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北欧的教育一直是许多国家争相仿效的对象,尤其是芬兰。前往芬兰研究所就读的作者妙儿克蕾却想以自己的亲身经验告诉你:北欧没有你想的这么梦幻,而芬兰的教育其实没有想像中这么好...(关于芬兰先了解多一点:芬兰教育这样改:教得越少学得越多


芬兰因为教育世界闻名,从“芬兰惊艳”、“每个孩子都是第一名”到 PISA 评比得到天下杂志的专栏报导,大量的学者、教育专家或对教育富有热诚的人纷纷涌进芬兰学习教育,在我的芬兰文班上,就有一半的同学是来学习芬兰教育的。

(Getty Images) 

芬兰教育以专注在最需要的地方着名,所谓的国中阶段,他们把资源运用在最需要的人身上,学习较迟缓的学生和需要老师关照的学生。相较于很多国家把教育放在菁英身上,他们强调的是平等的教育,尽量把每个人都拉到同样的水平。

很多芬兰人对于国中、国小的教育感到骄傲,因为学校的老师除了都具备硕士学历,也充满热诚,他们还会针对每个小孩子的特性制定个人化的课表,发展每个人的专长和兴趣。芬兰选择“专注”策略,把资源配置在“最需要的地方”,也就是初级中学(相当于台湾国中阶段)和学习迟缓者身上。 在 OECD 国家评比中,芬兰是运用教育资源最有效率的国家之一。(同场加映:学会丹麦的六个幸福基因,台湾会更好

自一九七九年开始,教委会就定调,中小学老师属“研究型”,必须具备硕士学历,这几乎是全球最严苛的规定。师资教育从原本的三年,延长为五年,高中生毕业申请师范学校时,除了要看在校成绩,还必须通过层层面试,确认有教学热诚与创新思维,才能挤进录取率仅一○%的师范窄门。

在芬兰,当老师是非常受到尊重的,除了门槛很高以外,芬兰人对于老师的要求也很高,曾经到芬兰实习的我,也感觉到老师的细心和同理心,在芬兰老师会给你很多鼓励,回答你的问题,给予对于人的尊重,称赞你做得好的地方,同时告诉妳哪里还可以进步,这也是我选择到芬兰念硕士的原因,我希望在研究所的训练里可以多点尊重、自由和学习的快乐。(同场加映:芬兰教育这样改:越多元越平等

(Getty Images)

但是到了芬兰,实际经历过快要两学期的研究所训练,感到很无奈。我也问了不少其他在芬兰念硕士的国际学生和当地的芬兰学生,他们对于大学教育、研究所训练的看法,大多数的答案是:失望、和原本期待的不一样。

在大学阶段,很多书本阅读、书本考试,就是老师开书单让你自己念课本,可能两百多页,可能五百多页,没有太多课程,如果是课程的话大多是个人报告,以我们的实验课来说,上完实验后要跟组员一起做一个研究,然后写成期刊格式,一方面训练我们独立和协同做研究,另一方面训练我们写期刊的能力,过程非常独立自主,老师也不会催促或要求什么时候完成。

很多自由让人感到没有压迫,但不是没有压力,个人时间管理和分配的能力非常重要,自我督促、要求,和自我了解都是很实际要面对的问题,虽然和现实社会的模样非常相似,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却让人感到不是很舒服,因为从老师身上,我们没有得到较多的关怀或是爱护,大概是放牛吃草那种确保你能活下去,却又不怎么管你在户外有没有冷到的状况

老师在指导研究的过程,并不会干涉太多,给予大量的支持、鼓励,却不会立即指出可能的问题、可能遇到的瓶颈,很多人在错误中学习,可说是震撼式的教育,就是当下你以为自己做的是对的选择,老师也没有说不可以,可是在你做的过程中却发现这是错误的,或是其他的同学指出,这其实是不对的,芬兰的大学(大学生也是要写学士论文)、研究所老师不会告诉你方向在哪里,他们要你自己摸索,而即使在摸索中你走错方向,他们也不会马上把你拉回来,你只能摸摸自己的鼻子,重新摸索出看起来比较正确的道路。(也关于教育:在德国,我学会了在台湾学不到的事

 

(Getty Images)

这和很多国家的大学、研究所教育都非常不一样,像在美国、澳洲、日本、韩国等等,大多数的老师会给予很多指引,或是一些课程,即使是自主学习,也是在被领导下学习,和芬兰的教育方法有很大的差异,像我们有一堂课叫做研究方法,老师告诉我们报告期刊、了解期刊,没有任何课程,只是在报告期刊后询问大家的看法,问一些相关的问题,提供他实际上的研究经验,没有教学讲义,没有教学档案,一切都是自主学习、从同学身上学习。(来自美国的分享:你准备一个礼拜想闯麦肯锡,在美国的他们用一万个小时累积竞争力

这样的环境并不是适合每个人,有些人因此玩得很疯狂、失去读书的动力、生活没有重心,有些人则在自己的进度里稳扎稳打的向前迈进、闲暇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有些人则是每天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考试前再临时抱佛脚,读通霄。

各式各样的适应模式都有。

我自己没有很喜欢这样的教育方式,但不得不承认这是提早让学生面对现实社会的一个方式,也是一般社会的运作方法,而且这样的教育也让我看得更清楚:念什么样的科目、做不做研究、了解学问、获取知识不是跟着大众盲目地走或是社会地位崇高。

在各职业平等、薪水差不多的芬兰,做不做研究、了解学问、获取知识不是为了各高的社会地位或是薪水,而是你自己的兴趣和喜好。

但是我还是得说,如果我是系所上的老师,我会花更多的时间,去引导那些刚从高中或大学上来的学生,那些对于知识充满着好奇、热诚的小孩,让他们知道哪些错误我们曾经犯过,哪些冤枉路我们走过,但不会压着他们去走我们要他们走的道路。

适时的引导是必要的,放手让孩子走路的时后,道路上还是有着路标,我们给了地图,我们给了几条可以走的路,告诉我们的孩子,你是有选择的。

 

每个国家的人怎么看待教育?
〉〉另类教育让德国的孩子不一样
〉〉我是马拉拉,我来自巴基斯坦,我因争取教育被射杀
〉〉哈佛启示录:现在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