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妳,每一个在女人迷的你们,都是勇敢的公主,我们会痛会哭,但我们不见得得等着谁来拯救我们,我们能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好想说的是,人生并不长,擦干眼泪后,记得打一场对得起自己的仗吧。来听听 womany 来自香港的驻站作者汪子,深切体悟的分享!(同场加映:不合脚的鞋,放下吧

我终于,能够好好坐下,在电脑萤光幕前,记下那些专属的美丽与疼痛。

正值新旧工作的交替期,两边的公事也需要帮忙,忙得死去活来-出奇地,我没有埋怨没有大呼小叫“好辛苦好辛苦”;因为,我需要的,正正是一段让我彻底沈淀的冷静期。

我想,我们都经历过,当爱情不如意的时候,除了与朋友倾诉,我们更愿意将时间狠狠地花在工作、学习上,一直向前冲,彷佛就可以将背后的伤痛远远的扔在身后。(推荐阅读:给刚失恋的你和妳

谁不会呢。这或许是一种最低劣的自我保护程式,却也能起码让自己有一丝丝喘息的空间-只有在静下来的时候,泪才会慢慢渗出,往往在床上辗转反侧之际,才猛然摸到发际间的一片濡湿-什么时候,又流泪而不自知?

这段期间,我们不敢看任何与恋爱有关的电影,听所有的悲伤情歌,因为你知道,自己的情绪已太多,几近满溢。

直至一天,你拖着疲惫的身躯下班,轻轻倚在车门旁,一侧头,才发现,眼泪好像不再渗出来了;你扯开一个笑容,望望玻璃幕门倒影的自己-是的,你眼眶暗沉,眼神略略颓靡,却别有一种味道-那不是千帆过尽的沧桑,而是从灰烬中领悟余温的一种感动。(我们都明白,分手之后,再多的眼泪都与他无关

感动不一定是对方捧了一大束花在你家门口等一个晚上,不一定是对方深夜时为你跑出去买的夜宵,感动,也可以是拥抱那个濒碎的自己。

感动,是因为看见自己的翅膀,缓缓伸展,抖扬张开的模样。

最近真的不敢再看与恋爱有关的电影,唯有重看一些喜剧,应该说,我以为的喜剧。

我打开〈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大门,跳进另一个世界-色财缤纷诡异,各人口中说着不合常理、文法的句子,诵念着彷如咒语的诗句,强尼戴普那奇突的帽子与造型;这样的一套片子,理应安全吧,还有什么可以哭呢。

直至我看到,爱丽丝投靠白皇后,在阳台上,细细凝望这一片低垂的夜空-“这只是一个梦,我多么希望能快点醒来。”

她接受不到这里的怪异,接受不了艰辛的杀龙任务,甚至内心深处,她接受不了自己爱上一个奇怪的帽客-他没有家财万千,没有至高权力,甚至没有恰当的礼仪;她宁愿自己是在梦中,只要一觉醒来,所有事情都会重回正轨,哪怕她的“梦”中,有一个愿为她反抗红皇后的真正王子。

那一个晚上,在花园里,她看到了她的毛毛虫朋友,毛毛虫告诉她,自己将要死去了。爱丽丝不舍,为什么所有美好的都要离我而去?

直至她看到,本来包裹着毛毛虫的润白细丝中伸展出斑斓的色彩-毛毛虫死去,长为蝴蝶。蝴蝶在她手指上稍留停留,然后飞走。

第二天,爱丽丝穿上了专属她的盔甲,走上阵,告诉自己,我可以杀掉那头巨龙。

我的泪珠,断了线似的,抹也抹不掉。我们都是爱丽丝。

我们不算特别的美艳动人,不符合“标准”中的温婉贴心,甚至我们像爱丽丝一般,总爱做着奇怪的梦,梦想自己有一天,乘上自己的船,走自己的航线。

爱丽丝最后做到了。

不是因为她是爱丽丝,不是因为她闯进了仙境,而是因为她能告诉自己,“我可以。”

有些人会带着一点婉惜地说,啊她放弃了怪帽客,那么好的一个人。

她没有放弃,她只是了解,自己的追求。如果在仙境里逗留,她也一定受万民爱戴,而且每天只要简简单单的就可以过上快乐日子,可是这都不是她所要的。(同场加映:爱情走了,他离开了,我们还有什么?

她杀掉的,不是巨龙,是内心深处的锁-锁起了她的勇气、她的本性。

或许她的航海路线会失误、或许她的“海外市场策略”会失败,可是当她踏上船的一刻,她已经成功,因为她从毛毛虫,变成了展翅飞翔的蝴蝶。

我们爱过不该爱的人、恋上不认真的对象、将真心交托给错误的人、我们在工作上将自己放在不合适的位置、我们任性地放下辛苦建立的一切跑到外地…

但只要我们做过,就已经将隐藏的翅膀慢慢张开,飞出自己的安全区。

我不敢肯定,我爱的人是否爱我,也不了解,转工作这个决定是否能为我带来事业的成就,但我很清楚,从茧里挣扎出来,一定痛;只要这一刻,你觉得痛的值得,就长成了一只蝴蝶,像爱丽丝一样,穿起我们贴身定做的盔甲,打那专属的仗。(亲爱的你:别害怕,“疼痛”让你更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