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过小王子吗?世界唯一的玫瑰,被豢养的狐狸,迷航的小王子,盒子里的小绵羊,被蛇吞掉的大象,还有那几个动听的故事,每次翻开,都让人想起了不同的人吧。在法国里昂的作者 cado 分享这本他在里昂河边二手书市买下的《小王子》,原来每一个看似杂沓的脚步,冥冥之中都已写下人生篇章。

小王子的作者圣修伯里 Aotionie de siant exupéry 在书的序言这么说:“所有的大人最初都是小孩子,只是多数的人都忘了。”Toutes les grandes personnes ont d'abord été des enfants(Mais peu d'entre eux s'en souviennent.)

早忘了第一次看小王子 Le petit prince 是什么时候,只记得看完之后,依样画葫芦的画了一个“蛇吞象”的插画贴在书桌前,把它当作身为孩子的护身符,好像贴着我就可以任性地不要长大,不要踏进那个“小蛇吞大象”变成“哦!一顶帽子”的大人世界。(大概从小就被小王子恐吓,所以才这么挣扎的成为大人吧)

想起这样的自己,就忍不住笑了。护身符也会随着时光斑驳,年限不会是一辈子,我明白长大没什么不好,只不过大人的糖果和孩子的终究不会一样。小时候我们都觉得小王子口中的大人实在好无聊啊,却又不小心地发现自己变成了那样的大人。

大概是因为这样,才每次翻开小王子,都觉得有个小小的自己叉着腰,指着自己鼻头吧。

喜欢小王子的原因,大概是里头从不只有那朵全世界唯一的玫瑰花、不只有被豢养的狐狸、不只有意外受困的飞行员,还有觉得世界都是自己的国王、不再探险的地理学家、数着星星的企业家...每个小王子走过的篇章,都是一阕人生的书简。正如我们的生命里,并不总只有玫瑰花和狐狸,我们生活中遇过的那些重要与不重要的,想留下的与不愿记住的,再怎么样不成章,都还是我们的故事。(无论我们多希望那些片段变成再简单不过的删节号,他终究还是被写下了。)


里昂市中心的 Belle Cour,天气有点凉,人们把自己缩进大衣里


喜欢在这个城市里散步,和那些路过我生命中的人擦身而过


记录下生活中看似最平凡的时刻

不能筛选自己最想要的部分,不能避免的遇见生命中或轻或重的人,在错与对的之间迷航,路过一些景色,也被一些景色路过。或多或少,都在我们的生命里留下了痕印。

我很喜欢这样看世界的角度,很温柔,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位置,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陪你走到最后。那一页页篇章像轻描淡写地扫过,不过每个片刻都曾在心上敲下重量。

我想起那天飞机落地在里昂的那一刻,我站在机场里抬头一看,啊 st. Exupery 圣修伯里机场,觉得一切好像冥冥注定,把一点一点都连成一条蔓延而温柔的线。从说不上来为什么要学法文,到暑假拎着背包钻进巴黎迷路,再到降落圣修伯里机场,从小就有的那一点执拗的坚持,原来陪着我走到了很远的地方。

当时的我,当然不知道在里昂我会写下什么样的篇章,不知道这个一度让我想逃跑的异地,会成为我日后想起就能微笑的地方。有些时候,当下你只希望能快快翻过这页,往后,却怎么翻也翻不回来了。(推荐阅读:给自己的情话:追寻最想要的生活

现在手上的这本法文版小王子是在里昂 saone 河边的二手书摊 boquiniste 买的,每次翻开都觉得还有当天阳光的味道,还能想起当天和书贩讨价还价的神情。我觉得自己买走的,当然不只是那本小王子,还有那一天的里昂天光以及那一刻的自己。

小王子说,真正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到的。那天下午,我看见小王子的书缝里,在阳光底下,漫射出了细细的,像微粒一样的金色光芒,或许就是那重要的东西吧。

想起回忆的时候,总是很搧情,就像每每说及小王子里的狐狸和玫瑰,就不可抑制的附庸风雅一番。但是曾经在里昂旧城的 traboule 迷路的我,曾被豢养的我,曾想过呵护玫瑰的我,总觉得一生中有几个能够揣在心上难忘的事情,就连附庸风雅,都是一种幸福吧。

大人和孩子的糖果是不一样的,不过翻开小王子的时候,还是觉得能够相信,即便在迷乱杂沓的大人世界里,还是可以闭上眼睛,用简单的心情感受以及迷航。

我一直觉得真正的好书,是让小孩和大人都读得懂的,也陪小孩过渡到大人一起成长的。真正的道理,是普世的,不需要用太艰涩的文字烘托和卖弄。小王子会是这样的一本书吧,小孩在其中找到小孩的糖果,大人也找到大人的糖果,故事没变,但每次翻开都看见不一样的风景。

所以 23岁的我,迷惘的时候,觉得自己原地打转的时候,就悄悄地在心里划上一幅“蛇吞象”。然后我会抬起头,当我看见今晚的星空,我知道我会看见在空中的小王子,觉得非常温暖。

如果有人钟爱着一朵独一无二的、盛开在浩瀚星海里的花。那么,当他抬头仰望繁星时,便会心满意足。