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越来越多人开始讨论,为什么韩国能在短短几年内变得这么强?今天我们由韩国的高压教育体系角度切入,让你看看韩国学生的生活,成绩的好坏替他们决定了一生的幸福与尊严,考不进好学校,在韩国恐怕一生都难以翻生。而这大概也是为什么韩国成人自杀率高居全球第三的原因,从出生那一刻起,韩国人的命运就与成绩息息相关。(推荐阅读:另类教育,让德国的孩子不一样


韩国大学联考,比台湾压力更大! 图片来源

以国家而言,韩国青少年的教育成果,可能是世界数一数二。

PISA,也就是联合国所做的“跨国学生能力评量计画”之中,韩国十五岁学生,在阅读能力上排第五,数学能力排第四。世界各国也把韩国近年经济上的成功,和它的教育成功相提并论。

但韩国的教育,真的可以算是成功吗?深入韩国采访的美国记者,以及美籍交换学生,提出以下观察,让我们看到韩国高压教育的代价与危险:

一、韩国校外补习之风极盛,学生没有生活可言

(Getty Images)

韩国学生的校园生活是这样的:四点半之后是自习到晚餐,晚餐后自习到九点,九点之后许多学生到补习班学到十一点,学生说是他们真正学会课业内容的地方。补习模式和收入有关,最有钱的请私人家教,第二层则去大型联锁补习班,第三层参加学校的课后辅导或是自习。

学生和家长普遍相信花钱可以学更多。

美国交换学生观察,在韩国,寒暑假时,图书馆一位难求,K书中心全部满座,附空调,许多K书中心有如监牢。韩国所有高中生都被剥夺了生活,其实什么也没做,没有家庭也没有父母,他们上课睡是因为真的累坏了。他们用在学校的时间“多到荒谬”。(相比之下,荷兰的教育体系让孩子快乐学习

二、父母相信:大学联考一试定贵践,终身难翻转

韩国对顶尖大学的信仰,是古代科举传统遗留,加上过去五十年经济发展经验,好学校学历在文化传统和经济成就上都被肯定。直到今日,韩国国人对大学联考的信仰根深蒂固:成绩决定一生的幸福和尊严上了精英大学(全韩三所,百分之二的学生),就是“上帝选民”。

韩国面对升大学联考,简直成了全民运动:在考前,低年级帮高年级打扫,清除学校任何可能分心的东西,店家卖好运商品,寺庙教堂涌入信众,电力公司检查考场附近电路。考试当天,股市晚一小时开盘以净空道路,计程车免费接送学生应考。学校教师与学弟妹到考场迎接考生时,舞旗呐喊。考试开始后,学校周围禁按喇叭,有警车巡逻。英文听力题目播放时,飞机禁止起降。

韩国的学生整体而言自杀率不高,比芬兰和美国都低,但韩国的成人自杀率是全球第三,次于格陵兰与立陶宛。很有可能是因为,在当学生的时候,大家一样可怜;等到成人之后,社会差距极大,劣势者感到永远没希望,因而轻生。(想想台湾:台湾人,你为什么这么忙

三、父母以严教表达关爱,往往毁了家庭关系

韩国父母仍是有慈爱的一面,但他们对孩子,常是用严管勤教、逼迫读书这种方式,来表达关爱。父母像是教练对选手,而且从来不怕选手运动伤害。也因此,无论成绩排名如何,韩国学生随时仍自责自己不够认真和努力,不够优秀,自我要求极高,自我评价极低,这是他们不断投入的原因。

这个教育环境已经造成惨案,曾有池姓单亲高中生谎报成绩,被发现后杀了母亲,胶封房间藏尸八个月,后来案发,全国震惊。这个学生排名全国百分之一,全国约四千名。他过去,成绩每不理想,母亲就用球棒殴打。国人多同情孩子,认为问题出在妈妈。


在联考前,韩国父母涌入寺庙和教堂祈福  图片来源

四、次次教育改革,次次灰头土脸收场

韩国每年都有集体作弊的丑闻,而补习班老师常常涉案。2007年,韩国补习班窃取 SAT 考试题目,使当年有约900学生的成绩被注销。

韩国政府常试图打击该国补习文化,甚至曾立法禁止,但每一次都因家长团体抗议而打销。现在韩国有设补习费用上限,但事实上,多有收2-5倍的补习班。韩国也订出补习宵禁时间,设立10点之后不得营业。但许多补习班就以K书中心为名义,挂羊头卖狗肉。

韩国师培体系的改革,造成了反效果。大专院校以师资培育为赚钱工具,将门槛设得极低,培育大量流浪教师,整体素质更差,教学成果更差。希望用互打分数的方式强化师资,设立再培训机制,也被教师抵制。

升学制度改革(纳入更多变项),出现许多负面结果:设立偏乡计分优势后,就有人谎报故乡、设立单亲优势后,就出现父母假离婚。整体而言,升学制度每改革一次,补习班就再次大量增加。

五、补习班成致富产业,但连因此受益的补习班老师都希望改革

韩国补习班与学生和家长联系关系极为密切,学生到补习班,立刻简讯通知家长,上课结束前会再收到简讯告知学习状况,每个月老师会打电话给家长2-3次。

补习班老师是完全的功绩主义,没有资格认证,没有退休金和福利保障,没有底薪,一切由教学成效决定,大部分补习班老师是低薪且高工时。补习班主任依网路评价、家长意见、观看教学,决定谁是明星老师,补习班之间甚至互相挖角。2011年,韩国父母花180亿美元的补习费,吸引跨国银行集团投资补习业。全国知名的补习名师,2010年收入可以高达400万美元。

连补习明星金老师,也不赞成韩国现状,认为容易造成贫富的世袭。但他也认为,这是公立学校失败所造成的,他们希望学芬兰。金老师也愿意帮忙培训公立学校老师,他不希望自己六岁的儿子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来听听芬兰的正反两方意见:北欧其实没有这么好!为什么我不喜欢芬兰教育连嗑药少年都认真交报告:芬兰教改成功的五大关键

 

从各国的经验学习,让我们变得更好
〉〉真正能改变台湾的,是大多数人愿意做微小的改变
〉〉学会丹麦的六个幸福基因,台湾会更好
〉〉德国的孩子这样学!一亏德国的教育思维

 

(以上观察,整理自《教出最聪明的孩子》,该书是美国资深记者,跟随交换学生,在第一线搜集的观察与反思。本文引自“学与业小栈”由作者同意后转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