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可以做一个很有影响力的人,虽然可能不能改变世界,但是想要每天和世界里的人们一起变好!

我是茄子皮,是 womany 的专栏作家,也是正在“监狱”服役的替代役男、国军 online,为了想要知道人与人之间如何“不带成见”的去互相理解,我自己选择了到监狱服替代役,每天和这群被社会上贴上大大标签的“受刑人”相处,也选择了监禁全台湾“最难被管教之犯人”的“监狱”,开始了被监禁的生活。

在这个台湾监狱体系的“最后一道防线”里,我练习体会生命、思索生命,从这一周开始希望可以透过 womany 这个很棒的平台,把我在“围墙内”的体会与反思纪录,分享给“围墙外”的读者们,某一些涉及监所安全的资讯我会模糊带过,也请读者聚焦在我的感受与延伸思考,首先要和大家谈谈“为什么(Why)”,为什么要开始这一段旅程,先从我自己的故事说起吧!(推荐阅读:寻找让你生命发亮生命的事

第一章、突破心牢

描写下定决心到监狱服役以前的自己,因为创业失败及种种因素将自己困在躁郁症的“心牢”里,最后靠自己的力量解开枷锁、突破心牢。

1.1 茄子

我叫茄子,是土生土长的澎湖人,在台北念了快六年大学,大六时休了学,因为我念的师大废除了二一制度,所以习惯“自动请假(翘课)”的我,并不会被退学,记得我们亲爱的校长说:“学分不该是学习的目标,只是底限。” 所以他的好意我就心领了,基本上我几乎“零出席”,完全没去上课,所以大四之后我拿到的“零分”和小七的茶叶蛋一样多,但这显然不是一项应该拿出来炫耀的纪录。(珍惜学生身份的日子:亚洲女子高等教育权的开始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叫茄子?其实是有一天我之前开的公司里头的夥伴因为想要和家人分享团队的故事,她说因为我很爱吃茄子,所以在妈妈面前,我的代号就成了“茄子老大”,哈哈,我无言!

但是她提醒了我一点:“我很喜欢吃茄子!”为什么在我的印象中,从小学开始我是很讨厌吃茄子的,怎么可能竟然会让“旁边”的人感觉到,我喜欢吃茄子?其实一个小朋友讨厌吃茄子并不奇怪,研究显示,小朋友最讨厌吃的食物前三名,分别是苦瓜,茄子,青椒,还有有时候会“哭哭”落榜的山药,所以小时侯讨厌吃它,不意外,至少比国会里的“香蕉”还要好理解。(太阳花学运“太阳蕉”事件)(延伸阅读:写在太阳花学运之后:年轻世代的下一步,结束才是开始

我很认真的思考,我到底什么时候开始讨厌吃它的,左思右想找不着线索,所以我得到了一个结论,原来只是“我以为”我很讨厌吃它,至少现在的我很爱,但是拜托不要像成功岭(国军替代役男受训地点)上面的餐厅,把它浸泡在蕃茄汁里烹煮,一山不容二虎,一盘也不容二茄,有时候,简单就好,记得有次问一位同梯服役的厨师朋友,我都乱叫他阿源师阿源师的,“你的拿手菜是什么?” 好险他没有回答蕃茄炒蛋(电影《总铺师》情节)他淡定的回我“简单就好,我喜欢家常菜。”

 

(Getty Images)

 

#155375928 / gettyimages.com

 

在简单的生活里,我们很多人常常被“我以为”的理所当然绑架,觉得自己能力不足,喜好固定。觉得以前人怎么样,以后的人就该怎么样,比方我以前讨厌吃茄子,就觉得以后也要讨厌它,其实我只是因为不反思,所以让过去绑架了未来,至于像我们这些活在“以后”的年轻人们,每天和“绑架犯”相处,久了以后也变成绑架犯,在生活中处处看着这些“无期徒刑”的“受刑人”们,被规定没有决定权,负责“辅助性”勤务的我们矫正役男(在监狱,看守所等矫正机关单位服役的替代役男)也只能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袖手旁观啰。(延伸阅读:别让人生被未来绑架!“活在当下”的三个运动

为了不要成为“绑架犯”,限缩自己也控制他人,我沿用了“茄子”这个名字,提醒自己:“生活中的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都不可以视为理所当然”。至于为什么叫茄子皮,就是编辑要我想笔名的那天刚好在桌上看到一个香蕉皮,随便凑凑,信不信由你啰!
 

下一页,关于梦想与勇气

 

 

1.2 马丁路德金恩:“我没有一个梦想!”

 

(Getty Images)

 

#168653627 / gettyimages.com

 

高中的时候,有一堂历史课上到了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 - 马丁路德金恩的那个桥段,他有一句很有名的话说:“我有一个梦想(I have a dream.)”老师放影片给我们看,他的气势磅礡、雷霆万钧,犹如一只大榔头当头棒喝敲击我的脑袋,因为:“我好像没有一个梦想!”(推荐你看:奥斯卡女配角 Lupita Nyong'o 真情告白:别让外表决定你的价值

高中生活谈不上无趣,当然也不怎么有趣,读书、考试、上大学,把妹、约会、过情人节,曾经为了追一个女生,听说她喜欢“虐待小动物”,特别想试试看“牛蛙”,为了追她,我就买了十来只牛蛙的蝌蚪,每只蝌蚪如一节拇指般巨大,接着透过网路和百科全书的自学,尝试错误后终于养成了“一只”。校庆前的那一个晚上,我约了她在班上门口,在黑色的夜空底下提着两个小盒子,一个装着牛蛙,另一个装着一群正在蠕动的面包虫(它的食物,为了爱我和面包虫们在同一个房间一起睡了一个星期),希望可以表白成功、取得芳心(怎么会有人觉得一个女生会因为收到“牛蛙”而答应和他在一起?) 其实在表白以前她早就知道我的阴谋了,因为那时在校刊社担任编辑的我早已将养蝌蚪的历程在校刊上连载成“蝌蚪日记”,还没上演就先轰动了一下!(加油:一起结束单身!成功告白的五个小心机

 

(Getty Images)

 

#140873974 / gettyimages.com

 

不管啦~反正我就是要表白,这或许是我的第一次被打枪、人生的第一个大挫折,管他的,我深信的是,这是我的初恋,况且也没有人规定初恋的滋味一定要是甜的吧,或许我的就是又酸又苦,于是我鼓起勇气:“这(牛蛙)是送给妳的礼物,我喜欢妳,可不可以和我...在一起?”“谢谢你,那个...我觉得...你人很好 :) ”

我心里一阵冰凉:“X~我被发卡了!”通常好人卡就是一种委婉的拒绝,我想这个常识连小学生都知道,但那晚凌晨时分她却传了一封简讯:“我答应和你在一起!”哇~所以说我的人生总是充满奇迹,我的初恋就这样伴随着奇迹开始,接着却如同很多面对“大学前分手潮”的无奈情侣一样,被一句:“我想要看看更多的男生,所以我们分手吧”打倒,黯然退场。(推荐阅读:相爱容易分手难!练习面对分手的艺术

本以为我的高中生活就是读书和“牛蛙妹”的循环,我的未来就是考好大学,然后考好研究所,然后找好工作,最后当一个好老公、好爸爸,没想到马丁路德一句话点醒我:“原来我们这些浑浑噩噩的高中生,对自己的生命压根儿一点期待也没有,每天我们在做的事,就是满足别人的期待,然后那些人的期待也是来自于满足别人的期待,最后没有人知道那“诡异的期待”从哪里来,没有人知道自己对自己的期待是什么,没有人知道自己是谁?”(延伸阅读:结婚就能满足社会期待?多元成家的东方困惑

 

(Getty Images)

 

#135277891 / gettyimages.com

 

“写下你(妳)的梦想吧!”我一个念头,既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梦想的习惯,不会创造对自己的期待,那就来练习一下吧!我拿起了两张四孔活页纸,上面写下:“欢迎大家写下自己的梦想,梦想是风、行动是翅膀,只有当我们舞动翅膀,才能乘风而行!”我走到图书馆,一句话也不说就传了下去,没想到奇迹再次出现了,在图书馆引起了一阵小骚动,大家都不想读书了,“饥渴”地围着那一张纸,我觉得实在是太有趣了,于是把两张白纸翻面,走到班上布告栏,再次贴了上去,一天之内在没有任何宣传的状况下,全校每个一班级都有人跑过来,在纸上写下他们的梦想。(推荐阅读:宁可为梦想使坏,也不要穷忙一辈子

原来我们大家只是缺乏一个出口,缺乏一个“期待自己”的勇气,很多的时候我们因为害怕而被别人的期待绑架,然后这样的绑架就陷入无限的循环,记得曾经听过一句话:“姑息只会让侵略者更加的猖狂。(Appeasement only makes the aggressor more aggressive.)面对我们自己的感受、对自己的想像,我们绝对不可以姑息,妥协可能创造短暂的表面和谐,但是接踵而来的是一个心中的牢笼,紧紧地把自己关住,要靠自己的力量挣脱,就像是一个犯人要拚了命把手伸出牢房外解锁,用尽吃奶的力气之后却发现,缺了那一把钥匙。(延伸阅读:每天十分钟,找回面对生活的勇气

那把钥匙就是梦想的力量与期待的勇气,从那一刻开始,我不仅有了勇气做梦,更发现了,原来可以和旁边的人一起做梦,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我也在自己发起的两张白纸上写下了我的梦想:

“我希望可以做一个很有影响力的人,虽然可能不能改变世界,但是想要每天和世界里的人们一起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