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站在镜子面前仔细观看着自己的身体吗?人们习惯被观看、被注视,却很少时候真正凝视着自己并且感到满意,我们已经太习惯透过别人欣赏我们的方式来理解自己,女人迷理解的美是:美的东西使我们感到“赏心悦目”,如同字的排序,先看见了对方的心、内里的质地,从而将饱满的意义转移到注视他的眼神,我们认为勇敢的人很美、女人为孩子剖腹留下的痕迹很美、青春期留下的痘疤很美,那些深刻你生命的事,使你成为一个更完整的人。(推荐阅读:女人,妳其实比妳想像的美丽)

 

“女人的皮肤最神奇之处,在于它是一座永远不会消磁的记忆库。皮肤的每一个细胞都储藏着女人的回忆,一定要面对这些细胞里头的过去,让这些储在里头的情绪与问题经由每天的触碰得到安慰与一点抒发,日子才能继续过下去。”-李维菁《我是许凉凉》

人的身体是很奇妙的构造,好像每一处都有灵魂,你的手用来写字、嘴用来亲吻、耳朵用来倾听,身体的每个局部都有各自的情感功能、秘密与记忆。

一群芬兰的社会艺术家为一群女人发表了几张摩登的泳装照

“这些疤痕藏着一些痛苦的记忆,也是我勇敢过的痕迹。”

“我不想隐瞒,不想停止游泳,不想接受整容手术,在沙滩上如果还要携带着塑胶填充物那会让我感觉很不自在。”
(你会喜欢:安洁莉娜裘莉的勇敢切乳抗癌宣言

我想要感觉自由,就像我曾经拥有过的那样。”

这一系列艺术作品肯定的不仅是一群带着战绩的女人,更是所有女人的身体。我们可能有缺陷、也许受过伤,但是我们爱自己的模样,很美。(推荐阅读:15 个替女人争一口气的珍贵瞬间

20 世纪中期的女性主义摄影家汉娜・威尔克( Hannah Wilkes )也曾透过镜头发表了一系列“女性伤痕的身体书写”,除了反抗文化体制对女体自主的压制和男性为女性编制的“美丽符码”,也忽告人们对女人内在和精神的关切。

这里用身体上的污点拒绝男性观看的角度,颠覆了女人的身体要“男人看起来舒服”才是美的权力结构。什么是美?由创作者自己主宰。如果他人“主观的快乐”已经迫使我们成为某种取悦众人的样子,开始思考怎么做自己身体的原创吧!(做自己的主人:从女孩到女人,爱上自己的六种不完美

 

汉娜・威尔克也记录了母亲晚年及自己癌症末期的模样,我们直观影像中人物的痛苦,甚至感觉到心酸、经历了他人的生命,她展示了一个男性一定不会喜欢、但完全根本的属于“我自己”的身体,汉娜・威尔克从对女性生命的真实体验,来重建女性的存在意义和价值。(你会喜欢:2014 年女人可以活得多不一样?让她们告诉你

我们真正凝视过自己的身体、甚至是身体里的力量吗?你的善美是无法取代的,因为你拥有别人没有的疤、那些疤就像刺绣一针一线,缝合出独一无二的灿烂。

 

 

图片来源: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