争取国际知名度吗?

在我跟一个韩国团队 Between 的对话中,发现这些资源的要求其实不是很高,就是两张来回机票跟三天的住宿,我想一个团队15万是绰绰有余的。Between 其实早已进军国际,主打情侣间的网路互动空间,目前有900万用户,其中一半来自韩国,来 TC Disrupt 的目标就是要让更多人认识 Between 。有趣的是,两个从韩国飞来的 Between 成员,皆是 ABK,却愿意回到韩国开启自己的一片天。我只能先问自己,有这个勇气吗?也很想把这个问题抛给更多的台湾人,我们有这样的勇气吗?(推荐阅读:为什么台湾留不住人才?在台湾是怪胎,在美国却被 NASA 抢着要

2. 台湾的团队水平不输其他人,政府以及大企业主的力量比不上他国

说到这里,还是要提到台湾团队。我觉得台湾团队的创意跟执行力一点都不输给这些在旧金山的团队。以 Between 来说,台湾曾经上线的 SweetShot 就可能是一个竞争对手。但是种种因素,就造成了900万用户跟暂时歇业的差别。

到此,不免要提到这次唯一看到的两个团队,AirSig 跟Sentri。今年5月在学生活动平台 Blink 的邀请下参加了AppWorks 的 Demo Day 时就简单见过两个团队。几个月过去,AirSig 已经拿到来自鸿海的200美金融资,Sentri 也在美国的 Kickstarter 上面募到了超过40万美金,准备进入量产。

若是要我把这两个团队跟我在这次会议的其他团队比较,我真的觉得台湾团队的简报能力跟产品完全不输给其他各国。在跟AirSig 聊天的时候听到了他们对未来的很多想像跟愿景,让我更加相信,只要能让团队走出台湾、登上世界的舞台,新创事业是有很多的可能性的。就因为这样,资金、市场、人才需要成为这些团队的后盾,而政府与大企业主能做的实在太多太多。(同场加映:高阶人才外流第一名,台湾该怎么办?

3.不惜一切改变现状的勇气

最后,我想提两个让我感动的讲员,Dan Gilbert 跟 Mark Cuban。

这两位老大分别是现今克里夫兰骑士及达拉斯小牛的老板,同时也是极为成功的企业家与投资人。Dan Gilbert在2000年将自己创立的 Rock Financial 以5亿美金卖给 Intuit,Mark Cuban 则为一个 serial entrepreneur,最着名的是在1999年将 Broadcast.com 以57亿美金卖给 Yahoo。创业成功及投资体育运动不说,他们对“家乡”的贡献是我敬佩的。


Dan Gilbert(图片来源:来源

Dan Gilbert 来自底特律,在08年危机之后,底特律政府陷入破产的窘境,整个城市被美国的媒体形容成鬼城。LinkedIn 的老板 Reid Hoffman 更在书中点出底特律以不复从前,丧失了创新创业的能力。令我感动的是,Dan Gilbert 这个人登高一呼,集结一群跟底特律有关系的人,从自己口袋挖出大把钞票,试图改变底特律。他们为了处理底特律犯罪、教育、毒品、失业等问题,大举清查市区空屋,自己找怪手把房子拆掉(因为很多毒品交易跟犯罪都在这些地方发生),重建底特律市中心。更在去年出钱拍了一支广告,尝试吸引人才进驻。可能有人会问,这些行为是否有Dan Gilbert的私人利益夹杂?我想这是必然,若是成功,他的房地产投资基本上可以翻几番,但是只要有人愿意做如此高风险的投资,我是赞成的。

Mark Cuban 也是一样,问到他为什么要在德州投资、创业,他的回答是,“我不相信矽谷的人比德州聪明多少”,他投资德州一样有他的个人利益,他也愿意提出,就是可以用相对便宜的价格投资德州公司然后高价卖给矽谷的公司。但同样的问题,目前我还看不到愿意有人向 Mark Cuban 一样站出来,大声疾呼投资台湾新创企业,勇敢地说我就是要赚钱!

我想现在的台湾正面临相似的问题,虽不到如此境界但也相去不远。当然,台湾有许多跟底特律不同之处,房价过高就是其一,但我很难想像是否有像郭台铭、张忠谋这样的大老板,愿意站出来承担这样的风险?而媒体又会如何批评这些“投机份子”以及跟他们合作的机关?

最后,对于我们这些必然要承担现在所做决定后果的人,只要有决心,我们一定可以比现在更勇敢、更有智慧,创造属于我们的 TechCrunch Disrupt、成为下一个启动改变的 Dan Gilb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