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姊姊写给弟弟的感人告白,最最亲爱的弟弟,无论你爱上男人女人,姊姊都会挺你,姊姊永远爱你。

 

爱上同性,或异性,会有不同吗?只要你爱过,已然足够。

这篇文章,给我最最亲爱的小弟。在我看来,无论你爱上什么人,爱情,也只有一种。

(Getty Images)

小弟:

这里的文字
你不会看到
但我仍然想说
我会陪着你走下去,我最不能舍下的你。

记得年幼时无数次的吵架,数不清的无谓争执,幼稚可笑的各不相让、张牙舞爪,我嘴里总能吐出源源不绝的骂辞,但到了你被罚站在门外的时候,我却巴巴地倚在屋内的栏里,看着你哭,也为你哭。

这个情境,在这几天我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

你长大了,我们不再无聊的漫骂,你开始长成男子。

在韩国旅行的那一次,我发高烧,是你替我拿沈甸甸的行李,是你替我冲调电解质饮品,是你替我不住地问空姐要来一瓶又一瓶的暖水,是你不住地调好坐姿,压低已然长得比我高的身子,让我靠在你瘦削的肩膀上,沉沉睡去。

那一次,我发现原来放下坚强的自己,被家人照顾,也是一种快乐。

这一次,你再次被不同的人隔在门外、圈外,我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没有什么可以做
唯有在这里
隔着别人定下的栏
告诉你我会在。

我很庆幸
我离开了E君。
因为如果他或他家人知道你今天的情况,以他们的接受程度估计,你会有多么难堪。

叫我最愕然的是,你竟然不敢告诉我,是因为你也知道,他们对于你圈子里的人、“这一种的人”,抱着如何敌对的态度。我不了解,口中句句都是“包容却不认同”,吐出的却都是难听的称号,这,是包容?(推荐阅读:我们,也很想成家

(Getty Images)

我不清楚。我没有很多的知识、没有能够吓死人的头衔、不清楚为什么你会成为很多人眼中的“罪人”,我只知道,一如以往,你是我在栏边哭的理由。

我只知道,爱情,以不同的方式存在,这段日子里,只要你爱过,就够了。

我不特别冀望你会生儿育女,拖着几个小孩唤我“姑姑”,因为我最想看到的画面,是你拥着你真正心爱的人,牵着对方的手,微笑地走下去,哪怕外面风风雨雨。(推荐阅读:法国通过同性婚姻及领养法案幕后血泪

I'm so proud of you, still.

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